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心理学:能否让我们先没有病耻感,再面向未来?

发布时间:2020-10-29 0评论 188阅读
未来的心理学:能否让我们先没有病耻感,再面向未来?-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数据,目前全球有近3.5亿名抑郁症患者。其中,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超过9000万,并呈现“发病率高且呈上升趋势、疾病识别率与诊疗率双低、治疗周期长且复发率高”等特点。同时,登记在册的精神障碍患者已经超过600多万。


这是一个令人惊悚的数据,意味着在中国14亿人口里,有一亿人处于精神或心理健康有问题需要治疗,每年有一亿人需要为此支付经济代价和身心的折磨。简单点说每14人当中就有1人有这个痛苦,而这1个饱受精神或心理折磨的人至少会影响一个家庭里至少1-3人,这个数据让人觉得后背发冷。

 

【寻找更温和的疗愈方式,不被“有病”锁喉


西方的心理治疗应用了大量的诊断、量表、实验、药物、入院收治,这让很多人和家庭对心理疾病和精神障碍有了一种耻辱感:


  • 我有双向情感障碍,我没有办法像个正常人,我有病

  •  医生给我开了两年的抑郁症的药,说可能会终身服药

  • 他们都觉得我有病,孤立了我,我像个怪物

  • 他有神经病,离他远点

  • 你的精神病太给家里丢脸,你别出门了,也不要对外说


当来访开始自我攻击、自我否定、自我孤立时,当家人都觉得来访变成一个累赘的时,来访者的世界就就看不到任何光亮了,根本没有动力主动帮助自己。


我们当下的心理学来自西方的理念、技术比较多,大师都是西方的,可是如果你愿意花时间仔细研究你会发现:所有西方心理学的底色都或多或少吸收了中国儒、释、道、佛、中医的智慧,不同流派的心理学大师都研究和精进过东方智慧。从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到卡巴金的正念冥想,从诺娜·弗兰格林的五行针灸到罗伊.马丁的情绪平衡法都用了太多的东方智慧。


《改变从心开始》作者罗伊.马丁纳的情绪平衡法结合了中医的穴位敲击和针灸,通过正念的引导作用于潜意识错误程序修改,通过敲击穴位疏通了气血淤,通过正念输入改变了错误信念和限制性信念,情绪被平衡消除,人就舒展了。

《生命重建》作者露易丝.海女士找到了上百种疾病对应的情绪,当那个卡住的情绪点被精准找到,并给予正念的滋养,疾病也会被疗愈。


这些从中医学、能量学、身心学、整体医学的衍生出来的疗愈方法,也给了我们更多自我疗愈自救的启发。


【不被错误的信念卡住,就不会有那么多情绪导致的疾病,和错位的人生】


我在疫情公益服务期间,有个来访者的改变,让我对平衡情绪消除疾病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来访接受整理的一个切入点:极度女性化下面的不女性化。


我们在做物品整理的时候发现来访者所有的一切都是非常女人,到处都有粉色,到处都有蝴蝶结,就连洗锅的抹布都是粉色且带着蝴蝶结的。


可是唯一令人惊奇的是:来访的文胸却没有任何女性特质,最奶奶的颜色,没有任何装饰物,然后被随意放在一个没有认真用女性特色粉饰过的一个筐子里,放在柜子的底层,一个连袜子都叠成小块放在独立隔断的女人,为何对自己最私密的文胸是这个态度?这个非比寻常的差异变成了我们切入来访者背后信念的一个渠道。


在整理过程中,发现原来来访者多年来都试图忘掉自己是个女人:


  • 中性的性格

  • 中性的打扮

  • 用男人的努力来证明自己不比男孩差

  • 用找一个优秀的丈夫和事业来证明自己也是可以成为父母心头大好

  • 默默对抗父母重男轻女的伤害。


而这种父母对自己是女孩的不满意,自己对自己女性特质的不认同不接纳,导致了来访者对自己总是挑剔、总是不满意、永远都在压抑自己的女性部分,自然而然痛经是非常正常的一个躯体反应。


当我陪着来访者看到这个错误的信念程序并做了清理后,来访的痛经自动消失了,整个过程我陪伴了来访者21天。整个过程我们也不知道痛经会消失,只是感觉来访会更加爱自己,更加舒服的做自己,没有想到这个舒服第一呈现就是在作为女性特质的月经上,不接纳消失,痛经消失。


