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很优秀,我很差,该分手吗?| 论爱情中的等价交换

发布时间:2020-10-29 2评论 1695阅读
文章封面
文:时差少女s  
来源:心理0时差(ID:PsyTime)

 

前几天,闺蜜拉着少女,说了不少的悄悄话。包括一件让她又开心又紧张的事情。

 

闺蜜男朋友成功地签约了一家大公司,并且可以直接落户一线城市。他们终于可以圆梦大城市,不出意外,两年内就可以买房、结婚、生子。

 

然而,她却很忧心。

 

户口是男友的,房子大概率来讲,也是男友出资多。


万一将来他们的感情生活发生变故,她几乎没有能力在那里生存下去。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也太矫情了,怎么男友不好也不行,好也不行呢?

 

可这种不安全感又十分真实。

 

她跟我讲,自己好像是男友的附属品一样,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感情。

可感情这件事,看不见摸不着,很玄学。

自己总不能靠爱情过一辈子吧。

闺蜜的问题看似很简单。

想要获得留在大城市的安全感,自己努力点,争取到独立的资本就可以了。

但仔细想想,她的不安全感,其实很大程度上,源于她的“误解”:

她把爱情当作 “优秀”的等价交换。

 

01

爱情是一种等价交换吗?

 

闺蜜的妈妈高中毕业,个子高高的,长相也很清秀,当年追求她的人不少。


而闺蜜爸爸,虽然身高不到170cm,初中毕业,长相也一般,但他是城市户口,妈妈嫁过来也不亏。

 

在这种理念的灌输下,闺蜜从小觉得:


两个人的价值可以“等价交换”,是婚姻的重要法则。

 

这种想法正确吗?

 

在人际关系中,利用彼此得到理想的奖赏,以维护关系是社会生活所必须的,这一过程被称为社会交换(social change)。


像是闺蜜妈妈,用自身的好条件去交换爸爸的城市户口,我们就可以理解成一种交换。[1]

 

在后来的发展中,人际关系学家将其称为“相互依赖理论”。

 

相互依赖理论中有两个要素:奖赏和代价。

 

像是我们与朋友接触时,得到令人高兴的经验和物品,或者,从爱人那里得到的接纳和支持,凡是在人际交往中,能给我们带来愉悦感和成就感的,都可以称为奖赏。

 

而代价,则是具有惩罚性的、 令人不悦的经验,比如说金钱开支、身体受伤,当然在亲密关系中还有心理负担、担忧等等。

 

在交往的时候,我们往往会不自觉地用奖赏减去代价,计算着自己得到的结果,是正还是负。

 

这个理论似乎将美好的爱情庸俗化了。


我们会仅仅因为“奖赏”就去建立一段亲密关系吗?当然不是。

 

相互依赖理论不能解释爱情发生的全部,但它却仍有存在的意义。

 

计算亲密关系的奖赏和代价,能为关系的现状和未来提供非同寻常的信息。


例如,一项研究,在恋人开始约会时,测量恋人们的慷慨、关爱和自我表露的程度。结果发现,这些数据能够准确地预测:恋人在4个月之后,是否还在一起。

 

02

男友真的会因为她的“低价值”离开她吗?

 

不一定。

 

每个人眼中的“价值”是不一样的

 

少女在抖音上刷到了一对神奇的夫妻。

 

之所以说他们神奇,是因为丈夫辉哥是英国贵族,剑桥物理系毕业,喜欢音乐、语言、物理、编程和火箭,人也又高又帅。


按照这个设定,他妻子应该是白富美级别才对。


并不是,他的妻子泽西岛岛主,皮肤黝黑,嘴巴有点凸,个子不算高,学习也不算好。


这样的搭配,似乎打破了我们对于“般配”的认知。


知乎甚至有人提问,学历、家境、颜值差距如此之大的他们是真爱吗?

  

 

看看他们的视频,贵族辉哥经常配合岛主做出一些无厘头的动作,一儿两女在其中爽朗大笑,嘻嘻哈哈。

 

满满的幸福感简直要溢出屏幕。

 

有人说,热爱物理的辉哥是传统的理工男,内向保守,完美主义;而岛主大大咧咧,可以给辉哥带来轻松快乐。

 

有人说,岛主虽然出身不如辉哥,但是她坚强有毅力,孕期从零考雅思,辉哥创业失败也不离不弃。

 

世俗眼光的考量下,他们或许不匹配,可是他们却是相互滋养的灵魂啊。

 

少女问闺女,你有跟男友沟通过,他爱着你什么吗?

