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课堂 | 你的大脑,有个办公室和秘密花园……

发布时间:2020-11-24 3评论 3148阅读
文章封面

试想,如果有人在你面前,一只手试图掐死自己,另一只手却在努力阻止它……


估计,你脑海里会飘过这么几个字——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可是,这不是在“演戏”。


1908年,一位妇女就有这样极其古怪的行为——左手好像完全失控了,扔枕头、毁坏物品,并且试图掐死自己,与此同时,右手却在试图阻止“暴走”的左手。


她的身体里,似乎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意识,下达着相互矛盾的指令。


她到底怎么了?


还是要从大脑说起。


01

大脑的“办公室”和

“秘密花园”


人类的大脑,分成了左右两个半球,从外表上,两者极其相似,非常对称。


如果我们能将大脑“放大”成地球的形态,将两个半球各自进行的内部活动“物化”为真实世界的场景,你会发现呈现在你面前的是两个风格迥异、分工不同的区域——


左半球像极了一个严肃正经的办公室,逻辑清晰,层级分明,专门处理和解决常规问题;右半球则是一个秘密花园,浪漫自由,热情奔放,浓烈的艺术氛围扑面而来。


一个办公室和一个秘密花园,基本囊括了人类世界的大部分心理活动与功能。


大脑的“办公室”和“秘密花园”


此外,办公室和秘密花园之间还架着一座重要的桥梁,保障着信息的通畅与对流。


这座桥梁,名为胼(pian)胝(zhi)体,是一束粗壮的神经纤维。这个拗口和难写的部位,往返频繁地传递着极为大量的信息,奠定了两个区域的沟通与协作。


前文中那位可怜的女病人,正是因为胼胝体的病变,才导致了分裂且失控的行为。


只是,在历史上,她的奇特症状仅仅是掀起了门帘的一角,真正让人们窥探到大脑两半球运作模式的心理实验,发生在五十多年后。


02

斯佩里的割裂脑研究


当时,一位癫痫病人的救治中,其他方法无效的前提下,两位脑外科医生采取了最后的措施——进行了“割裂脑”手术,切断了病人大脑的胼胝体。


手术过后,病人恢复了健康,没留下啥后遗症,令人意外的是,他的日常生活貌似也没有受到影响,更没有像先前那位女士一样有“意识分裂”的行为表现。


但是,大脑两半球的连接通路破坏掉了,真的没有任何影响吗?


这个问题,引起了加利福尼亚技术研究所的神经心理学家罗杰 · 斯佩里的关注。(PS,当年的斯佩里,也是满满的侧颜杀啊~~~)


罗尔 · 斯佩里
(图片来源:黄希庭, 郑涌. 心理学十五讲[M].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5.)


早在对人类进行研究之前,斯佩里就已经对小动物的大脑“开刀”了——他切断了一只猫大脑两半球的联系,蒙住右眼,训练它在小迷宫里找食物。


等这只猫熟练地通过“迷宫测试”之后,放开右眼,蒙住左眼,再把它放入同一个迷宫。这次,猫对于这个“熟悉”的迷宫是一脸茫然,完全不记得在哪里转弯和前进,不得不重头开始摸索迷宫。


而割裂脑病人的出现,为斯佩里对人类大脑的研究提供了绝佳的被试。


1961年,斯佩里设计了精巧和详尽的测验,开始了里程碑式的研究。


一个实验中,被试的左眼和右眼分别看到了不同的影像,这些信息都投射到了对侧的大脑,但奇怪的是,他只能说出右眼看到的东西,却无法说出左眼看到的东西(尽管能用左手指出来)。


似乎,只有传达到大脑左半球的内容才能用语言报告出来


图片来源:丹尼尔 · 夏克特等. 心理学(第三版)[M].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


另一个实验中,研究者要求被试参照着图纸,分别用左手和右手绘制简单的三维图形时。这个简单的测试中,左手画得像模像样,成绩不错,但右手画得却是一塌糊涂。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被试统统都是右利手。可见,与左手相对的右半球在空间感知上更占有优势


割裂脑的研究为斯佩里在1981年斩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他向人们展示了,大脑两个半球各自拥有不同的功能和优势——大脑左半球是一个“办公室”,擅长言语、写作、数学运算、阅读等常规活动;大脑右半球是一个“秘密花园”,在空间关系、情绪、艺术活动等方面更有优势。


(PS,以上的大脑两半球功能划分是针对右利手而言的,如果你是左利手,言语功能可能定位在左半球,可能定位在右半球,也可能定位在未知的旮旯里。)


03

一个脑or两个脑?


斯佩里的研究似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每个人的颅骨内有两个不同的脑,每个脑都具有复杂的能力和独立的意识。


后续研究也发现,在正常人完成一项认知任务的时间内,割裂脑病人能完成两项任务。


这一消息不禁让我们振奋起来,是不是两个大脑可以单独使用,那么人类的认知效率岂不是可以达到翻倍的效果?如果重点使用左手或右手,是否会提高大脑某半球负责的某项技能?


多年来,很少有人对斯佩里等人在割裂脑研究中得出的结果产生质疑,有关大脑左、右半球功能单侧化的观点已经渗透到大众文化及传媒之中。


那么,人类真的有两个独立的大脑吗?


可答案并非如此简单。


1998年,法国的学者发现了一个天生没有胼胝体的孩子,但信息仍可以在大脑两半球之间传递,似乎大脑还存在着除胼胝体以外的连接方式。


割裂脑病人大脑里有没有这样的连接?不得而知。


2001年,一项研究提出,大脑左半球和右半球具有不同的“自我意识”,左半球具有语言优势,有着更“完整”的自我意识,右半球则通过身体来知觉自我,有着更“原始”的自我意识。


是不是自我意识的差别,导致了割裂脑病人的不同表现?依然不得而知。


也许,正如菲利普 · 津巴多所说,对大脑而言,我们了解得越多,就越令我们惊讶


至于“一个脑or两个脑”的观点之争,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生物心理学家贾尔 · 利维给出了一个答案。她宣称,虽然大脑两半球有不同的功能,但它们的功能必须整合而不是互相分离。


例如,当你读《卖火柴的小女孩》时,左半球正忙着理解这些文字,寻求故事的逻辑和意义;与此同时,右半球正在体会着小女孩的饥饿与绝望,构建出圣诞之夜欢畅苦难对比分明的视觉场景。


你能阅读、理解、欣赏这个故事,不是因为你有两个独立的脑,而是大脑两半球本身就是整合的结构,共同处理了这个情境与信息。


所以,正常人没有半个脑,也没有两个脑,只有一个分化的大脑,脑的每一半球都具有特定的功能。




参考资料:
[1] 罗杰·霍克.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第五版)[M].人民邮电出版社, 2012. 
[2] 丹尼尔·夏克特, 丹尼尔·吉尔伯特, 丹尼尔·韦格纳等. 心理学(第三版)[M].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
[3] 黄希庭, 郑涌. 心理学十五讲[M].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5.
[4] 格尔德·米策尔. 心理学入门(修订版)[M].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5.
[5] 亚当·哈特·戴维斯. 巴甫洛夫的狗:改变心理学的50个实验[M].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2017.
[6] Paul Bloom. 耶鲁大学公开课:心理学导论(来自网易公开课)
[7] 菲利普·津巴多. 探索心理学(视频),2001.






文:于格  (来源:于格的格子铺  ID: yg_gezipu)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于格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于格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