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避时:有些人想红,有些人想消失

发布时间:2020-10-26 2评论 3719阅读
文章封面

逃避那个不受欢迎的自己,

太多人想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00后05后的理想就是做网红做明星,反正是不想上学不想考试。  在这个短视频的年代,所有的人都想要红,而且是快速的,红的发紫才好,这样就可以变现,任何形式的变现,我们在抖音里在快手里面看到了所有的人乐此不疲的在表演,在表演自己没有达到的那些。


从快乐、奢望、恐惧、愤怒、复仇、邪恶都被演绎的淋漓尽致,好像所有的人都很热衷于去做一个演员,去演那个不是自己的人,连科普一个科普知识都是用悲情的分手被打脸的状态来演绎。  


我们看到那些在生活里面趾高气扬的人在表演自己的卑微,那些在生活里面卑微的人在表演趾高气扬,所有生活在短视频时代的人都活的不可名状,看得人莫名其妙,但是会配合表演发出快乐的笑声,配以皇帝审阅奏折的姿势。  那些所有在生活中不被接受的、孤独的人、绝望的人、极端的人、有创伤的人在短视频里努力和这个花花世界发生一些关系,努力让自己成为受欢迎的人。


我记得在某一个短视频里面看到博主一直在跟所有的人说:不要骂我猪,请叫我王子。整个直播中博主和粉丝的沟通都是围绕“不要骂我猪,请叫我王子”,他需要对高自尊的渴望最后都变成用低自尊祈求,看着那令人生疼的直播,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曾经有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朋友。我常在朋友圈看她努力特别阳光特别快乐,特别上进、特别积极、特别能hold住一切的商业女精英。可是我从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她深入大海的悲伤,那深深地悲伤都要从她的眼睛里面溢出来了。


有一个午后,我跟她讲:你在朋友圈里面演阳光少女你不累吗?你都快悲伤的要崩溃了!  

 

她和我说:我朋友圈有差不多5000人,没有一个人真正看到我的悲伤,只有你看到。   虽然我看到了她的悲伤但是她已经习惯了去演那个阳光少女,哪怕她已经乳房有了超过一巴掌的肿块,且做了手术,她依然选择了做那个阳光少女,也不想直面那个创伤,而我选择中止了这段关系,因为我还是期待能和一个真实的人做朋友,而不是一个她演绎出来给到我的一个“漂亮朋友”做朋友。
  

 逃避现实生活的无趣,

多人只想沉浸在短视频的世界


那些把渴望和恐惧表演的淋漓尽致的人们成功的吸引了另外一群逃避生活的人,那就是我们这些每天刷抖音刷快手的人。我们享受着我们的家人或者伴侣提供的喷香的饭菜、干净的衣服、住着努力打理的房子,然后我们专心致志的刷抖音刷快手。


我们热切的关心抖音里面其他人的老公,其他人的太太,其他人的孩子,我们花时间给她们,花钱给她们,甚至花心思和爱给她们,只想和镜头里完美的她们在一起。我们神采奕奕的欣赏镜头里别人的孩子吃饭、换尿布的,却对自己的孩子没有一点耐心;我们充满爱意的欣赏别的女人怎么精致打扮,怎么撒娇,怎么花钱,却对自己的太太没有一句认真的回应。


我们看着网红们演如何孝顺父母而大声叫好,却没有时间给自己的父母打一个电话;我们给博主们、网红们随便六位数的打赏也不愿意把钱花在建设自己的家庭或者孝顺父母上;我们对那些漂亮的、成功的网红说尽了我们的欣赏鼓励,却从未对家人给一句充满爱意的话。


我们想忘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所有的角色和烦恼,只是想投入到抖音、快手里面去感受那些快速刷新的充满各种不可名状的短视频里感受人生的千姿百态,感受那些自己害怕的或者渴望的,好可悲啊。


视频时代就好像是一群逃避的人去表演给另外一群逃避生活的人去看,我们最后谁都不是赢家,因为我们谁都不是在真正的做自己,我们把自己分裂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成为别人渴望的或者别人认为的应该的自己,一个是自己压制、压抑、隐忍、麻木的自己,而那个本真的自己都被我们主动的忘记了。


梁冬说精神分裂者的春天来了,的确这样,因为我们所有的人其实也都像精神分裂的人,至少我们把自己分成了真实的自己、幻想中完美自己、压抑下的自己。 


逃避对自己的无能无助无力,

太多人想要从这个世界消失


就像有些人特别想红,也有一群人特别想要消失。那在我们的个案当中会发现很多人都有自杀的倾向觉得没有意义,没有价值,不知道活下去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那一开始他们可能只是不想发朋友圈了,后来他们就不想还睡觉了,再后来他们只想自己的人生调成静音静默模式,再后来就是想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么多人想要静静的消失,连招呼都不打。就像我自己也是有类似这样的安静的消失,我发现我想逃避大家营造的假象和假我,我想要和更真实的人们交往。


我在前两天的时候注销了一个用了比较老的一个微信号,那个微信号里面所有的人都在发广告,都在表达自己多么积极上进,生活多美美好,有多么多么好的商业机会你一定要来。那天看到一个则关于巴菲特的故事,我就注销了我的微信,故事说巴菲特去擦鞋的时候有个小孩和他推荐股票,他回去就把所有的股票都抛掉了。


因为我也看到了每个人都在呈现那个想让别人看见的或者应该的样子,而不是做真实的自己,因为我可以从对方的眼睛、脸能看到不一致。我和自己说我不需要在大家营造出来的一个虚假的朋友圈里面去看每一个人虚假的活着,我需要真实真心的朋友哪怕只有一个。


所以我勇敢的把我拥有快5000人的这样一个微信号彻底的注销了,我没有一一打招呼,只是通知了我的案主,我在我的朋友圈公布了一下我要注销这个微信号如果你有需要和我保持联系,你可以加我的新的微信号,所以我也选择了默默的消失,这是一种逃离。


我们是在做什么呢?我们的消失到底代表什么?我们太渴望和每一个人真实的人交流、真实的来往、真实的真心碰撞,而不是你把你幻想的部分呈现给我,我永远都不知道你的内在到底在经历怎样的波澜。 


活出那个真实的自己,

而不是应该的自己、完美的自己


有那么多人想要逃避那个不成功、不真实的自己,想要变成那个网络世界里面那个高大上的自己、迷人的自己、快乐的自己、受欢迎的自己;


有人想要从朋友圈默默的消失,就像水蒸气一样突然蒸发掉,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连自己的悲伤和恐惧、愤怒都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人默默的离开熟悉的舒适的那些虚假的朋友圈,期待跟人发生一些真实的碰撞和交互,来证明自己还活着,有欢乐,有悲伤,有恐惧,有希望。所有的人都在逃避,回避我们感受到的痛苦,而却没有真正的解决它,要么像个刺猬一样的把自己缩成一个球滚到树洞里,要么像个炸毛的刺猬见谁都想扎它个千疮百孔。


回避其实是一种压制,压制痛苦,压抑情绪,压制自我。而这个动作最终我们只是让我们在自我成长的路上,多走一些弯路,或者陷阱,并不会让我们感到快乐,也不会有内心的成长和蜕变。


什么时候我们能够直面这个有四万八千面相的生活呢?


就像鲁迅先生说的:真的勇士可以直面血淋淋的现实。  


作者:李英仁   哇咔咔人生整理主理人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李英仁 哇咔咔人生整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李英仁 哇咔咔人生整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