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遭家暴逃离,父亲逼她回丈夫家丨《等着我》翻车​

发布时间:2020-11-29 7评论 2813阅读
女儿遭家暴逃离,父亲逼她回丈夫家丨《等着我》翻车​-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芒来小姐
来源: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原文标题:“女儿遭家暴逃离,父亲上电视逼她回丈夫家”:央视《等着我》翻车!


央视拍摄的公益寻人节目《等着我》,最近翻车得厉害。

 

主持人坐镇,邀请素人嘉宾讲出感人肺腑的故事,然后发动全媒体力量,寻找嘉宾丢失的亲人。

 

节目主打“团圆”“温馨”“感人”,也做出不少贡献,帮很多被拐孩子找回父母,丢娃父母找到孩子。

 

我和我妈一起看,10分钟保准哭一个。

 

比如这个故事:

 

男孩被陌生人骗上大巴车,拐到偏远地方一家老屋,一个男人笑眯眯对他说:以后你就叫我爸爸。

 

他很想回家,那个叫“妈妈”的女人动不动就打骂他,诬陷他偷钱,想尽办法把他赶走。

 

20年过去了,他还是没能离开,因为他已经忘了父母的脸,找不到真正想回的家了。

 

不得不说,倪萍煽情厉害,男孩讲完往事,她一句“你在哪儿,你的孩子在想你,盼你,等你接他回家”,我立刻泪腺不受控制。

 

但成也煽情,败也煽情。有几期寻人节目,结局惊人反转,简直颠覆三观:

 

一位被寻母亲竟是被拐妇女,她有幸逃出生天,一见到孩子,就会想起过去那些屈辱,因此不愿再见。

 

倪萍却对着镜头呼吁:母子团聚心连心!甚至放出被拐妇女的身份信息。

 

妇女花了20年来治疗伤痛,至今不愈。

 

节目用1分钟揭开旧伤疤,还让所有人都知道:原来我认识的那个女人被拐过,还生了个娃。

 

呼吁被拐妇女回到绑架犯身边,不回就曝光身份信息,我没见过比这更恶臭的煽情,仿佛找的不是母亲,是“生育机器”。

 

然而此类故事,《等着我》里竟然不止一期。

 

 

一对父女来到《等着我》现场,渴望找到女儿的亲生母亲。

 

女儿是父亲认养的,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感恩养父,心疼他10多年独自把自己拉扯大。

 

养父只是一个贫困的庄稼汉,家徒四壁,但养女要什么给什么,宁可只吃一粒米,也给养女一碗粥。

 

女儿对镜头说:

 

“我不求团聚,只求她(生母)给养父这么多年的付出道一声歉。”

 


矛头直指生母没良心,是抛家弃子的恶人。

 

但紧接着,倪萍一句话颠覆了整件事的性质。

 

她问养父:你不会也是买的媳妇吧?

 

养父点头,辩解说:那会儿没办法。

 

随即,节目一点点揭开真相:

 

女孩生母是被拐卖妇女,被拐到养父家时,已经怀孕四个月。

 

生下女儿后,她不想把自己葬送在这个地方,强撑产后虚弱,逃了出去。

 

聊起那段往事,她声音微微发抖。

 

但女儿,执意要母亲道歉。

 

嘉宾张宝艳女士质问女儿:

 

“如果当初被拐卖的人是你,你是选择逃跑,还是选择被卖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活下去?”

 

嘉宾郁钧剑男士反驳她:

 

“养父和女孩没有血缘关系,他养大女孩很了不起,女儿可以替母亲做决定,要求她道歉。”

 

最终,母女握手言和,母亲没有道歉,女儿也不强求团圆,母女关系在舞台上热烈了一场,又回归到白水一样淡。

 

 

还有一期,是父亲寻女儿。

 

女儿结婚后长期遭遇家暴,有一次丈夫喝醉酒,一脚把她踹下二楼,差点身亡。

 

为了避难,她回到娘家养身体。

 

父亲却逼女儿回到女婿家,因为“儿女离婚父母特别没有面子”。

 

女儿一想到丈夫那些暴力折磨,怎么也不想回去。她说“你不叫我在这儿住,我就走。”

