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国家拒绝戴口罩防疫,精神医学界应吸取何种教训

发布时间:2020-10-23 4评论 1974阅读
文章封面

今天想跟大家浅谈一下“循证医学”。


今年,我国是第一个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国家一声令下,全民戴上口罩,居家自我隔离。最终,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在医务人员的全力奋战以及全国人民的团结一致下,我国抗疫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经济得以逐渐复苏。


但疫情在欧美国家开始蔓延时,欧美科学家和疾控中心却说:“不需要戴口罩,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戴口罩可以预防新冠病毒传染。”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们说的证据,指的就是“循证医学”。当时只有有限的证据指出,口罩可以将一个人传播给另一个人的病毒数量减少90%以上。然而,这个有限的证据显然够不上“经过循证医学证实”。


在诊治靠“指南”、处理讲“循证”的欧美医学界,违背指南、不遵循证据、证据有限,这往往就意味着是不科学、不可靠的。这是他们一开始拒绝戴口罩的、最理直气壮的原因之一。


但是最近,部分欧美学者们在残酷的疫情面前,改变了观点,其中就包括循证医学领域最知名的专家:英国牛津大学的翠西·格林哈(Trisha Greenhalgh)。


翠西被认为是循证医学最坚定的支持者,但面对汹涌的疫情,她却认为英国政府不要遵循循证医学。


她说,“寻求完美证据可能是良好政策的敌人,现在就要采取行动了,不必等待随机对照试验证据……数十万人已经丧生,有限的证据已经足够了!


在翠西的坚持不懈的推动下,欧美政府对口罩的态度终于发生了改变。6月初,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控和预防中心以及英国纷纷开始对戴口罩表明支持态度。


世界顶级的倡导循证医学专家跳出来质疑循证医学,这到底说明了什么?“循证医学”已经靠不住了吗?


从医学的发展历程来看,可以简单地分为3个阶段:经验医学、循证医学和精准医学。循证医学的出现是现代医学的一大进步。传统医学以经验医学为主,而循证医学讲究的是研究证据,包括病因、诊断、预防、治疗、康复和预后等方面的研究。


基于循证医学,相关疾病的治疗指南顺应而生,这大幅度提高了诊疗效率,诊疗更加规范,避免因医学人员个人水平差异而造成的误诊。从这个角度来看,循证医学是科学的,极大地推动了现代医学的发展。


但在临床实践和面对重大的公共卫生危机时,如果处处都要遵循循证医学,对于没有足够证据的诊疗和措施一律否定,这就不是科学了,而是“科学迷信主义”的表现。


相关干预措施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可能确实是因为其不科学;但也完全有可能因为应用不广泛,或暂未开展足够多的相关研究,又或者是大规模研究有难度,甚至可能是在研究样本和统计上出现了偏差。


曾有学者指出循证医学并不完美,称它存在两大弊病——样本统计


循证医学的理论是在临床研究依据基础上所得出的,而临床研究则离不开样本,但样本总是有差异和有限的,无法完全还原客观事实。


而至于统计,《Nature》杂志曾发表了3位统计学家的公开信,他们号召科学家放弃追求“统计学意义”,停止用统计学中常见的P值作为判断标准。


在文章发布之前,这3位学家曾将草稿放到网上征集签名。一周以后,这篇文章得到了来自50多个国家、800多名统计学家、临床和医学研究人员等专家的签名赞同。


点击了解:统计学白上了?Nature:800名科学家联名呼吁放弃追求统计学意义


因此,循证医学并不是衡量科不科学的唯一标准,一味迷信循证医学只会沦为教条主义者。


在此再推荐另外两篇关于循证医学的分析文章,有助于大家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话题:


循证医学没有死,已进入循证医学2.0时代


游苏宁:循证医学体系正在走向崩溃


所以,循证医学本身也是一门理性的思维方式,是有用的工具;但如果使用不当,过度推崇,它也是一把双刃剑,所谓“成也循证,败也循证”。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目前,在躯体疾病的诊疗上,“精准医学”发展如火如荼,有望引领躯体疾病诊疗的一场革命。


而在精神心理障碍诊疗领域,还停留在“循证医学”阶段,我们尤其要谨慎对待循证医学。


目前,大部分临床医学学科已在整体上实现了病因学诊断,常见疾病的病因、诊疗、预后都比较明确。


但精神医学还停留在症状学诊断阶段。绝大部分精神心理障碍病因不明,症状复杂,被诊断为同一种病症的不同病人之间,具体的症状差别非常大。这就导致了即使医生遵循了循证医学证据和临床指南,不同患者的康复情况仍然差距巨大。


再者,人的精神心理有别于躯体,每个人的成长环境、具体经历、所形成的病理性记忆和认知模式都不尽相同,他们所追求的精神世界及人生目标也不相同。若治疗只从情绪和行为等外显症状入手,无法触及根源,疗效自然也不深入。


而且,就算情绪和行为等外显症状缓解了,患者还面临着社交、工作、学习、实现人生价值等正常社会功能恢复的问题,这都不是光靠吃药、打针和物理治疗可以解决的。


所以,精神医学如果要获得突破性发展,一定要加快实现向病因学诊断的转变,这是全世界精神医学界亟待解决的难题。


精神心理障碍的临床诊疗一定不要过于拘泥于基于症状学诊断和循证医学而获得的诊疗指南,要加强多学科诊疗(MDT)实践,推动“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在精神心理障碍诊疗实践中的落地,更加重视不同患者的心理活动过程和家庭系统的问题。


当然,我个人认为,基于躯体疾病与精神疾病的巨大差异,如果要推动“精准医学”在精神医学领域的实现,这有赖于“精准心理学”的突破性进展。


目前,世界范围内心理学界的理论和技术还停留在人类的外显记忆层面,而我们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技术(TPMIH)的临床实践,已经实现了对内隐记忆层面的病理性记忆进行精准化修复。


基于病理性记忆和记忆再巩固的科学心理学理论,我们认为,心理学有望进入“精准心理学”时代,从而推动精神医学由“循证医学”阶段向“精准医学”阶段的发展。


希望对精神心理障碍患者进行精准化、个性化、高效化、人性化的诊疗时代早日到来,能够更系统、更全面地解决患者及其家庭系统中深层面的根源问题,真正实现“渡过磨难,晴日归来”!







文:何日辉  (公众号:晴日心身医疗)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晴日心身医疗何日辉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晴日心身医疗何日辉

晴日心身医疗是青少年心身障碍高效康复的医疗目的地,本机构利用跨学科诊疗模式,找到青少年心身障碍的根源,高效化、系统化的治疗,让青少年快速摆脱双相障碍、抑郁、成瘾、强迫症等疾病,彻底停药,高效学习,提高逆商。

私信

晴日心身医疗何日辉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