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自己:拒绝定义,成为自己

发布时间:2020-12-12 0评论 281阅读
听见自己:拒绝定义,成为自己-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随着《听见她说》的热播,女性的容貌焦虑再次登上热搜,似乎再一次验证了这是一个颜值至上的时代。


当我们回顾以往的热搜,相比男性的容貌,女性的容貌标准似乎更加趋于单一,也更容易引发讨论。


男性的美可以是儒雅大叔、翩翩书生、沧桑硬汉……,然而镁光灯聚集下的女性审美讨论标准,似乎只剩下:瘦、白、少女感。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当我们跟随女主一起思考为什么女性会陷入容貌焦虑的怪圈,弹幕上飘过的依然是对她容貌的指指点点,质疑妆容太厚,皮肤太干、毛孔太大、眼袋明显……


现实中的我们就像剧中的女主一样,一边控诉着容貌焦虑,一边受容貌焦虑的裹挟,成为了制造焦虑的帮凶。


究竟,我们怎样才能抛下“容貌焦虑”的裹挟,活出真实的自我,真真正正的相信那句话:“我很完美,完美的成为了我自己。”




容貌焦虑,本质是一种自卑。


剧中的女主想要去整容,整容医生看着她的脸分析着,很漂亮,一点也不丑。


医生:“你很漂亮啊,为什么要整容?”

女主:“我觉得我很丑。”

医生:“什么?有人这样说你?”

女主:“没有,但我……”

医生:“那是你这样觉得?”

女主:“算是吧。”


女主的焦虑来源,是因为自己内心的自卑。因为容貌,是一个人最初始最外在的印象,因此也最容易被比较和评价。


《被讨厌的勇气》一书中有提到,困扰我们的自卑感不适“客观性事实”而是“主观性解释”,当我们把视野离开社交媒体,去欣赏那些被定义为的美的女性,梦露、林青霞、巩俐……就会发现身材与容貌都没有一个既定的标准,审美的多元化才是属于未来的趋势。


自卑来源于缺乏自我价值的认知。


当我们一谈到自我价值,很容易就会联想到学历、金钱、地位等等……,所有的价值似乎都是有条件的,也就是心理学家罗杰斯所说的:“价值的条件化”。


罗杰斯认为每个人都存在着两种价值评价过程。一种是人先天具有的有机体的评价过程,另一种是价值的条件化过程。我们在社会生活中都存在着对于来自他人的积极评价的需要,即关怀和尊重的需要。当我们的行为得到别人的好评,被别人赞赏时,这种需要得到满足,我们会感到自尊。


然而现实中,我们得到这种满足,往往是来自于他人,也就是满足他人条件时,才能得到满足。这种有条件的满足常常与我们自身的体验相矛盾,比如一个女生微胖很可爱,但社交媒体都在鼓吹BM风,她可能就会为了得到赞美的评价而强迫自己减肥,因为我们有被关怀和尊重的需要。


但如果我们没有达成这个目标,也就无法获得外在的肯定,从而认为是自我价值的不足,进而导致我们自卑。所以罗杰斯认为“价值的条件化”是一切现代病的根源。


要建立真正的自我价值,必须先相信真实的自己就是独一无二,有着属于自己的天赋和价值。


重建真正的自我价值。


《恰如其分的自尊》中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你不认识自我价值,你将感受不到自己的自尊,生活会苦不堪言。”当我们的自我价值摆脱外在的条件,回归自我的探索,就会真正去发现自己的美。


我曾经也对自己的身材十分自卑,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鲁本斯的画,画上的女子身材圆润,微微凸起的小肚子十分的性感,那一刻我的审美发生了变化,原来自然原始的美是非常有魅力的。我不在纠结于一点点的胖,而开始去探索自己的优势,解开现实中定义的“以瘦为美。”


因为美本来就是多元的。容貌只是外在的,也终究会拓上时间的烙印。内在的无法替代的自我,才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价值。

比如《隐藏人物》中的女科学家,比如抗疫一线的护士,再比如认真寻找自我的每一个人,都在用时间和精力书写着自我价值。

那时,我们会发现,即使有了皱纹,我们也依然熠熠生辉。


最后,想起了一幅画,《伊卡洛斯的陨落》。


这幅油画表面看是一派祥和的田园风光,船在扬帆启航,牧人在放养,远处的城市高楼林立,兴旺发达,然而似乎很难注意到,就在画作的右下角,悲剧正在发生,伊卡洛斯坠入湖中死去。


然而整幅画的焦点却在田园城市中,伊卡洛斯的死亡,像一粒沙落入大海,悄无声息。


有时我们会很关心别人怎么看自己,甚至会因此在深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关心你发生了什么,你的不安、尴尬对于别人来说什么都不算。


所以,从现在开始,拒绝定义,成为自己。


原创:叶紫苏苏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听见自己:拒绝定义,成为自己-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叶紫苏苏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叶紫苏苏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