 

第二天,女儿离家出走,整整5年没有音讯。

 

倪萍问父亲是否后悔,他哭得龇牙咧嘴,但挤了半天,只挤出一句“不怪她”。

 

女儿露面后,对父亲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我错了”。

 

她解释离家5年的原因:“我害怕我爸不原谅我,不敢联系”。

 

老父亲留下感动的眼泪,整张脸都是“知错能改”的欣慰。

 

屏幕前的我,却看得一阵膈应。

 

幸好在场公安补了一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女儿遭受家暴,不应逼她回去”,不然这节目三观歪到天上去。

 

可即使官方普法,也难以掩盖《等着我》浓浓的“爹味”。

 

妇女权益被压缩到最小,被压迫女性成了煽情工具。

 

父权聚光灯下,谁都能替女性发言,至于她们内心的真实感受,无人愿知。

 

可让我疑惑的是,即使无视女性权益,节目依然有大批热衷受众,而且中老年女性居多。

 

为什么?

 

  

我姨妈就是一个忠实粉丝。

 

她对《等着我》十分感同身受,看到倪萍呼吁被拐妇女回家:“无论你去哪里,孩子都扯着你”,她擦擦眼泪,连表赞同。

 

“哪个当妈的不把孩子当第一位?再苦再难,一想想孩子,就可以忍。”

 

我眼睛瞪得铜铃一样:“她被拐了啊?怎么可能爱强奸犯的孩子?”

 

说完我就后悔了,一连串的:

 

“你没当妈不知道”

 

“那还不是她的孩子”

 

“当了妈就把孩子放第一”

 

“你这观点不对”

 

……

 

姨妈像连珠炮一样反驳我。

 

母亲对孩子爱得深沉,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孩子是母亲的全部价值,这一点我深表怀疑。

 

尤其是姨妈那个年龄段的女性,有着鲜明的时代特点:

 

  • 她们富有同情心,会为女性悲惨故事流泪;

     

  • 她们没有自我,看到哪个女性活得太自我,会大感不适,谴责她自私。

 

她们是时代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活在压迫约束的环境里,举止不符合女性规范,少不了一顿打。

 

长大以后,没有人再打她们,可伤害已经内化。没有人打,就意味着没人爱,为了让心里踏实,她开始“自己逼自己”。

 

  • 一边哀嚎“我怎么这么命苦”;渴望靠孩子摆脱厄运;

     

  • 另一边潜意识却想:苦吗?苦就对了,舒服是留给男人的。

 


网易工作室曾讲过一个“越南新娘”的真实故事:

 

越南女孩阿梅被拐卖到中国,嫁给大她12岁的男人。有一次她生病住院差点死掉,丈夫全程缺席,还说“你要是死了,就丢垃圾桶里”。

 

她想方设法逃走,为此学会了中国话,村子里有好几个“越南新娘”,没有一个逃跑成功,她想着“等等看”。

 

等啊等,没等来生机,反而等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降生。

 

孩子出生后,她不再被监视,逃跑回了越南,待了几天,又不顾家人阻拦回到中国。

  

“我在中国有两个孩子,能跑到哪儿去?过一天算一天吧。”

 

她安心过起了日子,还帮越南的姐妹找到婆家,张罗婚礼,渐渐成了当地贤良淑德的典范。

 

她的女儿以为,母亲留在中国,不止放不下孩子,也放不下丈夫,他们之间是有爱情的。

 

直到母亲和一名叔叔私奔到重庆,她才意识到,母亲真的只是放不下孩子。

 

她把大半辈子都献给“强奸犯”,如今儿子成人,女儿也考上大学,想着“是时候勇敢活出自己了”。


结果村里人闲言闲语,说她“不守妇道”,用尽恶毒的话,把她描述成一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荡妇。


最终,她还是回到患病的丈夫身边,照顾他直到出院。


被拐卖女人这一生,是被捆绑的一生;没有被拐卖的女人,又何尝不是被生活捆绑着。

 

“女人就得听父母的,听丈夫的。”

 

“错的不是别人,是我自己。”

 

“我命不好,怪不了谁。”

