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谈原生家庭伤害:算了,别以为你能改变父母

发布时间:2020-12-09 12评论 11637阅读
蔡康永谈原生家庭伤害:算了,别以为你能改变父母-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笛子
来源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今天,壹心理想和你聊聊“语言暴力”

 

你还记得,父母对你说过最伤人的话是什么吗?

 

朋友柔柔记得。

 

是她第一次鼓起勇气问爸爸数学题,爸爸骂的那句:

 

“你怎么比猪还蠢?猪脑子都不如,猪都会了你还教不会。”

 

是她不敢向亲戚打招呼而躲起来的时候,妈妈骂的那句:

 

“就你这样的性格,长大了也没用,就是个废人”。

 

是她跟爸妈说自己暂时还不想结婚时,爸妈劈头盖脸骂的那句:

 

“不结婚你对得起我们吗?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脑子都读傻了。”

 

她就是听着无数这些话长大的。

 

有一次,她和妈妈说起小时候被她打骂的经历,想告诉她,那样的教育方式对自己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妈妈却用一句话堵住了她的嘴:“你怎么那么记仇?”

 

她不明白,为什么最亲的人总要用语言这把刀来捅自己,还从不觉得那是一种伤害?

 

“我只是想我最亲的父母能和我好好说话而已,为什么那么难?,柔柔告诉我。

 

柔柔的经历,绝不是个例。

 

父母的语言暴力,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在语言暴力的环境中成长的人,又该如何改变?

 

为此,壹心理采访了会说话、情商高的蔡康永老师。

 

如果父母的语言暴力对你造成了很深的伤害。

 

他不会劝你原谅。

 

而是,“算了”。


https://v.qq.com/x/page/b3210twrqzc.html?(点击即可观看视频,不方便看视频的朋友们,可继续看文字版噢~


01

为自己找到一条出路


很多父母语言暴力的理由,是觉得“我这都是为你好”。

 

就像柔柔爸妈经常对她说的:你是我女儿我才骂你,只有爱你的人才会骂你,陌生人会管你死活吗?

 

我爱你,才会辱骂你,嫌弃你,打击你,否定你。

 

听起来就很魔幻。

 

在蔡康永看来,“所谓的‘我是为你好’,是以为我知道什么叫做对你好。我比你更懂什么是对你好的事情,你还要听我告诉你怎么做。”

 

而父母会说“我是为你好”的出发点,根本上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人不能改变别人,觉得只要付出了就是高贵。

 

比如你在爱情关系里面一方不断地付出,对另外一方来讲可能是灾难。

 

“你认为你是付出,但是对那个情人来讲,他会觉得很困扰。


就是你的付出不是他要的东西,以及他没有要求你这样做,结果你的所有付出只是变成了,你造成你们两个人关系的负担。”

 

亲子关系也是如此。

 

但不可否认,父母的确有在付出。

 

“所以儿女的处境很惨,你从出生开始,不可避免地,抚养你的人要付出很大的心力,你势必会感觉到亏欠,跟两个人之间可能有债务关系,你欠他们。”

 

这也是子女想反抗父母时陷入内心冲突的原因。

 

想反抗父母,又觉得父母有养育之恩,父母是爱自己的,我怎么不听父母话呢?我不能这么想。

 

充满内疚感。

 

所以蔡康永认为,父母要如何看待自己有孩子这件事,是父母的功课。

 

而作为孩子的你,得为自己找到一条出路,让父母认同说:

 

我并不是你人生的零件。


我不是你人生的附属品。


我不是你人生的延续。


我没有要替你完成你没有完成的梦想。

 

这些措辞对父母而言就很伤人,父母听到可能会崩溃。

 

“所以你要找到迂回的方式,来一步一步的把双方之间的边界给建下来,那是一个工程。

 

可是应该有机会就要盖一块砖头上去,让那个界限逐渐地形成。

 

你不形成这个界限,你永远都在邀请别人入侵你所受不了的范围。”



02

建立合理的友好边界


那么,该如何与父母建立合理的界限呢?

 

蔡康永建议,建立界限的过程应该是渐进式的,不要忽然有一道铁门就拉下来,亲子关系突然决裂。

 

“我不太相信爸爸妈妈会完全拒绝这一种互相商量的过程,因为爸爸妈妈也是人,他也希望被关心,被需要。

 

如果你能够引导他去感觉他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价值,而不是老是去把他绑在做爸爸妈妈的身份里面,他也会得到很大的放松。”

 

比如有的妈妈在失去婚姻后想寻找新的伴侣,但孩子强烈反对。

 

如果你认为自己有资格干涉妈妈的选择,反过来,妈妈就有资格干涉你的选择。

 

如果你认为“爸爸妈妈”就应该为你做什么,“爸爸妈妈”就会认为你应该为他们做什么。

 

这就是双方在践踏对方界限最悲惨的状态。

 

“妈妈不要被绑在妈妈的身份里,那她就渐渐能够学习,她去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把追着你不放当成是唯一生活的目标。”

 

而在现实中,与父母建立界限感可能会遇到最大的阻碍,就是父母的“反作用力”。

 

稍有反抗,就会用更恶毒的话骂你,甚至可能用极端的话威胁你:

 

不听话,你就是不孝。


不听话,你就滚出这个家。

 

这个时候,你可能会觉得很无力,很想放弃。

 

蔡康永用自己写书的动力来形容自己的应对方式。

 

