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对躁郁症只字不提,总是对外说我患的是抑郁症

发布时间:2020-10-23 3评论 1711阅读
文章封面
文:五岁小盆友
来源:双相躁郁世界(ID:bipolar_world)


“因为哭得更多,所以欢笑也更多;因为经历过所有的冬日,所以更能欣赏春天;因为死亡如紧身衣一般,所以更了解生命的意义;因为看到人性最善良和丑陋的部分,所以慢慢了解关心、忠诚和豁达的价值。”


                                                                                                                   ——凯·雷德菲尔德·杰米森


虽然我尚且不能完全体会这样的感觉,因为经历得太少,得到和失去的都太少,但我觉得这句话真的很好。


前两天状态不大好的时候,我及时察觉到了,并寻求了医生的帮助。我问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够停药?”她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推荐我看一本书——《躁郁之心:我与躁郁症共处的三十年》。


看到标题,我就已经明白了医生给我的答案。


怀着悲伤的心情,我打开了它。出乎意料的是,看完之后,我的悲伤一扫而空,反而更加珍惜现在的美好,并为自己的经历感到幸运。



我知道,双相的致病因素非常多,医生也并不能确定我发病的原因,而在书中,我似乎找到了一些答案。作者作为一名躁郁症领域的研究人员,是这样说的:


“究其根源,这种疾病是生理性的,但我们却可以在心理上体验它。这种疾病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它一方面为我们带来快乐,使我们拥有异于他人的优势;另一方面也带来无法忍受的痛苦,甚至偶尔会导致人自杀。”


当我陷入抑郁阶段的时候,真的觉得很累,很绝望。望着窗外,就有跳下去的冲动。脑海里一遍遍地想着我死后的样子。但是出于爱,出于理智,我并没有付诸实践。


在医院里,大家都是患者,没必要藏着掖着。但在社会上,我该告诉谁,我又能告诉谁?我该怎么表现才能不吓到别人?我该怎么表达才能获得帮助?



“我已经厌倦了隐瞒,厌倦了压抑和控制自己的能量,厌倦了伪善,也厌倦了藏着掖着行事。一件事情,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不论以何种程度掩藏在什么标题之下,或是以任何词汇来描述,谎言仍然是谎言。即使是出于无奈和必须,也仍然是谎言。”


我赞同这一点。但是,为了便于获得理解,我妈妈对躁郁症只字不提,总是对外说我患的是抑郁症。她觉得这是一种流行的病,农村老人都知道。而且这种病,说出来羞耻感会弱一点。


我比较实事求是,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可是,我也并不会主动说,吃药也尽量不让人看到。就算说出来,他们百度了这种病,又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毕竟他们永远理解不了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轻松简单地告诉别人你患有躁郁症,即便真的有,我也从来没有找到过。”



我都快忘记了医生问过我什么,作者帮我想了起来。


“我每天睡几个小时?我是否感到很难集中注意力?我是不是比平时话更多?我说话的速度是不是比以前要快?别人是不是会要求我说得慢一点,或者根本听不懂我说的内容?我是不是觉得自己要一直说下去?我是不是比以往精力更充沛?有没有人说很难跟上我的步调?我是不是参与了更多活动,或者开展了更多项目?我的想法是不是奔驰得太快,自己根本无法抓住它们?比起以前,我是不是很难感受到身体上的疲倦和劳累?我的性生活是不是增多了?我是不是花钱更多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很冲动?我是不是比起以前更易怒?我是不是觉得自己拥有特殊的才能或天赋?我是不是会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场景,听到一些别人听不到的声音?我的身体是不是有过什么奇怪的体验?我以前是否也出现过这些症状?我家族中的其他人是否也有过类似的问题?”


