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被78岁老汉性侵| 弱势女性,不配有性尊严吗?

发布时间:2020-11-27 6评论 6794阅读
文章封面
文:Susie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我,72岁,养老院植物人,被78岁老汉性侵”| 弱势女性,不配有性尊严吗?



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弱势女性的人身安全”。

“一个老头,把我妈性侵了。”



11月中旬,哈尔滨媒体报道,一名72岁的植物人老太太被性侵,罪犯居然是同一老年公寓的,78岁半自理老汉。


事发当晚,老太的女儿恰好留宿陪护,就在妈妈房间的斜对面。


凌晨1点40分,老年公寓一片寂静,一个身影缓慢移动在摄像头下,随后不久,老太的房间发出响动。


一个老头正趴在母亲身上,让及时赶到的女儿抓了个现行。


事发后,老太的女儿报了警。

公寓负责人表示,这是没有办法承担的风险。

一个星期后,老头被家人接走,老太太一家却未得安宁。

老太的女儿说,没想到母亲到了这个年纪,还会遭受这样的伤害。每次想起这件事,她就觉得恶心难受。

你知道吗?

每天每夜,类似事件,都在无数个角落里,默默发生着。

她们的大声求助,好像都被现实按了静音键,不被听见。

尤其是:老年女性,留守女童,和女精神病人。


01

老年女性的控诉,没人相信


美国一家养老院的护工,曾受到多起性侵指控,却仍然在原岗位工作了8年之久。


据称,曾有老人多次试图举报,却没人当回事。


直到一位护士亲眼目睹了他——强奸了83岁的老年痴呆症老人。


2015年,老人的女儿在法庭上含泪控诉:


“83岁的她,不能说话,不能反抗。

她被强奸时,就像婴儿一样无助。


这个男人的伤害,将是她人生中最后的记忆。

她一辈子都活得那么有尊严,最后却被这个男人给了最致命的打击。”



“我向妈妈保证,我一定会说出她的故事,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之一,让人们知道,并非年纪大就不会成为性侵的受害者。”


另一名88岁老人的女儿说道。

性侵一个老人的成本有多低?

《老妇人》的导演林善爱曾做过调查,老人性暴力的实际报案率,仅为百分之一点几。



为什么老年人受到侵害后,往往选择息事宁人?

最近上映的电影《老妇人》,道出了原因。

69岁的老人孝正,被29岁的理疗师强奸,几番纠结后报警,却没人相信。

法院驳回了警方的逮捕令,理由居然是:

“年轻男子性侵年迈女子,可能性较低。”

老人绝望地反复问警察:“如果受害的是年轻女性,他是不是就会被逮捕了?”




英国作家威·赫兹里特说:偏见比无知更可怕。如果无法保护他们,也请至少保持尊重。


电影里,老人以独自复仇的形式,找回了自己的尊严。

这样一个人的战斗,十分坚强,却又太过悲壮。

老人用亲身经历诉说着,任何年龄,都可能成为被性侵的受害者。


02

留守女童的遭遇,无人问津


2017年,广西10个女孩在镇上的托管所,遭到宿管老师的长期性侵,她们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六七岁。

而留守女童遭遇性侵的案件并非个例。



广西兴业,留守女童自11岁起,遭多位村民长期性侵;

湖北十堰,11岁留守女童,被邻居多次强奸后服毒自杀;

四川自贡,6岁留守女童遭另一位留守未成年人强奸。


摘自2019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


很多遇害的留守女童,对于发生的“那些事情”,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2017年,某乡镇小学老师何思云,偶然得知留守孩子被另一老师猥亵,立即向校方反应。



而学校却没有任何态度。

何思云随后马上报警。

但事后,何思云却被约谈,甚至被建议:要由家长报警。



其实,我国法律明确规定:

对未成年人有教育管理、监管的单位和个人,本来就有对受到侵害的孩子有报案的义务。

儿童性侵事件,值得我们反思:

到底是哪一环保护措施缺失了?


03

女精神病人的痛苦,无人理会


今年4月初,河北邯郸,一个22岁的患有精神疾病的农村女孩小雨(化名),在当地魏县精神康复医院治疗。

同时,小雨的老公不得不外出打工,赚钱。

封闭治疗三个月后,婆婆把她接回家,发现她竟然在住院期间怀孕了!

