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给家人朋友安利心理学:等他们想要的时候再给吧

发布时间:2020-10-24 2评论 1744阅读
文章封面

在他们想要的时候,给他们需要的,且是自己有能力给的,才有可能皆欢喜。

                 

一样东西,需要去安利,说明一它未普及,二有人觉得它很重要。

 

心理学重要吗?重要。它需要被普及吗?我觉得常识需要被普及,和其他科学常识一样,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且容易更正的错误。

 

用少量的甚至更少的付出换取更好的结果,大部分人会愿意接受。

 

心理咨询重要吗?重要。它需要被普及吗?不一定。人们各有各的的应对方法,说不定比咨询管用的多。

 

有的改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甚至面对痛苦。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准备。

 

想起以前,我给朋友一本《非暴力沟通》,她老公说她被我洗脑了。他把心理学理解为鸡汤和打鸡血。所以,仍是有很多人有这样的误解。

 

现在确实更多的人知道了抑郁症,心理问题,心理咨询,心理医生这些词,但是对于心理学知识或心理咨询能如何帮助到自己知晓得并不多,甚至也不感兴趣。

 

可能因为他们自己也能有方法平衡自己的生活和情绪,或者就这样承受着问题带来的影响。

 


自己身上发生的两件事让我觉得哪怕懂得心理学知识,也要需要注意别野蛮分析和评价,就算你是对的,也不一定有帮助。

 

以前刚学绘画分析的时候,让我妹画房树人,我给她分析了一些特点之后,她又让我外甥画,然后我又分析了一通,也语重心长地让我妹要多倾听孩子,跟孩子沟通之类的。后来再让外甥画,他不画了。

 

无目的的分析无意义,还可能会破坏信任。

 

另外一件事是关于我自身感受的。


我家小孩吃水煮蛋不爱吃蛋黄,我也不强迫他们,但我老公比较在意总是剩下蛋黄。某个早上,我把蛋白给小孩的时候,他说,我说个点啊,你都不给他们吃蛋黄,是不是像你们心理学所说的,是你自己不爱吃蛋黄,所以觉得他们也不爱吃就不给他们吃了?

 

我当即立刻马上辩解。而且心里好气又好笑:瞎说什么鬼还不是你自己怕浪费…...


过了几天,有一次我发现自己剥蛋时蛋黄滚了出来,我吃完蛋白后确实也没把它吃掉。

 

但我还是不承认,因为我没要想那么多。

 

因而就浅的可以说说,深的可能要管好自己的嘴。时刻谨记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帮助别人,还是满足自恋。

 


所以,我基本不安利。


但不安利不代表我不愿意分享。

 

当有人问我你是怎么做到啥啥啥的时候,我会了解一下她的期待,把自己觉得对她合适有用的告诉。然后,试与不试,自有她的缘由。

 

我会在微信发一些自己觉得有价值的书或课程,有兴趣的人自取。

 

有人问我心理学真的有用吗?

有用,了解点常识方法还是有益于生活的。

比如合理分配注意力的时间,帮助自己或孩子更有效地完成工作学习任务。

学习情绪上来时的自我觉察,自我调节方法,减少不良后果。

通过冥想练习,关注自己的身体和当下,增加现实感,减少焦虑。

学习合适的表达与沟通技巧,减少人际摩擦。

学会自我关爱,允许现实的发生,减少理想化带来的失望。 

还有了解各种社会心理效应,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和人们的行为。

这些真的都有用。

 

 

如果要向身边的家人朋友安利心理学,可能行动比言语的效果好。当我们把心理学应用于生活,得到的改变被身边的人看到之后,他们可能也会感兴趣,继而受影响。

 

分享,在于真诚,真诚的背后是善意。

这也应合了心理咨询工作伦理的第一条总则:善行。

 

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策略,基本上也都是按着自己的路线在生活。一个人如果没有准备好改变,视而不见的状态很常见。

 

尊重,也是原则。

 

也许接触心理学使我们产生了一条飞线,加速或加宽了我们的主线。但生命在发展,人生的议题也非一个心理学能解决的,需要不断探索领悟和行动。

 

所以,顺其自然吧。相信每个人都在尽自己能有的最大努力去生活。

 

原创:缪蕊容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缪蕊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缪蕊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