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苦女性打工人:离婚家暴被抛弃,仍在用力活着

发布时间:2020-11-04 5评论 3147阅读
中国最苦女性打工人:离婚家暴被抛弃,仍在用力活着-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芒来小姐
来源: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原文标题:2元睡一晚,揭露中国最苦女性打工人现状:离婚家暴被抛弃,她们仍在用力活着


“20多个女人住在一间简易房间里,

如一堆堆发出臭味的垃圾。


门口有一张A4 纸写的广告,

住宿24小时:2元。


90后诗人胡游写的这首诗,是吉林市一处劳务市场宿舍的真实故事。



10平方的小房子爬着蟑螂臭虫,挤满女人。一人多一点的床铺满是补丁和污渍,异味横溢,却是她们在这世上唯一的栖息之地


离婚,家暴,亡夫,穷困,病痛,辱骂,抛弃……


你能想到的女人最凄惨的经历,在这里统统都能找到。


外人称这里是“2元女子宿舍”,住在这里的女人叫它“大使馆”。她们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大使馆”是唯一的“家”。


女人们都是常客,有人住了几年,有人住了十几年。很少有人离开,大多都是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每个人刚来时都痛哭一场,她们想不通: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这么不幸?


住久了就暗暗发誓:我再也不要回到这里,我一定要多挣钱,睡在干净的床铺上!


可最后,还是天没亮就去劳务市场,抢那些又贱又累的活,工期结束后回到女子宿舍,从衣服最里面掏出皱巴巴的两元房租。


这里很破,很脏,很差,但这里便宜,可保一夜安宁。


没人会笑话她,因为住在这里的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没家的人。


01


女儿小芳3岁时,张燕秒住进女子宿舍,如今女儿已经17岁,她还没有离开。


她的腿坏了,爬梯吃力,原本她的床位在上铺,现在只能睡下铺。再过段时间,可能下铺都上不去了。


17年前,张燕秒丈夫去世,草地土房被霸占,为了养活自己和2个月的女儿,她只能到市里来打工挣钱。


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奔波3年后,她找到了这个“2元一夜”的广告牌。



她把这里当家,刚来时愁眉苦脸,总是哭,可哭一会儿就被人呵斥:哭有什么用?


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刚来时谁没哭过?当泪水从皱纹沟壑里划过,除了咸味,还能带来什么?


哭泣不如干活,这是住在这里的每个女人都必须懂的道理。


女儿小芳快要成年了,她不能再和母亲挤在一个铺上,必得另外租一个床位,这意味着她必须自食其力。


打工对她来说并不难,小时候母亲去哪里打工,她就在哪里长大,住过农户家,桥洞,火车站……早就耳濡目染。


难的是,逃离底层。


她上过学,7岁时被送到乡下亲戚家读书,但家里拿不出钱,读了一年半被送了回来。


小芳的学历上白纸黑字写着:1.5年级。


她也想过离开,对妈妈说:“我要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回这里,我恨这里。”


为此她上当过,也吃过亏。打工4年,兜兜转转一圈,还是回到了厌恶的“大使馆”。


她饿了,妈妈在等她吃饭。



68岁的宋淑文和小芳截然相反,她不再年轻,不再渴望逃离。


每天绞尽脑汁拼尽全力想的,只是活下去。


为了吸引雇主,她用捡来的铅笔画眉,用捡来的雪花膏涂脸,谎称自己只有59岁,但站在马路旁两个月,还是找不到工作。


她每天盼着有活干,却越盼越绝望。


左眼针扎一样疼,逐渐看不清东西,但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如果自己又老又病,消息传出去,还有谁会雇自己打工呢?


对她来说,没有工作,意味着死路一条。


有工作,起码能死得慢一点,有尊严一点。


02


活在“大使馆”的女人,生活也并非只有孤独。


年过60的方淑珍和王淑琴,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花”。空闲时候,她们总是呆在一起。


方淑珍年轻时很漂亮,被家人安排嫁给了一个大自己13岁的男人。48岁那年,丈夫吃喝嫖赌不说,还因为方淑珍不再年轻漂亮,将她赶出家门。


来到“大使馆”之前,她已经奔波了6年,有时在建筑工地干活,有时在陌生的城市迷着路。


来到“大使馆”之后,她再也没有离开过。



她有两个儿子,一个生活困难,一个重病缠身。


大儿子唯一来看自己一次,是找自己要钱。二儿子需要被人照顾,她去了就被儿媳妇撵出门。


60多岁的她无法干重活,为了谋生,只能去医院和托老所给老人端屎端尿,剪指甲喂饭,一个月1000块钱。


儿子靠不住,丈夫是人渣,生活像冰窖一样寒冷,方淑珍唯一感到温暖的对象,是同宿舍的王淑琴。


她们的名字里都有个“淑”字,经历也很相似:王淑琴17岁嫁人,却惨遭被家暴,脖子留了后遗症。


离了婚又再嫁,孕期被男人赶回老家,她只能咬牙独自生下小儿子,又独自把他养大。


王淑琴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文清秀,干起农活来却一点也不怕苦怕累,只是双手因为长期务农烂掉了,能干的活越来越少。