这些问题中,有是有否。所以,在接受了专家会诊之后,我的诊断证明还是双相情感障碍可能性比较大。严格按照这样的标准来看,我也并不那么符合也许,这和我及时服药有关系。


我很乖,看到一个个复发后住院的病友,我真的很怕。所以,医生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该吃药吃药,该锻炼锻炼。我也知道自己很脆弱,也许某一刻就会崩溃,就会复发。我一直抱有这个担心,甚至觉得考研会是我情绪不稳定的一个触动点。



其实生病之后,我有时会和男朋友闹分手。不是因为不爱,正是因为深爱,我才不愿拖累他。想分手,还是因为我不愿意把坏情绪传染给他,更不愿意让他见到我糟糕的样子。


“我觉得自己不能成为困扰朋友和家人的沉重包袱。我在头脑中建立了一种偏执的联系,认为就像我幼年时亲眼见到的牺牲自己来挽救他人性命的飞行员一样,我能为自己关心的人做的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自杀,就像任何一个人为了使某只动物免受持续的痛苦,都会将它杀死一样。”


所以,我也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负担,就应该独自一个人生活。好的坏的,都让我一个人承担。也不要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我知道你们都为我好,但是,在我心里,这就是正确的。


“驾驭野兽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面向阳光。”



我的阳光,是我的男朋友,就像太阳。他的温暖让我脱掉了保护壳,将自己柔软的肚子面向他,躺在地上,还能时不时地撒娇。


作为一名双相患者,这是很不容易的。


我体会过如过山车一样的情绪波动,有着强大的威力。无数种复杂的情感在心中激荡,寻找一个出口。大脑变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神经脉冲横冲直撞,我仿佛要爆炸。


但是,我也并不想变成一个没有情感的木头人。由于吃药的缘故,我现在几乎没有情感波动,不会开心,也不会不开心。


“让我的思维和情绪都可以有些许的起伏波动,这反而让它们更加稳定。随着不断环顾周围的世界,我开始渐渐地意识到,这种平静和可预期性是大多数人所拥有,并且在他们一生中都被看作理所当然的东西。”



和我一样,作者也有惺惺相惜的恋人,可惜,她的恋人英年早逝了。她写下的一段话,让我很动容,特地摘抄下来。我想,我失恋以后,也会和她一样吧!


“时间根本无法缓解,你们告诉我,时间会抚平我的伤痛,其实却是一派谎言!对他的思念流淌在细雨的呜咽中;对他的向往徘徊在潮汐的涨落中;所有的山巅积雪消融,往年的落叶烟消云散,但去年的痛苦爱情却仍在继续,堆积心头,让我的故思无可安放。上百个地点让我不敢逗留,因为都寄放着对他的回忆,只有当我踏入某些他从未涉足或展颜的静谧之地时,心情才会暂时平静。我说道:“这里没有他的一丝回忆。”然后独一人憔悴,思念如流水。”


幸好,她又遇到了第二个保护她的人。


他们之间的爱不可谓不浓厚。或许你不完美,我不完美,爱情也不完美,许多的不完美也许就是完美本身吧。


“我的头脑中一直有某个部分在做着最坏的打算,而另一个部分则深信,如果我做好万全准备,最坏的情况就绝不会发生。”


我很佩服作者,我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我能做到吗?



我们每个人都在建造内心的防洪堤,试图借此来抵挡生命中的悲哀以及头脑中压倒性的力量。而不论我们用何种方式来实现这种抵抗——通过爱、工作、家庭、信仰、朋友、否定、酒精、毒品还是药物,我们都需要终其一生,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筑起这道防洪堤。”


我拥有爱和药物,这就是我的防洪堤!


希望你们也有自己的防洪堤。病友们,加油!


作者介绍:原文作者 五岁小盆友,来自公众号:双相躁郁世界(ID:bipolar_world),过山车玩家(双相亲历者)原创非虚构故事平台。我们希望能通过故事、展览与纪录片等形式,构建本地化与多元化的双相患者群像,提升公众对双相的认知度与自我关怀的意识,为双相去污名化、去浪漫化,让每个人都能有尊严地在这个社会上生活。


责任编辑:小鲸鱼 烊箜


原作者名: 五岁小盆友

转载来源: 双相躁郁世界(ID:bipolar_world)

转载原标题: 妈妈对躁郁症只字不提,总是对外说我患的是抑郁症|躁郁之心 · 读书笔记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健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健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