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遭殴打身亡掩埋:学生暴力为何这般让人心慌慌

发布时间:2020-11-26 3评论 4430阅读
少年遭殴打身亡掩埋:学生暴力为何这般让人心慌慌-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学生是祖国的花朵,花朵却有时候也会带刺蜇伤身边的人。

学生在学校的行为受到老师、班主任、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斗殴或者校园暴力这种非常明显的不良行为正在获得矫正与积极关注。


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存在不同的不良行为特点,二到五岁的幼儿需要父母的鼓励才能更好完成自主交友,克服害羞与愧疚的感觉。


六岁至十二岁的儿童少年偏向于玩耍打闹对比学习成绩聪明程度,吸引周围人的注意力,通过外在的认同关注来获得自身的价值感存在感。

在玩耍打闹的过程中有的学生可能会出现打人或者说脏话的情况,学生出现打人辱骂现象这是不好的行为,因为打人是某种肢体暴力,辱骂是语言暴力,老师或者家人可以考虑施加相应的宽容但是不纵容的负惩罚正惩罚。

比如晚上就不能看汪汪队或者小猪佩奇的动画片、不能玩皇室战争这款游戏了,就需要做六个深蹲两个俯卧撑了......具体的正负惩罚父母可以根据孩子的生活习惯性格等特点来进行设置规划,了解孩子是父母的职责。

这就是运用惩罚与功利道德取向阶段的原理来规划孩子行为的途径,根据科尔伯格的品德发展三种水平,父母老师可以知道现在的孩子怎样才能完成自身德育要求,更加需要明确深入的是孩子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形态各异的不良行为。

这些不良行为可能只是孩子性格人品中的冰山一角,孩子们的观察模仿能力非常强悍。通过镜像神经元的作用捕捉到周围人以及环境中的各种元素,父母老师同学给予的镜映也至关重要,良好的正直镜映能够让孩子知道什么行为是值得鼓励的,而不良镜映可能会让孩子的不良行为被纵容姑息养恶。

有看到最近出现的一些让人心发慌的新闻:

2020年1月15日,小明与小强在辅导班上完课之后发生吵架,二人相互辱骂并发生了撕扯冲突用拳头殴打对方,最后致小明右腿受伤倒地不起。

2020年3月11日,山东东营某男生上网课迟到被批评后,用当地方言夹杂脏话与女老师争吵良久。

2020年10月29日,因琐事15岁少年袁肖被六名同龄人殴打致昏迷。次日殴打者发现他身亡后将其运送至农田掩埋,六名犯罪嫌疑人均为未成年人。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学生的很多行为都是从小事来累积起来的,不要到了触犯法律边界的时候才想起言传身教、法制教育、德育的重要性,孩子说脏话了推搡别人,家长和老师如果没有说明态度反而哄堂大笑认为是开玩笑,那么今后更多的脏话推搡就会出现。

家长老师平时如果不以身作则,如果不通过专业意识来规划自身平时的行为就可能被孩子模仿。


根据班杜拉的社会学习理论来看,班杜拉主张要在自然发生的社会情境中来理解和研究人的行为,自然的社会情景就是我们每天的真实生活。学习环境同龄人环境家庭环境社会环境

学生的认知、行为与环境因素互相影响,有的学生通过直接经验动手做的方式获得行为习惯,还有的是观察外界的行为而习得间接经验,自己动手去做获得的成功经验可以帮助孩子获得更多自信心,这是二至五岁孩子的发展任务重点。

六岁以上的孩子现在已经会使用手机平板电脑了,孩子们在电视上视频中容易看到各种信息,其中可能包括暴力谩骂粗鲁不良的行为示范,或者在学校家庭中看到某个成员也出现了暴力谩骂,然后耳濡目染习得了这些行为。


为了更好地了解孩子不良行为的产生,则需要在他的生活环境中查找并且慢慢剥离这种暴力的元素,父母需要避免在孩子面前争吵或者发生肢体冲突,孩子在学校的表现接触的人也可以通过家庭与学校的联动来获取信息。

孩子与孩子之间的打闹可能就是爱玩的天性本来是无伤大雅的,但是动手打人或者谩骂就是超过了界限的事情,父母可以向他解释玩闹玩笑吸引注意力的适当性,玩可以但是不能打人,动手谩骂是不可以不能接受的行为。

