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再给我一块小玛德莱娜饼干吗?|气味记忆

发布时间:2020-11-05 1评论 3229阅读
能再给我一块小玛德莱娜饼干吗?|气味记忆-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驷汐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在师大的某个有霾的冬日晚上,我深情地吸了一口,却失望地摇头——没有东北内味儿,这霾激不起我的乡愁。

  

家乡的霾,必是带着秸秆燃烧过后的烟尘味道,吸上一口就能遥想到儿时炊烟渐起时躺在草垛上所见的田埂落日,此后,一闻到秸秆燃烧的味道,便生出回忆和种种归家的情愫。

 

若是觉得这段描写苍白平淡,意识流大师马塞尔·普鲁斯特早在他的著作《追忆似水年华》中针对他吃到“小玛德莱娜”泡茶时那一刻的心情就有了教科书般的描写:

 

但是气味和滋味却会在形销之后长期存在,即使人亡物毁,久远的往事了无陈迹,唯独气味和滋味虽说更脆弱却更有生命力;虽说更虚幻却更经久不散,更忠贞不矢,它们仍然对依稀往事寄托着回忆、期待和希望,它们以几乎无从辨认的蛛丝马迹,坚强不屈地支撑起整座回忆的巨厦。

 

这种通过周围环境的提示,自发地回想起过去的经历并且高度重历的体验也因此被叫做普鲁斯特效应(Proust phenomenon[1]

 

从一块小玛德莱娜饼干开始

——气味记忆的特点

 

而正如普鲁斯特在文中所写:“见到那种点心,我还想不起这件往事,等我尝到味道,往事才浮上心头……”,研究发现,相比于看到,听到和摸到,闻到点心的味道比其他感官呈现的刺激更能唤起人们的情感和记忆,同时,当我们闻到气味时,对所唤起记忆的生理反应也更加强烈[2]

 

但是,为什么考前闻着卷子的味道背题,考试的时候卷子的香味却没法让我回忆起答案来呢?

 

 

其实,当人们闻到气味时,更倾向于回忆起和情感相关的记忆,并且气味引发的自传体记忆的特异性(specificity)也不是很强[3],即该味道并不和某一个特定事件联系起来,而是与之相关的一类事件带给自己的感觉。

 

就如闻到家里的饭香,回想起的是家带给自己的温馨与安全感;影视剧里当爱人不在时穿对方的衣服睡觉,希望气味可以唤起爱情相关的回忆,就像真的被带回到记忆中的那段时光里。

 

这种主观体验很强又身临其境的记忆被称为气味唤起的自传体记忆(odour-evoked autobiographical memories[4]。但是如果在考试前闻着卷子的味道抱佛脚,考场上油墨的香味大概很可能引起与考试焦虑,烦躁等情绪相关的回忆,很难回忆出具体背了哪个知识点。

 

喝了TA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为什么再喝奶茶时想不起来TA

 

不同于视觉,听觉,触觉等感觉通道上刺激所唤起的记忆,人们关于气味唤起的自传体记忆大多数分布在人生前十年的童年生活中,味道唤起的近期记忆很少。

 

第一次与该气味联系起来的记忆可能会深刻地印在脑海里,并且产生很强的前摄干扰(proactive interference[5],也就是说,虽然日后还有可能经历很多与这个味道相关的事情,但最初的记忆却依然如同心口朱砂痣窗前白月光,念念不忘都是它。

 

所以就算是喝了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在明年秋天再喝奶茶的时候想到的可能还是童年的第一杯奶茶。

 

除此之外,与气味相联系的记忆一般更加愉快,同时也不常被想起,一般是在不经意间被记住,在某次偶然闻到相同气味时带给你惊喜。

 

五种感觉中,为什么只有嗅觉是自传体记忆的课代表?

 

2004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Richard AxelLinda Buck解码了大脑识别空气中的气味的过程:大约有1000个基因在不同类型的嗅觉感受器(olfactory receptors)的编码过程中发挥作用,每个感受器负责一小部分的气体,感受器的信号被传至嗅球(olfactory bulb )内的微区(microregions)。

 

嗅球则负责将这些信号解释为我们所感知的气味。它从鼻子延伸到大脑底部,并与杏仁核(大脑中负责处理情绪的区域)和海马体(大脑中负责记忆和认知的区域)有直接联系。大脑中与记忆、情感和嗅觉有关的区域之间的这种紧密的物理联系,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机智的大脑学会将气味与某些情感记忆联系起来。


 

在我们童年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很多味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十年过去,不经意间闻到熟悉的味道,仿佛坐上了时光机,一下子回到了最初记忆开始的地方。

 

或许是春天的泥土芬芳,或许是夏天的橘子汽水,亦或是北师大秋天满地银杏果的味道,还是冬天的一口深情的雾霾,去寻找自己的“小玛德莱娜”饼干吧,坐上味道的时光机,等待你的是怎样的一段美好的记忆呢o(*////////*)q 


投票:大家对冬天味道的记忆是怎样的呢?(单选)


  • 甜滋滋的冰糖葫芦 

  • 热气腾腾的烤板栗 

  • 咕咕冒泡的火锅 

  • 浓厚醇正的霾 

  • 暖到心里的奶茶 

  • 其他,欢迎评论!


每年春节回家,我都会求妈妈做一些菜,不是大鱼大肉而是最日常、最普通的那些菜。平时我想不起、也不知道怎么描述那种味道,但一闻到那个菜香时,大脑就——啊!是这个味道!对我而言,这些记忆里家常菜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

  

参考文献
[1]Jellinek, J. S. (2004). Proust remembered: Has Prousts account of odour-cued autobiographical memory recall really been investigated? Chemical Senses, 29, 455-458.
[2]Chu, S., & Downes, J. J. (2002). Proust nose best: odors are better cues of autobiographical memory. Memory & Cognition, 30(4), 511518.
[3]Herz, R. S. (2004). A naturalistic analysis of autobiographical memories triggered by olfactory visual and auditory stimuli. Chemical Senses, 29, 217-224.
[4]Herz, R. S., & Schooler, J. W. (2002). A naturalistic study of autobiographical memories evoked by olfactory and visual cues: testing the Proustian hypothesis.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115(1), 2132.
[5]Yeshurun, Y., Lapid, H., Dudai, Y., & Sobel, N. (2009). The privileged brain representation of first olfactory associations. Current Biology, 19(21), 1869-1874.

作者简介:驷汐。本文已获微信公众号 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授权转载。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排版:小鲸鱼  Bobby

0

回复

能再给我一块小玛德莱娜饼干吗?|气味记忆-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