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手记:一想到周一上班就好厌烦啊!【晓墉心理话】

发布时间:2020-10-28 6评论 1867阅读
文章封面

陷入压抑、烦躁、愤怒等情绪困扰怎么办?

 

49岁的艾米(化名)这样向我求助:一想到周一去上班,感觉很有压力感,好厌烦,好想逃走和避开。我胸口也很闷,很堵,感觉好无力,这种状态已经有四五个月了,甚至在上个月底到达崩溃边缘。

 

艾米所体验到的就是一种典型的压抑、烦躁的情绪困扰

 

因为在疫情期间,她是医务工作者,“一直在忙碌,像个陀螺不停地在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工作,连续几个月加班,每天工作的时间都很长,偶尔才能休息一天,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而且工作单调、乏味,总是重复地做,没有什么意义。内心真的是崩溃的!

 

另一种常见的情绪困扰就是焦虑和愤怒。这些情绪如果没有在合适的地方表达,最终就会发泄到家人、朋友、同事等身上,会带来人际关系损伤。时间越久,还会引起躯体化,导致身体上的疾病和痛苦


我们该如何走出这种情绪困扰?

 

以下就是我通过催眠疗法,结合了中国中医药大学刘天君教授的移空技术,对艾米的帮助过程,希望对大家了解自己的潜意识有所启发。(以下案例得到来访者授权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我心中有一堵墙,很厚很厚......

 

通过网络视频的方式来帮助艾米。

 

首先,通过主观评估,艾米感觉这种烦躁和厌烦对自己的影响程度是9分,非常强烈0分表示没有,10分表示最强烈)。


如前所述,艾米被这种情绪困扰了四五个月了,甚至在一个月以前,快要达到崩溃。下图是艾米手绘,以下兼同。

          

 

我引导艾米放松身心,慢慢进入内心,面对和感受这些情绪。

 

很快,她感觉这种烦躁和厌烦像是一个气囊,椭圆形的,将自己的胸腔填的满满的。

 

过了一分钟,这些气囊变成了一堵墙,大概有15米长,2米高,一尺厚,是砖做的,上面还有黑色的瓦。但是墙的后面看不到,只是感觉墙很厚,很牢固,很冰冷,也很重,大概有一吨重。她想到这堵墙的时候,感觉胸口好堵,好憋闷,呼吸特别不顺畅。

 

 

我邀请艾米是否可以想象一个可以承载这个墙的东西,她想象到是一辆大拖车,大概20米长,2米高,2米宽,红棕色铁皮做的,还有花纹。

 


拖车下面有8组轮胎,每组三个,共24个轮胎。拖车的牵引车厢里可以坐2个人,车头和车厢用很粗的铁钩连在一起,铁钩大概50厘米直径粗,然后我邀请她将墙装在了这辆拖车上,然后固定好。

 

2. 墙变薄了,变小了......

 

我问艾米是否可以将拖车移动到眼前3米的地方,她感觉好难。我陪着她蹲下来想办法,一会她说可以了,请了个司机开着车,可以移动了。

 

我继续邀请她是否可以移动到5米,刚开始她感觉好困难,然后想到用高科技,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吊车吊着拖车,司机也从别人换成了她自己,车厢轮胎下面还有很多滑轮的轨道,现在移动起来好顺畅。

 

“好难,好重”,到后来可以找到适合的方法移动,就好像做梦一样,是艾米的潜意识在做心理建设,应对她的心理困难。

 

移动到5米后,我又邀请她将拖车移动到眼前,打开拖车看看有什么变化。她感觉墙变小了,变薄了,里面好像空出来很多空隙。

 

墙变窄了,从15米长变成了5米长,2米高变成了大概1.7米高,从35厘米左右厚,变成了20厘米厚,她很担心这些空隙,然后填了好多沙袋,又变得很稳固。

 

3. 墙消失了,我漂浮在空中,好自在......

