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光驱散阴霾:安利心理学,我们需要更多的心理科普

发布时间:2020-10-23 2评论 5134阅读
文章封面

 一

 

 

生活,永远不能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像一位朋友告诉我,有一天晚了一点,去到公司,但是发现同一栋楼有人跳楼了,现场就快处理完毕......

  

对他的震撼,波及了一整天,连带听说这个消息的我,也被波及。

 

怎么会?我们会说:那个跳楼的人,难道不能想想父母?如果有孩子,不能想想孩子么?不能给朋友打个电话聊聊么?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我们不知道,当事人心里,曾经历怎样的翻腾,那么决绝。

 

 我也想起了很久前一个同事,PKU的才子,活生生的人,有一天看到别人写的悼念他的文章,才知道,人已经没了,自己选择走的,据说是抑郁症。

  

跟他不太熟悉,但那时候我却有点自责,本可以做更多的。

 

 从那以后,我开始“疯狂”地在朋友圈转一些正能量的文章,只要力所能及,不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想:如果他能够早一点看到,应该是不至于吧?

 

 

 

之所以感到有点自责和内疚,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做得还不够多。

 

之前在媒体工作时,写过教育、科技等方面的文章,但后来我还是逐渐把视角聚焦到拯救人心的这方面。

 

我会更多关注社会公平、社会组织、弱势群体保护、心理调适等方面的话题,因为觉得在经济、金融等诸多的“显学”方面,心理学和心灵保护的话题,其实整体的关注度并不够。

 

但常常对于那些崩溃或接近崩溃的人来说,关键时刻的一篇文章,一句宽慰的话,效果就特别好。

 

我自己满笃定于广义心理学(含传统文化中对心灵有滋养的部分)对个人心理建设和心灵成长,是有很大帮助的。

 

记得十年前,一度心情灰暗,亲密关系处理得不太好,工作、学业又很忙,整个焦头烂额的,在无助的时候,曾经也在网络上求助过心理咨询师,当时直接的立竿见影的效果未必有,但在那种时候,有个人倾诉一下也是挺好的,不至于自己一个人黯然神伤,胡思乱想。

 

回望那段时期,最灰暗的时候,到图书馆借书,心理学或者传统文化的,一本本的书,看了又看,明白烦恼是怎么形成的,我们的心又是怎样不堪重负的,心理的负担就一点点卸下来了。

 

人情绪低落的时候很容易胡思乱想,而这时候通常我们又不愿意求助亲朋,那么一本恰到好处的心理书籍、一篇心理小品文、一位努力倾听的心理咨询师,对我们从这种低迷的状态中走出来,就很关键。

 

很多的反馈也是正向的,有时候之前的同事、朋友会私信我:你转发的文章我常看,真好!

 

有的时候,比如自己编辑了一篇抑郁症的文章,刚好被抑郁症患者家属或本人看到,他们也会找过来,说当中一些部分对他们的帮助,并且希望进一步帮助他们。

 

当然,考虑到他们有的正在持续服药,我并没接这样的案例,而是让他们还是跟着精神科医生,按部就班的来。

 

但我想,那点点滴滴的文字,也会化作力量,让他们有一定的思路,不至于去走极端了。

 

自己的老妈等家人,也因为自己对心理学的关注,会一并去读我朋友圈的文章,已过花甲之年,妈妈开始练习舞蹈、瑜伽,会更多关注自己的心灵成长,而不是陷入很多鸡毛蒜皮之中,有时候其他家人有一些矛盾,她还会跟着说一些宽慰的话,让别人不要计较太多……

 

种种正反馈,让以文字为生的自己,研学心理学的自己,感到特别欣慰。


  

 

以上略举了一些自己从事心理科普的动机,和向家人朋友安利心理学的案例。其实并没有刻意,我也没有大张旗鼓地说心理学多么多么好。

 

而只是默默地学,坚持写一些文章,分享一些文章,尽量把艰涩的理论通俗化,尽量能够深入浅出的写出来,而这,就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读者,影响到我们的亲人、朋友或者陌生人。

 

所以,我觉得安利和推广心理学,不是刻意的事情,水到渠成。首先需要我们有爱好,有信心,持之以恒,一边学习一边应用,别人看到您的一言一行,也能知道您是否受益。

 

如果您果真受益,并且发生了改变,那他们不用你说,也会去关注心理学的方方面面。

 

这是最省心的事情。

 

同时,在心理学专业领域,我也感觉到自己所学所行太不够,比如知识需要更加系统化,在系统掌握西方心理学主要流派及治疗手段的基础上,我们才能植根于本土的需要,融会贯通;也才能在理解准确的基础上,深入浅出去做心理科普,去告诉更多的人。

 

昨天到了岳晓东博士的书,讲述他在哈佛大学心理咨询师做实习咨询师的经历,他意图以浅显的文字告诉大家心理学知识的精髓,他的努力成果是显而易见的,我想这也应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尽可能专业,同时,浅显直白,深入浅出,让心理学能够让更多的普通人受益。

 

另外,也深感心理学普及工作的不足够,还需要很多人默默去努力。

 

比如婚姻关系、恋爱话术等等课程是会比较热门,也有市场,但是比如留守儿童的心理、贫困抑郁症患者的治疗和评估、老人人群的心理、失业人群心理等等,却没有相应热度的关注度。

 

对于低收入群体的心理咨询,在一些地方也还是空白…….

 

前路漫漫,我们需要更努力!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案例,我也时常在想,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但其实,又和周围的人息息相关。

 

 

看起来,跳楼的那位人士和我们八杆子打不着,那些在地铁,在马路边崩溃的小哥或者女子,我们也都不认识,但是,他们真的跟我们没关系么?

 

 

我们的心,会告诉我们,有的。我们的心都类似,作为人,一样的七情六欲,一样的或贪婪、或软弱、或仇恨、或傲慢、或常常疑惑、敏感不自信......

 

 

别人,其实都是某个时刻,隐藏的我们自己。

 

我常常在想,如何避免那些“非常事件”的发生?加强和亲人、朋友的情感链接,那当然是必然。

 

但问题是:接近崩溃的人、已经崩溃的人,常常不会把软弱那一面示人。

 

那真的只有广撒网才能够预防。真的就如我的老师曾告诉我的:需要坚定地去向我们的周围释放善意,无论熟人还是陌生人。

 

因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谁会崩溃?这一分钟,谁心里正在受着伤。

 

以此作为对那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祭奠,并和熟悉或陌生的你共勉。

 

最后,朋友,如果,你也爱好写作,在繁忙的心理咨询工作之余,请不吝惜拿起手中的笔,为心理科普尽一份力,为别人端上一碗心灵鸡汤!

  

文字作者:若水  北大社会学硕士,中科院2020届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考核毕业,11年报社记者编辑经历,心理咨询师成长中。联络微信:jianlishen999
图片:若水的朋友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若水心灵小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若水心灵小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