他在写书的时候,只会想象说,“这本书写了跟没有写,哪一个比较好,如果觉得写了比较好,我就会努力地写,而且把它写成我力所能及的比较好的状况。”

 

所以,如果你觉得与父母建立起合理的边界、维护个人空间比较好,就努力地去做,把它做到自己力所能及的程度。

 

如果父母一反抗就放弃,那父母可能会觉得,语言暴力就是和你相处最有效的方式。

 

而与父母建立合理的边界,在蔡康永看来,无非是把对方放在心上的一个态度。

 

“如果你跟父母亲说话的时候,能够理解你说这句话不是为了增加你们双方的障碍,而是为了让你们双方能够更明确收到边界在哪里。

 

那那个边界不见得是防御性的边界,那个边界可能是友好的边界,就是我能够容纳你到这里。在这个范围内我都要尽可能地拥抱你,让你感受到我的关心。”

 

他觉得这一点很少人能做到。

 

“每个人听到边界这件事情,都只想到我是防守的,我要挡住你在这个边界的外面,而不是去感受到在边界所及的范围内,去尽量让别人感受到你的关心跟温暖。”



03

要看到事情的根源


我们常常看到,有些人在关系里饱受语言暴力的折磨,一说话就吵架,却始终无法做出改变,双方无法学会好好说话。

 

一个朋友目前就陷在语言暴力的恋爱关系里。

 

男友一吵架就叫她滚,尽数她的缺点,用最恶毒的话骂她:蠢、笨、犯贱、情商低、不会说话、有病……

 

她想分手,又舍不得,继续这段关系,自己又很辛苦。

 

“除了这一点,他其他地方好像都很好,我只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改变”。

 

在亲子、夫妻间的亲密关系里学会好好说话,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

 

“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要看到事情的根源。

 

比方说,我为什么要跟我的爸爸妈妈住在一起,或者是我为什么要跟我的爸爸妈妈好好相处,你就去想这每一件事情的根源。


一旦想出来,我觉得以我们的聪明才智是可以找到生活下去的方法。

 

如果你发现你有能力,不跟爸爸妈妈活在一个房子里了,而你依然选择跟他们活在一个房子里,你一定有你的原因。

 

然后根据这个原因,去设计你跟这个人的关系的发展方向,我觉得这样好得多。”

 

当然,恋爱关系也是如此。

 

“你如果谈了一个恋爱,结果比你一个人的时候增加了很多的痛苦和烦恼,那你干嘛找这个麻烦?

 

你谈恋爱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支持,更多力量,感觉温暖,而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吧。

 

所以如果有一个情感关系已经让人感到被找麻烦到爆炸,那你就应该想你干嘛还要这个东西?你在贪恋的是什么?


然后你的力气全部都花在解决这无穷无尽的痛苦,而不是得到你当初谈这个恋爱所想得到的东西。”

 

当你想清楚了你为什么想要维系这段关系,你想得到的是什么,你就知道你为什么要和对方进行沟通。


把你的需求放在第一位,然后带着Ta进入你的世界。从而去创造彼此舒服的、值得信赖的沟通氛围。



04

不是原谅,而是“算了”


在生活中,那些被父母伤害过的人,总会听到这样的劝告: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你要理解父母的不容易,他们也是为你好。”


“这点事至于记恨这么久吗?别太计较了。”

 

所以在采访的最后, 我问了一个在很多父母看来很“大逆不道”的问题:

 

如果父母的语言暴力对自己造成了很深的伤害,可以不原谅父母吗?

 

蔡康永依然很温柔地告诉我:可以不原谅。

 

他非常谨慎地使用原谅、包容、放下这些常见的字眼。

 

因为大部分时候,我们就是累了,然后就算了。

 

“所以我的建议比较多,不是原谅,而是算了。”



“算了”的态度,是一种自我和解。

 

放过的不是父母,不是那惨痛的过去,而是活在那些惨痛记忆中的自己。

 

“爸妈的语言暴力能够伤害你到什么程度,其实决定于你想被伤害到什么程度的”。


过去没那么重要,回溯原生家庭没那么重要,解决你当下的需求才是最根本的。

 

如果你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算了”以后,不再归罪于父母、归罪原生家庭,把自己的当前的状态照顾好,更容易挣脱现在的关系困境。

 

再者,要把父母当人看。

 

“他们有可能教养不好,他们有可能就是侵略性很强,他们就是人。

 

他们今天会饿,会不耐烦,会懒惰,会贪婪,他们就是人。

 

所以可不可以把他们放回人的位置,就是不要再想说,你作为一个父母怎么能够这样讲话。

 

他就是一个人,一个没教养的人,讲出了很伤害人的话来。”

 

当你能够把父母从父母的神坛上放下来,父母也会有机会反省到,自己不是养了一个不孝的孩子,而是一个人被另一个平等的人指出了毛病。



05

写在最后


我们想对曾经遭受语言暴力的人说:

 

如果有些人,有些关系让你很辛苦。

 

你不必逼自己原谅伤害过你的人。

 

没有人可以劝你原谅。

 

我们只希望,你可以把当下的自己照顾好。


让自己和自己的下一代以后不再重复这些伤害。

 

毕竟,想改变别人,太难了。

 

愿我们,都能成为一个温柔的大人。

 

世界和我爱着你。


——END——


作者简介:笛子,本文章来源于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编辑:小鲸鱼 去冰多糖


0

回复

蔡康永谈原生家庭伤害:算了,别以为你能改变父母-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