 

我继续邀请艾米,将墙移动到15米,她感觉拖车很小,像皮球一样大。再到20米,到25米、30米,拖车像一个黑点,还像融化在空气里,若有若无,

 

再回来,到20米,拖车好像没有了,不见了,回不来了,有一些遗憾,但心理觉得不要回来了。

 

内心此刻感觉踏实,轻松,好像刚才雾蒙蒙的一片变得更加清晰。心里好像出现了一道阳光,温暖的照在身上、呼吸很轻松,身心很自由,好像意识存在,但是身体好像融化在了空气里,随时可以自由飞翔。

 

刘天君教授认为这种状态是一种“空”的境界,中国古人修炼身心的目的。在这种状态里,我们将会得到彻底的休憩、滋养。来访者一般可以在这种状态里停留3-5分钟,很快不由自主就出来了。

 

看着艾米舒服而自在的表情,我告诉她可以在这种感觉里放心的呆着,想呆多久都可以。通过视频我看到她呼吸时腹部在起伏,证明她是在自然而放松的深呼吸中,她的表情是祥和的,平和的,舒展的

 

大概6、7分钟以后,她终于回来了。我邀请她,是否可以把拖车从很远的地方再移回来,她微笑着说,拖车也不见了,墙也消失了,感觉好自在

 

后来她报告:

 

“我看到这堵墙变成了一个黑点,很模糊,感觉像空气,若有若无,离我很远,好像和我没有关系,我感到轻松、喜悦,同时还有些担心,虽然看不清,但它仍然存在,还是在那里。

 

渐渐地,什么都看不到了,它好像不存在了,彻底消失了,我感到有些遗憾,但是不希望它回来,希望它就这样消失。然后看到周围不再是灰蒙蒙的,清晰了很多,空气也很清新,呼吸变深、变缓,能吸到肺底。


内心感到轻松、舒服、踏实、稳定。看到了头顶有一束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很温暖 ,我感到自由、自在,好像在飞翔。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不想回来了!

 

4. 这些带给艾米什么变化?

 

情绪发生了什么变化:

 

再次邀请艾米做一个呼吸,然后感受上班对她的影响,她感觉上班的那种厌烦和烦躁,从刚开始的9分,变成了只有1分影响(满分是10分)。

 

艾米说“醒了之后,胸口不堵了,呼吸顺畅,全身很轻松,头很轻,空空的感觉。内心感到宁静、喜悦、自在、踏实稳定。

 

老公回来了,说我怎么变得红光满面了?我跑去照镜子 ,发现我的脸上和眼睛比之前有光彩,而且我记得在后半段,我一直在笑!

 

心中“墙”的变化:

 

辅导完后,感觉墙好像融化在了空气中,消失了。同时刚才发生的事好像做了一个梦一样,好多都不记得了。

 

在第四天后,艾米又画了心中的那堵墙:

      

 

艾米对这堵墙的感受:

 

现在再来看我心中的这堵墙,它很薄、很轻,不再是厚重的墙了,看起来更像是窗纱。没有墙头,因为它太薄了!有时是透明的,可以清楚地看到墙的那边,有时不透明,对面是隐隐约约的。有时感觉它还在那里,有时感觉它不存在了,或者说我把它忘记了!

 

还有一种感觉,好像那个很重、很高、很厚、很长的墙的存在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距离现在已经很远了,好像过去了,我不知道怎样描述这种感觉,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和我当下的感受。

 

对去上班的变化:

 

刚辅导完时的感受:“我现在想到明天就得上班了,不是那么厌烦了,没有逃走的想法,很坚定:明天就去上班!因为有好多工作要做,我初步有了规划,确定重点要完成的任务。领导那里会有很多要求,但是我会和她谈,希望得到她的理解和支持,帮助我完成计划。”

 

周一(辅导完第1天)上班后的变化:    

                   

“今天早上起晚了,通常我在五点钟起床,可是今天睁眼一看,已经六点四十了,要是在往常我会感到慌乱,还会自责:怎么起得这么晚呢!但是今天早上没有慌乱,也没有责怪自己。

 

不知道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对自己有了觉察。比如刷牙时知道自己在刷牙,洗脸时知道在洗脸,吃早饭时也知道在吃早饭,知道和看到自己在当下做的每一件事。以前都没注意到这些,好像是自动化的,没有经过大脑,机械地执行。

 

上班之后,按照昨天计划好的,一心一意地做‘紧急重要的工作’。其实这中间也有其它的活,同事安排的,或是帮他们做的,我感觉我很有耐心,没有说表面答应,心里是不情愿,内外感觉是一致的。尽管在下班时没有完成今天给自己布置的任务,有些遗憾,但是很努力去做的!