奖惩有方,循序渐进,如果孩子平时有表现其他更加礼貌良好的行为就及时给他施加积极强化,增加良好的亲社会友好行为。


孩子最害怕的是被外界忽视或者被父母不接纳而抛弃,对不良行为进行正负面惩罚并且慢慢消退不施加强化,对积极行为正负强化设置清楚的奖惩制度,家长老师对孩子行为可以统一立场,避免出现不统合的情况。

学生们在学校还有家庭中学到的东西通常可以引导学生从中获益。


教育的目的应该是促进人民的福利并且让学生的认知健康、人格完整健全,养成良好的社会适应能力,找到真实的自我个性化发展道路。


学生是独立独特的个体需要受到外界的尊重理解,如果孩子已经出现某些不良行为或者烦躁的情绪,这就是需要及时去耐心回应的。

对于那些不良行为父母需要表明坚定的立场,父母可以以身作则在生活中保持良好的平静的行为,平静的行为通常会有积极导向,孩子也能够对这种良好的态度进行模仿习得,了解到耐心是一种以同理心对待自己对待世界的方式。


如果孩子犯了错误或者烦躁,家长可以秉持爱护孩子的态度宗旨来耐心谈谈究竟发生了什么。

切忌立刻就开始讲道理或者动手体罚,现在的体罚可能被当做父母和老师施加的肢体暴力,必然会引起社会舆论的哗然。


上面说的那些正负惩罚是可以考虑的方向,孩子们很多时候看起来让人讨厌的表现方式,实际上只是在获得外界的关注,13-18岁的学生正在形成自我认同,对于人际关系和学校表现会更加敏感

青春期的孩子也容易出现各种逆反,我们可以归纳学生们出现的各种不受欢迎的行为,也许有些行为真的属于『不良行为』,还有的行为或许只是某种『反应行为』,这种类型的行为是学生对环境条件、发展阶段等的反应。

“你下次不要关门,是在锁闺房吗?”


“你是在做什么见不得的事情吗?”


“给你的零花钱都花在哪里了。”


“你看看和你同龄的某某,她这次全班第一。”


“让你好好听,你怎么当耳旁风......”


“上课不要开小差,长得那么好看有什么用。”


“家里的饭是不好吃吗,你还点外卖,嫌不嫌脏。”


......

老师和家长对学生不经意间说的话可能都像是利刃般插在他们的心里,未成年人的理性大脑还不成熟,与自我行为控制有关的前额大脑区域并不成熟,直到十八岁结束后才可能完全成熟。


所以老师和家长都需要明白,学生的自我控制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学习过程”。

大多数父母认为三岁以下的孩子能够不去做那些被禁止的事情,而大多数孩子直到四岁或者五岁才能真正掌握这项技能。


父母和老师可能会在日常拥挤的日程、学生们过度刺激和焦虑疲惫中丧失对孩子的耐心,仿佛人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静下来与孩子谈心。

孩子们经历过多的兴趣班、成绩比较,以至于等孩子们成年后会发现与曾经的老师断联,与父母无话可说,彼此除了成绩和未来规划似乎没有什么话题。


这的确也是当代学生成长过程中的某种空洞之虚空壁垒存在,但是一直被大家所忽略,父母老师与学生孩子之间的地位真的实现了平等吗?成绩与奥赛班真的要大于亲子之间的轻松交谈吗?

为成年人我们被自己的身边人教导要服从命令和隐藏我们的情感情绪,不再沉迷幻想,因为要赚钱赚更多钱,成年人存在非常多的面具,而孩子们还无法形成面具,他们的表现仍然非常单纯,单纯到可以非常明显感觉到具体的情绪在其中游走。


允许孩子们表现出强烈的情感,这是他们的基本权利和情绪自由,但是要通过“非暴力”的方式表达情绪,可以花时间在户外奔跑,可以骑自行车和滑板车,告诉他们可以做什么,而不是不要这样不要那样。


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认为,幼儿试图为自己主动寻找事情做,执行自己的计划,尽管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闯祸”。

有的孩子会在电梯里撒尿,有的孩子会剪同学的头发,有的孩子会在商场追追赶赶大吵大闹,卧室地板上堆满了散落的玩具而不整理......因为他们是孩子,对于那些危害公共卫生安全的行为最好要及时劝阻、适当惩罚并且解释为什么不能那样做。


