勇敢地欣赏自己:我是一个本自具足天生的疗愈者

发布时间:2020-12-16 100评论 5155阅读
文章封面

今天壹心人计划出了一个好大好有挑战的作业:夸自己。

 

现在想来我好像从没有正式的在公开场合夸过自己,尤其是写文章的方式,正式的场合都是给客户提案,做述职报告,总是有那么一点检讨的气质,或者等着被评判的气氛,从没有享受过这两个部分,或许我也从没有享受过自己夸自己。

 

哇,这个功课有点考验人呢,这个“夸自己”作业和我今天哇咔咔来访者的功课一模一样。


“我没有被谁欣赏过。”早上咨询时来访者说。


“那就自己欣赏一下自己。”我发了无数个拥抱的表情来安抚来访者,也安抚我自己被她击碎的心。

 

所以,今天我也想好好地欣赏一下我自己,安顿一下被来访者击碎的心,用欣赏我来给她力量欣赏她自己。


 

01

扛得住世俗,

也扛得住生而为人的责任

 

我今年40岁,未婚未育,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哇咔咔人生整理事业。


40岁的今天,我感觉平静、幸福,欢喜,满足,真实的活着。


我觉得自己很勇敢:能够经受住世俗的唾沫、父母的期待成为一个大龄女王,以前我总在关系里改造我的恋人、在爱情牺牲、在爱情里找像父母一样无条件的爱。


现在我已经跨越这个人生的功课,如今的我和谁在一起都能过好生活,因为我能做好我自己,我不再期待我的恋人给我什么,我不再把我的人生寄托在我的父母和恋人、上司的身上。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扛得住,我能保持如如不动了。

 

今年最大的意外是父亲突然查出来癌症晚期,我很镇定地带着他做检查,住了三次医院都是我一个人在医院守夜的。


去年经历了两个朋友的癌症去世,也经历了几个癌症的案主,我比身边其他人都淡定一些,我果断地说服了家人放弃过度医疗,和医生护士、家人一起对父亲隐瞒了癌症晚期的事实。


我很坚定地和我的家人说:我希望他走的时候很体面,没有被癌症折磨的像个骷髅,我希望他没有癌症死亡的恐惧,在平静中离开。

 

所以,现在我的父亲还能每天和家人下跳棋、看电视,吃我给他做的好吃的,听我撒娇,和我一起合伙斗我妈,还能与从来和父亲不够亲密的孩子们亲密无间,还能和我撒娇:我要喝茶茶,我要洗脚脚。


当我能够尊重我父亲的命运如他所是,尊重我的命运如我所是,我便不再和这个命运、和癌症对抗,整个人都遂顺了、平静了,心无挂碍的就在此时此刻和他快乐的在一起。

 

就像《正念的奇迹》里一行禅师说的:


什么是当下?

——此时此刻

谁是最重要的人?

——此时此刻此地在你眼前的人

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

——让当下你身边的人快乐,让自己快乐

 

02

扛得起案主,

也扛得起案主的感恩和赞美

 

我接到第一个互联网的陌生个案是2018年,那会我还是一小时500块,这位案主生活满目疮痍,当时她对于一个小时500的收费是不接受的,她给我发了一个红包说:“我就这么多钱,你说到哪里算哪里!”


我没有收红包,即便她不开心我也把一个小时做下来了,快做到55分钟的时候,她突然说:“李老师,谢谢你让我看到答案,你等我下班把钱给你转过来。”


临近下班的时候她给我转账了300元,我把钱安心地收下了。


“我在悬崖边徘徊,您是挡在悬崖边的那颗树。” 第二天早上她给我发来这句话,给我的哇咔咔人生整理事业垫底了一个生命的底色:用生命碰撞生命。因为有可能来找我的来访者是提着脑袋来的。

 

20196月我身体不适,想休息不接个案了,推掉了小10个来访,有一天一个以前做过的小时咨询的来访者找我,来访说:“哇哇,你能不能救救我,我找了我全省能找到的心理医生、专家都帮不了我,我相信你。”


就为这一句“你能不能救救我”,就算我当时也在生病,但也开始营业了。


整整三个月,从第一月起,是每天4个小时的电话陪伴,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每天一个小时,这个过程中案主时不时闪现自杀的念头,时好时坏,会回到创伤里反刍。