 

就像阿梅,一辈子活在阴暗处,唯有亲生女儿出生成人,考上大学,远走高飞,她才感到“仿佛重新投胎了一次”。

 


撇开物化和捆绑女性,《等着我》的心理内核,其实是一个“疼”字。

 

  • 为了孩子,母亲付出太多,亏欠自我,内心很疼;


  • 她们认可这种疼,期望看到其他女性也过得很疼;


  • 其他女性越惨,她们越觉得自己的“疼”被看到,被认可。

 

我和姨妈围绕《等着你》展开辩论,姨妈打电话给我妈告状。


我妈听完就笑了:“你俩都对,各有各的好,你咋跟小孩较真?”


姨妈特委屈:“你教教她呀,她都多大了,还跟我顶嘴,我哪儿不对了?”

 

我听完也笑了。

 

原来,姨妈不是在气我,她是在气那个不被认可,不被接纳,不被赞美,却苦了大半辈子的内在自我。

 

我安抚姨妈: 

 

“姨妈,你为了孩子,委屈了几十年,现在没有几个女人能做到你这样了。

 

但是如果你可以选择,和一个不尊重你的男人结婚,还是换一个更爱你的丈夫,过一段更好的人生,你一定也想选后者。


我不理解你,是因为我可以选择;


我现在理解你,是因为我发现,如果我是你,我活在那个年代,不见得能做出比你更好的选择。”


姨妈听完拉着我的手,良久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她心里是暖的,只是苦难已经磨去了她表达感受的能力,她只能用“骂”和“沉默”来表达自己了。

 

姨妈是典型的“依从型人格”,长年累月的压抑,使她心里产生一股非理性的强迫性动力,既要满足屈居下位的心理需要,又要满足超越他人的需要。

 

“依从型人格”的特点,在于她的心理需求是荒谬且无法满足的“依赖又超越”。

 

她通常只看得到“依赖”的一面,对于自己超越他人的渴望,一无所知,只通过偶尔的辩论体现出来。

 

她的依赖,源自热爱自己的无助和绝望,相信只要找到一个爱她胜过一切的人,就不再处于危险中。

 

对于婚姻不幸的女人而言,这个人往往就是孩子。

 

所以,无论孩子父亲是强奸犯,家暴犯,还是杀人犯,她都不会切断母子纽带,她总觉得靠自己无法逃出生天,孩子才是解决她的唯一希望。 

 

但依赖的另一面,是超越。

 

她越是依赖孩子,越是渴望超越自己,期望像阿梅一样“通过孩子重新投胎”。

 

依赖和超越两股力量,驱使她们坚信“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无论丈夫多糟糕,孩子早晚会带自己脱离苦海,为此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常有子女疑惑:

 

  • 父亲吃喝嫖赌一应俱全,母亲为什么就是不离婚?

     

  • 母亲苦了大半辈子,为什么老了还是喜欢为难自己?

 

答案是:

 

她们在等。

 

像阿梅一样,等一个逃出生天的机会。

 

并且这个机会不由她们自己创造,而由别人(儿女)创造。

 

机会来临之前,她们会一直活在苦难里。仿佛苦难越大,幸福的胜利就越大。

 

被时代捆绑的女性,揣着这样的潜意识,把自己捆在磨盘上,年复一年转圈,日复一日被奴役。

 

《等着我》中的女性,仿佛时代群像,每一个女人都深沉得好像大山,又脆弱得好像野草。

 

如同一张张老照片,警示着这个时代的女性:

 

活出你自己吧!因为你尚有选择。

 

依靠谁,我们都是时代的孤儿;

 

抓住时代的馈赠,争取不一样的人生,才能真正脱胎换骨。

  

- End -

 

作者简介:芒来小姐,资深男女观察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新书《姑娘,活得大气才够精彩》全网火热销售中,51个活得大气的故事和心得,告诉你长得漂亮不如心态漂亮。文章首发于公众号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转载请注明出处。

排版:小鲸鱼 Bobby

0

回复

女儿遭家暴逃离,父亲逼她回丈夫家丨《等着我》翻车​-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芒来小姐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芒来小姐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