即便这样,她的境况也比很多女人强,因为她有两个在外地当领导干部的儿子,只是他们并不为她养老。


只有实在困难了,她打电话给儿子求助,说动了他们的良心,才偶尔会打钱给她。


导演戚小光是电视台记者,打开“大使馆”的大门,看着这些女人在冰窖里挣扎的群像,他感到震惊,决心为她们拍一部纪录片。


他刻意拍她们的顽强,让观众联想到自己身边上了年纪的姑姑婶婶;却不拍她们的泪水,因为“眼泪只是她们生活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她们生活更大的部分,是拼尽全力活下去。


03


豆瓣《2元女子宿舍》影评里,有人说看完这部片子后,最深的感觉是“压抑”,随即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她们活得这么惨?为什么她们逃不出底层?为什么她们活得这么绝望依然有心思养猫唱歌?


总有人试图找原因:原生家庭不幸的死循环,父母重男轻女的恶果,懦弱性格导致的蹂躏,人格缺陷精神疾病招来的不幸……


但我觉得,没有这么多原因,她们只是命苦而已。


时代的浪潮因为种种原因,将她们推到死角,这厚重的力量,并不是个人可以抵挡掌控的。



关系中存在自我和防御机制,我们会对他人的不幸感到焦虑,这是卡伦霍妮的理论。


为了缓解焦虑,我们会“合理化”不幸,试图从他人自身找出不幸原因。


但其实,她们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


即使处在生活的泥沼里,依然顽强活着。这旺盛的生命力泥沙,经过无数次堆砌成了高墙,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


电影《下海》中,被“下岗”浪潮席卷,丢了工作的张丽娜,听说去法国当保姆挣钱,就抛下家庭借高利贷去了法国。


为了成为保姆,她受尽苦楚,蹂躏和侮辱。一面工作找不到,一面老家高利贷催债步步紧逼。


迫不得已,她沦为了自己最瞧不起的站街女。


电影热评第一是谴责的声音,认为“路都是自己选的,为了来钱快去干这个活该被歧视。”


但我想,站在张丽娜的角度,如果我拥有和她一样的经历,我不一定能做出比她更好的选择。


图源 | 《下海》


路是人选的,但造路的是老天爷。不想沿着老天给你的路走下去,就只能逆天改命,但这真的太难。


难到足以让人们放弃希望,变成废人;难到足以让人们放弃尊严,变成咸鱼。


可“大使馆”的女人们,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无法逃离这里,还是咋咋呼呼地笑着,骂着,唱着。


她们养了只猫,叫“笑眯眯”;养了只鸭子,叫“企鹅”,都有着美好温暖的寓意。



“大使馆”老板娘“孙二娘”是一个性情中人,30岁被丈夫扫地出门,为无家可归的姐妹开一个宿舍,每天亲自打扫卫生,笑自己是“打工人”。


因为她的努力,“大使馆”有了家的感觉。即使有房客觉得这里“像猪圈”,无处可去时,也还是第一时间回到这里,寻求一夜温暖。


孙二娘知道,这些女人无法逃离底层,为了养活自己同时帮助他人,她决心将“大使馆”经营到80岁。


她是个乐观的人,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求人不如求己”。



这些生活无望的女人,也像她一样顽强,从绝望中寻找希望。


有人即使几个月吃不上一口饱饭,也会攒几个月的钱去美容院纹眉毛;


有人即使刚刚被雇主甩了一巴掌,也会在深夜唱《十五的月亮》;


有人用100元的手机,炫耀说“值1000元”,小小的满足一下虚荣心。


“与其愁眉苦脸地过一生,不如自娱自乐地熬下去。”


点个“在看”,日子看不到头,那就让它甜一点


- End -


关于作者芒来小姐,资深男女观察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新书《姑娘,活得大气才够精彩》全网火热销售中,51个活得大气的故事和心得,告诉你长得漂亮不如心态漂亮。文章首发于公众号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三点一弯钩,组成了“心”这个字,让我们一切从心出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声明:文章配图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排版:小鲸鱼 摇圈圈


0

回复

中国最苦女性打工人:离婚家暴被抛弃,仍在用力活着-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芒来小姐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芒来小姐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