 

闺蜜说,男友觉得在她身边很放松,自己可以放心地向闺蜜吐槽,在她身边可以做真实的自己。

 

你看,这就是薪资和户口都无法衡量的价值啊。

 

奖赏减去代价,并不能决定我们是否继续

 


闺蜜告诉我,男友生活在只有爸爸的单亲家庭中,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每次她带着好吃的零食,去陪伴男友的时候,男友都觉得特别感动,原来被爱包裹着,是一种这么幸福的感觉。

 

这其中,就是比较水平(comparison level)在影响着我们的选择。我们常常会将自己的奖赏与期望相比较。


像闺蜜的男友,在以往可能没有得到过细致的关心,在他得到闺蜜的陪伴后,他会觉得这是无与伦比的奖赏。

 

比较水平是测量我们对关系满意程度的标准。

 

与他人交往,我们的内心体验,是一个从悲恸到狂喜连续变化的系谱,个体的比较水平只代表他的参照点。

 

如果交往结果超过了你的比较水平,你就会感到幸福。

 

爸爸从小就跟少女说,“爸爸要对你好啊,这样你长大了,才不会轻易被别人的好感动到。”


爸爸这样做,其实就是在提高少女的比较水平,希望少女将来可以遇到一个男人,比爸爸还要好。

 

而幸福程度,往往取决于你获得的结果超过期望的程度,如果交往结果,远远超过你的比较水平,你就会感到非常幸福。

 

回过头看少女的闺蜜,她能给男友的爱远超男友的预想,所以,男友在这段感情中非常满足。

 

03

面对这样的关系应该如何处理?

 

好的关系一定是双方努力得来的。

 

少女在很小的时候就听到一段话,当两个人分手的时候,两个人都承担了百分之百的责任,而不是各承担了百分之五十的责任。

 

所以,下面的建议,少女希望你可以拉着另一半一起看。

 

  • 将交换关系(exchange relationship)转化为共有关系(communal relationship

 

在交换关系中,人们为他人付出期望的同时,也希望得到同等的回报。


如果他们得到别人的善意帮助,就会觉得有义务汇报别人,做到两不相欠。


这种关系的特征是肤浅、短暂的,很大程度上是任务导向。

 

闺蜜可以说是典型的交换关系思维,但是这种思维,并不适合亲密关系的发展,想要高质量的亲密关系往往需要共有关系。

 

在共有关系中,伴侣会特别关注对方的幸福,彼此不期望任何回报地支持和关照对方。[3]


因此,寻求共有关系的人不会严格计算自己付出的代价,他们不会热切希望,自己的付出能立刻得到报答;即使没有机会得到好处,也会密切关注伴侣的需要。

 

这样的关系下,人们常会为伴侣做出一些小牺牲,彼此帮对方一些大忙,结果,他们享受到了更高质量的亲密关系。[3]

 

 

  • 提升自我,创造新的经验

 

当然,如果闺蜜可以提升自我,从根本上打破这种“不平衡”是最好的。

 

少女想从心理学角度,跟大家讲讲提升自我,可以给情感带来的益处。

 

上面讲到,人的奖赏是分很多种的,比如说知识的增加、自我概念的促进,这些都会给我们快乐的体验。

 

当我们建立新的亲密关系时,会通过伴侣的眼睛和思想,拓宽我们原有的世界。


通过伴侣,我们培养了新的兴趣、技能和经验,这样的伴侣关系往往就能吸引我们。[5]

 

亲密关系的日渐乏味,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双方逐渐熟悉对方后,伴侣拓宽世界的作用就变小了。

 

因此,提升自我的意义就在于,我们在提升自我的同时,可以为伴侣带去新知识、新体验。


新奇的活动、新才能的发展和新的思想观点的获得,都具有内在的满足性。[4]

 

写在最后

 

闺蜜和我聊完之后,又去找男友坦诚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男友说,“你不知道,我每天醒来,想起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何其的幸运。

从小在爸爸身边长大,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刚强不需要被爱的人。

我的世界里就只有棱角分明的直线和果决的黑与白。可是因为你的到来,忽然觉得一切都明媚、柔软了起来。

我可以在你这里哭,在你这里笑,忘记所有的条条框框。

 

闺蜜听了泪流满面,两个人原来都在幸福的圈子里兜兜转转。

 

少女想告诉大家,即便在充满爱的关系里,产生困扰也是非常正常的。当面临困扰时,温和坦诚地沟通永远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当然,不知所措时,来找我这样的“专业人士”,给大家一些可行的建议也是好的。

 

希望在你的世界里,有爱你的人,也有我。

 

我和世界爱着你。

 

- The End -

 

References/参考文献
[1]《亲密关系》罗兰·米勒
[2]Beck, L. A., & Clark, M. S. (2010). What constitutes a healthy communal marriage and why relationship stage matters. Journal of Family Theory & Review, 2(4), 299-315.
[3]Clark, M. S., & Grote, N. K. (1998). Why aren't indices of relationship costs always negatively related to indices of relationship qual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2(1), 2-17.
[4]Tucker, P., & Aron, A. (1993). Passionate love and marital satisfaction at key transition points in the family life cycle.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12(2), 135-147.
[5]Strong, G., & Aron, A. (2006). The effect of shared participation in novel and challenging activities on experienced relationship quality: Is it mediated by high positive affect?.

作者简介:时差少女s,本文已获微信公众号 心理0时差(ID:PsyTime)授权转载,功能介绍有趣的心理科普、前沿的心理动向、专业的心理研究,网罗全球,没有时差。

排版:小鲸鱼  Bobby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