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李雪琴和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共情的力量

发布时间:2020-11-13 3评论 1756阅读
文章封面
文 | Sarah Fones
来源 | 译言(微信公众号ID:yeeyancom)


《脱口秀大会》结束已经又一段时间了,不少当时很有话题度的脱口秀演员和引起非议的梗随着新话题的出现也渐渐淡了出人们的视野。不过,在各类社交媒体上,你总能看到李雪琴。带着“碰瓷吴亦凡”的流量,李雪琴借着第三季《脱口秀大会》成功出圈。


这位“爆梗大王”拄着麦架,看似颓废又无奈,可是,她独特的“丧气”魅力,贴近生活的语言,总是能赢得观众的共情,使人捧腹大笑后又有所思考。


在这世界的另一个舞台上,早在很多年前,也有一位相似的脱口秀演员。她和李雪琴一样,都曾经历过难以言说的痛苦,也都在脱口秀中坦诚相待,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和情感赢得观众共鸣。这位传奇女性就是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



作为世界上仅有的三位黑人女性亿万富翁之一,奥普拉在种族隔离时期美国南部的一个贫困家庭长大。在田纳西州立大学上学时,她就开始在无线电广播和电视广播行业工作,先是在纳什维尔州(Nashville),后来又到了巴尔的摩(Baltimore)。随后,芝加哥一家电视台聘请奥普拉主持一档自己的节目(A.M. Chicago)。在奥普拉的主持下,这款节目的收视率从开始时的最低上升到收视第一。


1986年的9月8日,奥普拉推出了同名节目《奥普拉·温弗瑞脱口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这使她一跃成名,并最终成为美国最富有的女性之一。一年后,这个节目已经有1000万的观众,总计收入1.25亿美元,其中3000万美元的收入都归到了奥普拉名下。


之后,奥普拉赢得了其脱口秀的完全所有权,同时创建了自己的制作公司——哈普集团(Harpo Productions),并在电影《紫色》(The Color Purple)和电视迷你剧《布鲁斯特的女人》(The Women of Brewster Place)中担任主角。



01

她很坦率,却又极其脆弱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脱口秀的发展,涌现出许多其他的脱口秀。但与他们不同的是,比起收视率,奥普拉更注重节目的内容是否能触动观众,让人产生共鸣。她拒绝为了一味追求高收视率,而跟随潮流播出一些没用的夸张情节(trashy drama)。因此,观众并不会在她的脱口秀里看到那些只为博人眼球的桥段,也不会听到看似劲爆却毫无价值的八卦。相反,他们会从真实的人那里听到真实的故事,有名人,也有普通人。


但为了让自己更真实,让观众能从这档脱口秀中感受到最真实的情感,奥普拉决定对观众坦诚相待,敞开心扉。于是便有了后续节目中那一连串真实的叙述,开心的也好,不开心的也罢,都是她真切的经历。《奥普拉秀》刚播出没一年,她在节目上坦白自己小时候被一个家庭成员性侵的痛苦经历。还有一个小插曲是和观众分享自己减重成功的喜悦。体重明显减轻后,她告诉观众,这是自1981年以来她第一次穿上10号的CK紧身牛仔裤(美国的10号即中国所说的28尺;CK为知名国际服装品牌)。当时的奥普拉穿着深色牛仔裤,搭配一条高调的腰带和一件修身黑色高领毛衣。当她华丽转身,脱下一件超大的洋红色外套,一边旋转一边欢呼,向观众展现了她的苗条身材时,观众们都为她欢呼。


(图为奥普拉脱下外套后的样子)


这两个小插曲都塑造了奥普拉这个为人熟知的脱口秀演员形象——她很坦率,却又极其脆弱。尽管名利双收,却也痛苦过。她战胜了往日的逆境,并对后来的挑战迎面以对。至少从表面上看,奥普拉与她的观众并没有那么疏远。她同情、理解人,却不至于让人因此伤感或屈尊俯就,这种能力使她受到数百万人的喜爱,这里面既有普通人,也有那些希望分享自己奋斗经历的名人


奥普拉似乎有种特殊而神奇的力量:在她面前,似乎任何人都能敞开心扉,倾诉自己隐藏许久的心结。不论是经历后兴奋剂丑闻的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还是彼时热恋中的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他们所有人都能舒服地坐在(或跳上)奥普拉的沙发上,向她倾吐心声,仿佛她的存在能带来安全感似的。在她面前,蕾哈娜(Rihanna)敢于敞开心扉,承认她仍爱着前男友,即便曾受其虐待;在她面前,即将出柜的艾伦·德杰尼勒斯(Ellen DeGeneres)大大方方地讲述自己的过往,勇敢接受自己的身份。


或许,正是她这种鼓励的神情、真诚的眼神、温暖的微笑,让嘉宾和观众们都愿意把她当做老朋友一般,分享秘密。


(艾伦向奥普拉敞开心扉谈自己出柜)


02

奥普拉效应


有人批评说,以这种方式对待她的嘉宾和观众,奥普拉实际上是在靠大众的痛苦营销。另一些人则更愿意简单地相信,有时候她会让自己的痛苦有所舒缓。奥普拉这种与嘉宾坦诚相处、敞开心扉交谈的方式甚至甚至有了一个名字——“Oprahfication”。她的意见和支持如此重要,以至于几乎每个人都愿意倾听,即使不是总是接受它们。


这种独特的力量,被称为“奥普拉效应”,已经影响了出版、慈善、政治等各个领域。


在这种效应下,“奥普拉最喜欢的东西”这一类别也应运而生。它属于一个完全独立的类别,包括了奥普拉喜欢的东西,包括服装、化妆品、饼干,以及最著名的送给演播室观众的汽车。作为今年最受欢迎的剧集,“最爱的东西”获得了巨大的收视率,并为大牌公司和独立企业带来了利润。它还催生了整个行业的模仿抽奖和赠品,这些活动在电视和网络上继续进行。



如今,名人向公众表达自己想法的时候,不再需要像往常一样在脱口秀节目中坐下来,一步步向主持人道来——他们只需要精心制作一个长长的Instagram帖子,然后被点赞、分享,完全绕过了传统的采访过程。奥普拉理解这点,因此她不再局限于往日的脱口秀形式,而是同时参与到线上活动中。如今,她一边和摇滚乐队(The Rock)或艾米·舒默(Amy Schumer)坐下来聊天(发布到Instagram上),一边继续拓展自己的事业,时不时地给自己的订阅添加一些推荐书目、你知道的事的帖子和幕后故事片段。虽然《奥普拉秀》早在2011年就已不再录制,但奥普拉仍然在这里,和以往一样有影响力,在多个平台上无所不在。



这个不屈不挠、具有传奇色彩的角色,她已扮演了数十年,并将继续扮演下去。平凡的我们也可以像奥普拉说的那样:“你可以把自己看成是大海里的波浪,也可以把自己看成大海”。


原文链接:https://www.crfashionbook.com/culture/a30690033/oprah-winfrey-celebrity-confessional-culture/
原文标题:Oprah Winfrey’s Celebrity Confessional Culture: On the Anniversary of the Oprah Winfrey Show, CR Looks at Her Legacy of Transparency on Television
原文作者:Sarah Fones
译者:Mia
公众号简介 | 译言(微信公众号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排版:小鲸鱼   Claire

原作者名: Sarah Fones

转载来源: 译言(微信公众号ID:yeeyancom)

转载原标题: “天才少女”李雪琴和“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共情的力量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社交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社交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