来访者不敢相信严重困扰自己20多年的痛经会因为自己开始接纳自己的女性特质而消失,还跑去医院做各种B超检查来确认痛经是不是真的没有了。


这个来访者的公益个案告诉我:原来我们错误的信念会导致我们躯体的疾病。身体不会说话,但是身体知道,身体只是默默的用疾病提醒我们,而我们却无法接受到这个身体的求救信号,承受这几十年的煎熬

 

不以“有病”伤害自己或者被伤害


既然在那些封闭的时代,大师们都能以东方智慧为底蕴做心理治疗。在这个开放的世界里,为什么我们不返回来从祖宗的智慧里寻找更简单有效的自救方式呢,而不是简单依赖精神药物和没有生命力的量表?

这次全球的新冠疫情给中国人、中医、中药更磅礴的自信,刷新了世界的认知。


我有过一个未成年来访,被香港知名心理医生诊断的是多动症,开了两年的多动症的治疗药物,而且复诊是两年以后。期间来访的家长也从未停下寻求更好的解决办法,而大多数专家和咨询师都以量表为结果导向,孩子就被贴上了多动症的标签,在哪里都不受欢迎,最后孩子也无法喜欢自己。


我第一次经由中间人介绍和来访者及来访者的父母见面是在外面的餐厅,我们吃了2个小时的饭,整个两个小时这个孩子并没有任何会分散大家注意力的大动作和细微动作,我观察了一下来访者只有在其父亲介绍他情况的时候有咬指甲然后走出了包间,来访者的父亲特别尴尬的看着我。


我告诉来访者父亲:如果我的父亲对陌生人说我这里有问题,哪里有问题,哪哪都对我不满意,我也会摔门出去的!你现在出去和他就这个部分道歉,然后把他带回来。


 经过整理判断我告诉来访的父亲:你的孩子没有病,他只是分离创伤没有解决,孩子需要你们给他足够的安全感和无条件的爱,没有评判、没有否定、没有羞辱,不要用羞辱和体罚的方式来表达你对他的爱和高期待。


 当时来访父亲说了一句我现在听起来都觉得心疼的话:李老师,我找了这么多医生、专家、咨询师,只有你一个人说我孩子没有病,所有人都说我的孩子有病,我也觉得我的孩子没有病……


当时经过来访者父母的允许和同意,我们邀请一位擅长情志病治疗的中医介入,目的是想将孩子服用了两年的多动症药物进行替代,最终停药。中医用了两个星期对症的情志病汤剂就替代了西药,同时让来访者降低了鸡肉、羊肉、海鲜等发物的进食,我同期提供了为期半年的心理疏导、家庭治疗。


当来访者去香港复查的时候到了,来访的母亲问来访要不要去复查,这次不去以后还要再等两年的排队,来访坚定的回应母亲:我没有病,我不需要吃药,我也不需要去复查。而在以前只要老师和父母告状,来访者就会和母亲说:妈妈你给我吃药吧。


因为大家都知道吃药了以后他就会安静下来,无法像个快乐的孩子蹦蹦跳跳,不会制造烦恼,也不会被别人评判有问题。就像一只昏昏欲睡的猫,没有进食的欲望,没有苦恼,没有任何欲望,只是安安静静做一个铲屎官爱撸的肥猫乖猫。

 

医生开完药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可是我们作为孩子的父母,孩子的人生还没有开始,父母的人生还没有圆满,我们无法承受用药物控制的一生,也无法承受背负着“有病”的枷锁过完一生,连去爱自己、爱别人、爱这个世界都没有力气和底气

 

【未来的心理学, 应该带我们面向未来,而不是活在“我有病”的羞耻感和恐惧里】


当我们不被病耻感绑架,

当我们不被错误的信念和潜意识程序卡住,

当我们不被医疗资源所困,

当我们不被终身服药所吓,

当我们不被量表的数值贴标签,

也许我们会更主动的选择自我成长和自我疗愈,而不是成为成为医院、家庭、社会认为的包袱、病人。

未来的心理学应该带给我们更温暖、更有效、更无痕的疗愈方式,带着我们去面向我们渴望的未来,而不是停在此刻的“病”里,停在对未来的恐惧中。


作者:李英仁   哇咔咔人生整理主理人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未来的心理学:能否让我们先没有病耻感,再面向未来?-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每日话题官—李英仁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每日话题官—李英仁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