 

所以今天感受最深的就是我对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觉察,这样的觉察虽然以前也有过,也只是偶尔对一件事,或某一时段,很短的,没有这样持续地觉察,好像一直处在当下。

 

今天的心态是平稳的,内心感到充实,也很踏实、笃定、自信,工作还是那些工作,没有感到厌烦,虽然仍有压力,但不是那么焦虑了!就是这样”

 

周二(辅导完第3天)的变化:

 

从昨天到现在我没有了急躁,感受到的是踏实和稳定,能够静下心来。那么多的工作,要一点点来,不着急了。虽然有计划,不要求自己必须按照计划做,也不强求自己必须完成,学习弹性地去思考,给自己更多的空间。

 

刚才走路回来,一路上都感觉美滋滋的,哈哈,其实从那天体验结束现在,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很幸福,美滋滋的这种愉悦、幸福的感觉是来自心底的,很少能有的,心里都在笑呢!

 

我还有一种感觉,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就是感受到内在和外在的一致。这种感觉以前也有,但是这次感觉到的非常清晰,好像从来没有这样清晰地感受到我所有的感受,我现在想到了一个词,“透明”,觉得用这个词形容很贴切,就好像是一条清澈的小溪,能看到水流下面光滑的小石子,也能看到枯枝,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都会呈现出来。

 

还有就是我对我感受到的这些很好奇,我想知道它们能持续多久?”

 

辅导完7天后的变化:

 

“我在整个这一周的感受是平静、稳定(周二经历了情绪小风暴,但很快地稳定下来,没有影响)、踏实、从容、喜悦,还感到幸福、充实、有力量的

 

很奇怪对工作没有厌烦的情绪了,那种想要逃走、无力、无奈的感觉也没有了,想到上班也不感到沉重。

 

所以从上周日到现在,感觉真的好神奇!其实工作并没有减少,这周我得上七天班呢!昨天接到通知,还要做为隔离宾馆的储备,随时待命。


在隔离宾馆工作的周期太长了,一共35天,我自己的很多工作别人帮不了,所以我还要规划这部分,提前做好。现在再面对这些,感觉不算啥事儿,内心多了份从容,可以自由地应对。”

 

总结:

 

艾米通过和我一起努力,深入潜意识面对困扰——心中的墙从厚变薄,她体验到了自信和从容。

 

在整个过程中,她不是一种天马行空的浅层想象,而是体验到了栩栩如生像做梦一样清晰而深刻的具象思维


心理治疗大师荣格把这种技术称之为“主动想象”(Active imagination)技术,这是荣格帮助来访者的核心技术,他认为可以帮助我们应对挑战,促进人格成长。

 

艾米体验到了心灵的自我超越,而映射到现实就是--帮助她将疫情期间连轴转的工作倦怠、压力和无助的情绪得到表达和找到内在空间,让她不再困扰,从容应对挑战,回到了当下。

 

这样的辅导不是对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效果,一般需要辅导好几次。如果我们情绪背后有深层原因,需要的时间更长。艾米能够一次体验到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她的人格整体是健康和阳光的。

 

我让艾米在后续再次被困扰而无法走出的时候,还可以联系我,强化效果。现在十天过去了,这种困扰对她依然没有了内耗,这大概就是潜意识修通的力量。

 

后续继续和大家分享潜意识改变的案例,一起回到内心的家!






文:高晓墉(17年+深耕:青少年心理/情绪-创伤-原生家庭修复/两性关系/催眠等咨询/催眠成长团体带领)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高晓墉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高晓墉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