今后在做出一件“坏事”前,孩子就会回想起做“好事”可能带来的各种奖励与权威认可,做坏事可能带来各种后果惩罚与不安,久而久之这就形成相应的反省规律。

孩子们天生喜欢玩游戏,孩子在她脸上涂上酸奶,你觉得太脏了,她觉得好玩,孩子穿上爸爸的鞋子而不是他自己的鞋子,因为他觉得有趣。


有时候这些调皮的举动让人哭笑不得,孩子们特别喜欢收获父母的关注,也渴望和父母一起玩耍,如果是那种益智类游戏合作类游戏比如搭积木,这是可以考虑与孩子共同完成的。

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也许不是我们引导孩子去怎么玩,而是孩子在通过他们的视角来带领父母看见新的乐趣,就好像蜗牛带着我去散步,原来周围的世界还有很多新奇的地方。

孩子们的观点总是非常跳跃新奇让人捉摸不透,老师和学生对孩子本身的行为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许多孩子利用他们的破坏性行为作为一种应对外界的方式,这是他们认为的最好的生存策略,也许仅仅因为『有趣』,在对孩子做出任何负面回应之前,重要的是要清醒自己的头脑。

在老师感觉太多烦躁压力时,这个情况下的评论或反应通常不会产生积极效果,所以老师需要做几分钟的事情来缓解自身的压力,停顿十秒或者三十秒之后再做出回应。

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可以改变提升的事情上,比如这个学生可以做哪些具体的事情来改善他的行为?作为家长是否能做些什么来帮助改善这个问题?


老师和家长的合作非常重要,并且让学生从他们的角度解释发生了什么,孩子觉得自己需要什么或者能否有新的协商渠道。

我们自己所处的未来世界并不总是可预测的,学生的多变性与发展性使得发展有时成为一件棘手不安的事情。


发展必须是一个流动的过程,使学生适应特定环境中的独特位置,孩子们可能需要采取不同的发展方式,以帮助自己获得所需的资源,如果他们缺乏社会或父母亲人的财政支持,那么能够获得的资源将会巨幅减少。

孩子可以利用什么样的环境资源线索来决定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社会是相对不公平也是相对公平的。


那些遭受虐待或忽视父母可能会导致孩子采取冒险、犯罪和暴力来应对社会,生而不养或者养而不教,目睹家暴或者经历家暴的孩子他们长大后更容易经历暴力和犯罪行为。

少年的行为很大程度上都是某种对所处社会和家庭环境的模仿反馈,这种模仿是一种广泛的存在,责任心可能还依稀存留,但是道德要求还不稳定,模仿错误的人就不复存在那种道德底线了,我们也可以从社会热点中看到学生的各种不良行为比如校园霸凌。

根据了解到的信息发现,89%的校园暴力案件受害人存在不同程度的伤亡情况。对于那些校园暴力的施暴者的行为必须得到恰当的惩处处理,根据不同的年龄段施暴者也要有不同的规则,如果触犯了法律就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校园霸凌名为是指用威逼暴力的手段欺负打人或伤害他人的行为,校园暴力霸凌行为对霸凌者、受害者和旁观者都具有极大的伤害,给他们带来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损害,这会让受害者心灵产生终身难以治愈的心理层面创伤。

学生的不良行为植根于不良人格,这是教育中的倒刺,让其周围的人心发慌,也让社会在随之颤抖,这样的学生走入社会又要造成什么冲突呢?


所以“站出来反对霸凌”这项教育活动非常有必要,学校心理老师还有学生与老师、家长都可以参与进来,需要意识到校园霸凌发生了这是需要说出来的并且进行公正处理的。

虚伪或者极端的罪恶在少年中有但是并不常见,仍然要相信改造的可能性。


父母对孩子的关心与家庭教育在这一块尤为重要,让孩子们知道做正直知法守法的公民是人的基本。


那种溺爱性抚养导致的危险人格被称为缺陷人格,父母以为给他很多吃的,给他想要的全部满足即可,这样的孩子可能会认为世界都是围着他们转的,只要他开心,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即使是伤害他人。

这样的全能自恋心理状态无疑是非常危险的,父母的教育责任是非常重大的,有人觉得未成年犯罪应当父母共罪,约束引导未成年的不良行为需要有更多相应的学校、家庭、社会矫正机构、工读特殊学校与心理咨询机构来联动进行处理,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学生不良行为通常也只是冰山一角。



文:ZHUQIANG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少年遭殴打身亡掩埋:学生暴力为何这般让人心慌慌-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ZHUQIANG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ZHUQIANG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