后被证实是医院一名男护工所为。

男护工却辩称,两人都是自愿的。

现在,医院已经扣发他的工资,并将他辞退。

至于事件结果,民警表示,一个月的精神鉴定结果,就能判断是否构成性侵罪。

女病人家属又气又恼:“病没治好,肚子里反而多了个强奸犯的孩子。”

小雨这样的农村女性,本来已经是精神病患者,已经够可怜了,不成想还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名男护士明知小雨是病人,还这么做,实在有违职业伦理。

换个角度想,也正是小雨这样的精神病人处于弱势,才会被趁虚而入啊!

试想,小雨的这个孩子,生下来,谁有能力抚养?男护工会吗?还是小雨的丈夫会?而小雨本身也是病人。

而如果选择流产,对小雨的身体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多少女精神病人,根本就没有身体上的自卫能力。

英国媒体《镜报》也报道过类似事件。

女病人凯瑟琳,在精神疗养院一年,竟被性侵60多次!

凯瑟琳回忆道,由于当时服用了大量镇静剂,意识模糊,再加上极度自卑,面对性侵,她只是呆呆地躺着,任由摆布。

由于性侵护工威慑道,有他说好话,凯瑟琳才有可能提前出院,因此她也一直不敢“得罪”对方。

直到隐忍一年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告诉了一位护士,事情才浮出水面。

但最终,这名护工却被判缓刑而未被收监。

在大众眼里,这些女精神病人似乎是一群危险分子,人们避之不及。

事实上,她们其实是社会上最脆弱的人群之一,不仅容易遭受虐待,还容易被欺骗。

在安全保护措施不足的医院里,她们对于那些“捕食者”来说,就像案板上的鱼肉。

一位知名教授曾说:“这个社会今天如何对待精神病人,将来也会如何对我们。”

如果我们今天对弱势群体视若无睹,当有一天我们终于老去,或者生病,那条案板上的鱼就将是我们。


04

弱势女性性侵悲剧频发
是文明社会的耻辱


年老女性、留守女童、女精神病人,这三类人有一个共同点:

她们都是容易被忽视和遗忘的群体。

当看到这类事件,除了对犯罪者的谴责,我们更应该思考对弱势群体关怀的缺失。

要知道,弱势群体受性侵的可能性是正常人的三倍。

由于这类受害女性难以报警,因此犯罪过程很难深入调查,从而逃脱法律制裁。”

她们毫无反抗之力,不容易被注意到,甚至不容易被相信,也就给了犯罪者一次又一次的可趁之机。

另外,老年公寓、学校、精神病院,如果能加强重视和预防,并且对招募员工素质的考核有所要求,性侵事件的发生频率就能大大降低。

当然,前提是,我们具备对这些弱势女性的关怀意识。


05

写在最后


这些事情的发生太沉重了,看到这里的你,可能会感到十分无力。


请先不要气馁。

要知道,一些事件能被曝光,恰恰说明,它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反而是一个好的现象。

2019年媒体报道的儿童性侵案例中,发生在城市的案例占56.81%,发生在县城的占23.59%。

但这并不等同于,这类案件在城市地区比农村地区更为高发。

反而恰恰说明,城市地区的儿童受到更密集的、来自家庭、学校及社会的监护。

而农村地区儿童遭遇性侵的案件,更不容易被发现,也就更难进入司法程序。

只有悲剧被曝光,只有先意识到问题,才有改善的可能。

你绝对不是无能为力的旁观者。

2017年,南京火车站猥亵女童事件,虽然当时旁观者众多,现场却无人报警。

后来经过网络的不断发酵,11万网友齐力转发,引起当地警方关注,犯罪者最终才被迅速抓获。

积沙成塔,滴水穿石。

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只要把目光关注一下这些弱势的女孩们,老年女人们,推动监管的加强,社会机构才不会对留守女童、女精神人和老太太们冷眼相待。

性侵悲剧才有可能不再重演。

你我的关注,对于这些无助的女性来说,就像照进暗处的光,会成为他们生的希望。

相信总有一天,我们目光所及之处,眼泪与绝望越来越少,温暖和关怀越来越多。

前提是,那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


- The End -

作者简介:Susie,嘴炮型早睡达人,一个“离经叛道”的深度思考者,新兴生活方式探险家。个人公众号:芸芸众生馆。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简介: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责任编辑:小鲸鱼 木沄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