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996先生,007女郎,但我认我是打工人!

发布时间:2020-10-24 4评论 6086阅读
文章封面





01『身份认同凝聚作用下的打工梗

 

这一年多来,我们在互联网早已尝试过996007的打工生活,随后激情澎湃的后浪横空出世,他们对前浪自洽的言说表达着不满不屑和不安。

 

后浪几乎异口同回应:“你这是自我安慰吧?麻烦把自家房租降一降!”

 

当我们遭遇疫情,看到经济下滑,看到就业群体萎缩,这林林总总似乎在为前不久突然上了热搜的“打工人”梗埋下了伏笔,经过旷日已久的酝酿,“打工人”这个梗竟然没有附带底层草根被“按压在地”的悲情色彩。


这一次,预想中的狂欢式发泄变成冷静克制的“打工人”,我不禁为这特有的自嘲、自洽感到一些动容,也感慨于这不治而愈的力量。

 

当所有的打工人被轻而易举地裹挟着成为狂欢的部分,进而变成魔幻的当下,这种发生似乎源于自己既然无力改变,就干脆导演一幕人间喜剧的良好企图。

 

作为打工社畜的一员,我在想,这诙谐的自嘲有治愈的功效,它是如何治愈人们的?


 

消费主义,阶层固化,高生活成本,它们变成巨石滚落,变成巨浪翻腾,它变成针对所有人的压力,正是这不加区别的承受变成被均衡的力量,它的着力点是庞大的打工人群体,由于脱离了对个体的指向,让打工人们得以获得短暂的喘息。

 

这种性质的乐观做派的确容易引发人们共鸣,群体形态和群体输出信息化成纷扰场景,每个人都是一分子,他们跟着集体走入欢乐场,参与着故事的抒写,上演着被伤害,被治愈的循环。

 

而此种现象延伸的是身份认同的概念。

 

心理学鼓励人们找到身份认同,对身份有积极认同的人比较容易感受到自己的价值,摆脱生活中的抑郁情绪。

 

身份是表面的身份,表面是否表现出对身份接纳却深深根植于内心的认同,当“打工人”这张便签将人们稳固粘合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乐于靠近标签是因为它保护了他们的尊严,帮助他们找到强烈存在感。

 

当一个人融入集体,瞬间变大的空间给人感受到氛围的开放性,让那些比较内敛,拘束或有些不满的人在集体的带动下,个性获得短暂放松和愉悦。身份认同给人们提供巨大的力量,淡化个体特征存在,帮助人们主动化解身上的惰性和退缩,继续在热气腾腾,生生不息的世间付出自己的热血汗水。

 

02『疲倦的时候劳动功能消退




不管我们从集体中获得怎样的认同,本质的压力并没有远去,回归日常,看到真实的自己,依然感到生活无望,内心疲倦的感觉油然而生,如何做才能开启让自己感觉良好的存在模式呢?

 

仍然和身份认同有关。

 

心理学家科胡特有一句名言:在情绪的惊涛骇浪中,有一个核心自我稳稳地站在那里。它会摇晃,摇晃就是一种呼应,但只摇晃,根基不会动摇。

 

缺乏了根基,无法获得生活的支点,就像一颗孱弱小树苗那样,即便是生活中最平常简单的挑战,也无法面对。

 

在心理平台上求助者有很多普通工作者,虽有一颗渴望改变的心,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始比如送快递的小哥,开车的师傅,坐在办公室的斜杠青年,还有事业有成但感到自己慢慢失去意义的管理人。

 

他们叙说着自己的现状,例如做事情迟疑敷衍,不想努力,想辞职,不知道工作的意义在哪里?


根据奖励机制原理,若我们所做之事是自己喜欢的,能够从这件事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价值,如物质的满足,心情的愉悦,可以体现自己的能力,自己自然就愿意投入精力将这件事情做好。做事不认真源于内心动机强烈的程度不足以支持我们有所付出,觉得付出时间和精力毫无用处,因此不去追求一个尽善尽美的结果。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创造价值来强化自己的存在,但有些人却无法获得持续的力量,造成能量断裂的原因很可能由于当事人对事情的认知尚处在模糊的确定阶段,或者说,他们无法建立自己的认同感,不知道自己立于世上除了机械地付出还可以做些什么。

 

在心理学上也总说,缺乏内在的动机,就无法获得创造价值的力量。比如很多容易放弃的人,当建立对事情的基本认知后就不再深挖,短暂的满足感和价值感用完后,又重新回到原点。

 

由此推论,如果从事的工作恰好是自己喜欢的,并不依托其他物质鼓励就可以形成自发地努力,并且能从中获得好的物质回报,回报本身反过来也支持自己不断坚持。这就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03『关于如何重启劳动功能

 

同时,伴随着另一个残酷的现实是,有更多的人是靠外在的奖励而从事某件事,一旦这种物质奖励机制消失,便会失去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可是作为普通人,如果都来执着地追求和心理期待相匹配的工作,要么选择,要么放弃,世界上将会多很多悲剧的人生。

 

有很多人是在工作过程中喜欢上自己的工作的,一开始也许有厌倦的情绪,当随着对工作熟练度越来越深,获得成效的掌控感以后,那种价值感才被慢慢体现出来。价值感创造的快乐培养起兴趣,仍然可以获得坚持的动力。

 

一件事不存在价值,有时站在我们的角度上看是如此,在客观的考量下就会呈现另一番模样。


工作上勤勤恳恳,认真负责,可以获得职位上升的机会本来就是人们的共识。

  

学生在学业上,上课认真听讲,课后不懂就问,按照老师的要求完成作业,这样做可以获得知识的积累和考试中的好成绩,班级排名靠前的荣誉感可以带来快乐满足。

 

不否认功利性地学习和工作总会成为一种负累,削弱自己的能量,但同样有一点:自己置身在社会固有的评价体系中,必须创造一定的价值才可以成为他人眼中的及格者在内在的主观的想法的基础上,稍微做些让步,这样可以帮助自己在和周围世界融合的过程中减轻一些压力。

 

作为在社会中参与工作的功能人,如果选择听之任之,结果必然是负面的;也不建议奉行苦中苦,人上人的价值观,我们需要做的在其中找到相应的平衡,在权衡利弊之后,调整自己的态度。


面对这些压力的时候,除了迎难而上没有别的选择,当我们认同自己置身于洪流中,体会到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种普通且安适的方式, 如果我们经常地想象自己付出努力后的收获,把一切的努力都建立在对未来憧憬之上,那些积极的画面也帮助我们分泌出多巴胺,以此获得坚持的能量。  



世间诱惑,如影随形
逼孩子喝热奶?一个场景带你了解控制欲妈妈的行为影响
《眼光普照》下不被看见的我
白宇在《沉默的真相》找钱包时的内心活动
为何打破边界会产生厌恶感?
《海上钢琴师》从抛帽子到合理化期待
如花在《胭脂扣》中为何选择殉情?


作者:文玟
◆微信公众号:剧记手(ID:wen6696059)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文玟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文玟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