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难题丨伤害不可避免时的道德决策

发布时间:2020-11-29 3评论 3179阅读
文章封面
文:太平洋海岸公路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原文标题:「电车难题里能撞我自己就好了」| 伤害不可避免时的道德决策

 

「欧迈拉斯是一座完美的城市,街道典雅干净,市场繁荣富足,市民友善快乐,大家在这里活得都非常充实而自在。

 

但在欧迈拉斯的某个结满蛛网的地下室里,坐着一个小孩,瘦得小腿肚子都没了,一天只能吃上半碗玉米糊糊拌油,没穿衣服,屁股和大腿上都长满了脓疮。

 

每个欧迈拉斯人都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也知道,如果把那孩子从那阴森的地方解救出来晒太阳,就在那一天那一刻,欧迈拉斯所有的富足美丽明媚就全得枯萎消失,这是协议。

 

所以,没有人去救这个孩子,只是偶尔会有一些人离开欧迈拉斯,向前走入黑暗,不再回头。」

 

这是厄休拉.勒奎恩的小说《离开欧迈拉斯的人》中的情节,读到它的每个人,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不舒服,这是我们的一种道德直觉,被称为伤害厌恶(harm aversion)。

 

在能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大部分人会尽量避免伤害的情况发生。怎么可以牺牲一个无辜小孩来换取其他人的幸福呢?

 

但事实却经常事与愿违,在很多情况下伤害是无法避免的。

 


还记得那个经典的电车难题吗,一个疯子在一条铁轨上绑了五个人,火车马上就要到了,而拯救这五个人的唯一方法就是拉动拉杆,让火车走上另一条轨道,但问题在于,另一条轨道上也被绑了一个人。

 

在这种伤害不可避免的情况下,人们依然会更倾向于小伤害吗?最近的心理学家做了一系列的实验,来探究伤害是否可避免,对于道德决策的影响[1]

 

首先,研究者发现,当伤害可以避免时,人们更倾向于做出避免伤害的决定,而不太考虑收益问题。

 

在面临"移除一个身患绝症孩子的呼吸机以省出六万美元用于癌症研究""不移除孩子的呼吸机,也因此不会省下资源用于癌症研究"两个选择时,超过70%的被试选择让这个孩子尽可能活的久一些,而不在乎六万美元。

 

但是当伤害无法避免时,人们更倾向希望代价的收益能最大化:

 

是移除一个身患绝症孩子的呼吸机,以省出八百美元用于癌症研究,还是移除两个身患绝症孩子的呼吸机,以省出六万美元用于癌症研究?

 

此时有接近70%的被试选择收益更大的第二个方案,牺牲两个孩子换取更多的资源,以期能治疗好这种疾病的时代早日来到。

 

从绝对收益上来看,第二个孩子仅仅多出了五万九千两百美元,是比第一个实验中,多出的六万美元要少的,但选择舍弃他的人却比第一个实验多很多(将近40%)。

 

这是不是说无法避免伤害时,人们就会转变视角,追求收益的最大化呢?也不尽然,研究者通过收益率的操控进行了探究:


  • A情境下,牺牲一个人可以拯救三个人,牺牲两个人只能拯救五个人;

     

  • 但在B情境下,牺牲一个人只能救两个人,牺牲两人却能拯救五个人;

 

同样是牺牲两人拯救五人,在A情境下,不到40%的被试选择牺牲两人,而在B情境下,有接近60%的被试选择了牺牲两人的方案。

 

这属于一种锚定,人们在做选择时,会考虑收益比例,不希望牺牲无谓地增加。

 

也许电车问题过于沉重,并且离生活很远,让我们来看看轻松一点的其他实验吧,比如环保问题。

 

 

在这个实验中,研究者首先通过几个小问题,把被试分成拥有保护性价值观和拥有利益性价值观的两类人:

 

存有保护性价值观的个体认为,无论收益有多大,以破坏环境为代价都是不可接受的;而拥有利益性价值观的个体则认为利益至上,环境无关紧要。

 

面对开垦一英亩热带雨林来修建一个饮用水处理系统 VS 开垦两英亩雨林来修建五个饮用水处理系统的选择,持有保护性价值观个体的选择让人有些意外:给我狠狠的砍!

 

超过67%的保护性被试选择了扩大牺牲以换取更多的收益,这一比例与做出同样选择的利益性个体相当。

 

在伤害无法避免的现实面前,原先抱定的价值观也不顶用啦(

 

一系列的研究一次又一次的说明,尽管人们不喜欢伤害行为,能避免伤害就去避免,但是在伤害无法避免的时候,人们更倾向于使得利益最大化,效益最大化。

 

这有点像生活中的"来都来了","反正也要迟到了不如吃个早饭","破罐破摔","反正对象已经生气了,不如再快乐半小时"。

 

我们其实很难违抗这种本能式的思考方式,但至少咱看了这篇文章,知道这回事儿之后,碰到类似情境,能再想一想,更坚定自己的本心一点吧~

 

投票:


经典电车问题再调查!(只有两个选项哦!是迫选!)(单选)


1.不扳动拉杆,开向五个人。 


2.扳动拉杆,开向另一个轨道的一个人。


思考与道德有关的决策问题是非常令人痛苦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不停地叩问自己的价值观、道德观。同时我认为,在道德两难、伤害无法避免之时,选择利益最大化其实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试图从积极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选择。

 

但在生活中,选择利益最大化其实是下下策。因为生活不是简单的选择题哦,面对困境时我们是能想出多种策略的!在有所选择的情况下尽量以减小伤害为主要目标。

 

"如果有的选,我要做个好人。"

 

参考文献
[1] Berman, J. Z. , & Kupor, D. . (2020). Moral choice when harming is unavoidable. Psychological ence, 956797620948821.
 
作者简介:太平洋海岸公路,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本文由京师心理大学堂原创,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征得作者同意后方可转载)


排版:小鲸鱼  Bobby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