 

最后,我们一起挺过来了,我记得当时案主说:“谢谢你哇哇,这三个月我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好像每天都能听到你在电话里开怀大笑,但是我活下来了。”如今案主已经成为一个高能的助人者。

 

关于生命认知,最触动我的是跨了两年的一个公益来访者,是别人转介来找我的,最后因为费用的问题没有成为我的案主。当天晚上我在朋友圈看到她发圈说要自杀,当时我第一时间给她所在城市的公安局报警,因为信息不全无法出警,无奈我只好自己做危机干预。


我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不能因为付不起我的咨询费而失去生命吧,打视频音频对方都不接,最后只好文字做危机干预,整整一个小时的危机干预下来,来访者平静了,我都累趴了,感觉浑身好紧。


“谢谢你李老师,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在乎我,我会为你活下来。”来访者发来一段话。


“为你自己活下来,不是为我。”我发完这句就睡了。


今年疫情我做了100来个公益案主,其中一个是当时闹自杀的案主,她和我说了一大堆语无伦次的道歉和感谢,总结起来就是感谢我的是我救了她和女儿,对不起我的是她当时骗了我。


原来她当时换了三个微信以三个不同的身份和我沟通,感觉欺骗了我。还有她自杀的那晚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过后才知道自己怀孕了,疫情的时候孩子已经生下来5个月了。


当她语无伦次的和我道歉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好平静啊,原来还有一个新的生命和她一起活下来了,至于她是不是骗我已经不重要了。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她帮我完成了我的“忍辱功”,以前发现案主骗我或者利用我时,我还是会发火的,但是那一刻我很平静,我感谢了她让我度过了这个人生最大的课题:忍辱。

 

03

扛得起你的创伤,

也扛得起本自具足天生的疗愈者


今年的哇咔咔人生整理咨询从分析型转向了觉知身体,刷新了我的认知,也刷新了案主的认知,通过穿越来访者的创伤,我们一起见证了:身体知道答案。


疫情的时候三个案主用身体不适或者疾病的消失告诉我情绪会导致疾病,但是身体知道答案,情绪消失因为情绪导致的身体疾病或者不适会消失。


有一个案主因为腰疼无法自己起床,找我那天她刚从医院出来,医生给她的建议是回家躺着。


我们一起找到了她早上畏难的事情和在家里面让她畏难的人,当这个心理卡点被清理后她能自己起床了,案主自己也有趣的发现原来只有有畏难的心理出现时,身体就会起不来。

 

当时我在家看到她发来的复盘作业,喜极而泣,我很少因为案主的事情发生情绪,那天我妈看见我哭说:“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啊,居然能让起不来床的人起来。”


我笑着说:“对啊,我好厉害啊。”


我边笑边抱着我妈哭。那一刻好感动啊,原来我并不是个普通的咨询师,我是疗愈师。

 

然后另外两个公益案主也先后传来了20年左右的陈年痛经消失,十几年双肾多发的肾结石消失了,听到这个后我好像淡定了许多,没有那种喜极而泣,也对她们夸我是她们的灯塔和人生导师很平静,我有了一种对疗愈的恍然大悟。


原来案主和案主的身体才是真正的主宰者,只需要把场域交给他们,只需要尊重和倾听他们,疗愈就可以做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果然后面的个案都是像流淌一样的,效果可以当下被感知,就像最近的这个个案夸我的:谢谢你哇哇,我真不敢相信7天我能变得这么有力量,我以前是大气都不敢喘的一个人。

 

这一刻,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也是一个本自具足的天生的疗愈师,原来我来到这个地球的使命是疗愈他人,突然懂了卡巴金老师在《正念:此刻是一枝花》书里问的那句:我来到这个地球的使命是什么?!


那个狭隘的自我在被问的那一刻死亡了,作为宇宙公民的我复活了,原来我可以靠我拥有的天赋为地球上的同类做些事情,我感受到了活着的意义和价值。






文:哇咔咔人生整理  主理人  李英仁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李英仁 哇咔咔人生整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李英仁 哇咔咔人生整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