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女孩和大学教授,不带行李,环游8国的旅行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19 0评论 50阅读
文章封面


前段时间看了《没有行李的旅行》这本书,很喜欢,当时记录了点滴,现在集合起来跟大家分享。我想这本书打动我的是男女主人公很有趣味的生活方式:他们几乎不带行李就去旅行,因为携带物品少,反而会充分注意和照顾自己的心灵,也因而有很多有趣的思考,一起来分享哦。


 01.抑郁症痊愈女孩和网友环球旅行


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叫克拉拉.班森的美国女孩,她很安静内敛,沉迷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一度精神崩溃、焦虑抑郁,两年多才重新好起来。


之后从黑暗里爬出来的她,在家人朋友的鼓励下,开始向外界抱持更加开放乐观的心态,她也因而活得更开心。她想从沉迷已久的自己的世界走出来,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人和事。她登上了一个交友网站,从上面结识了不按常理出牌的大学教授杰夫。冥冥之中他们产生好感,并约定见面。杰夫是个外界看来很不可理喻的家伙,他去过很多地方,护照上有70个国家的戳印,其中多数都是他一个人出去晃荡的。


杰夫想去环球旅行,邀约一位朋友前往,克拉拉没多想就决定出发了——几乎是跟着一位刚认识的陌生人。而克拉拉的父母,因为女儿好不容易恢复正常,他们也没有多阻拦,就放行了。这一路,这两位男女主人公发生了很多的故事。



02. 这一路她们不带行李,连牙膏也没带


与其他旅行大不相同的是:这一路他们故意不带任何行李,仅仅随身携带了贴身的小包——无非是手机、信用卡、充电器、小相机、内裤这些。为了极简,他们没带换洗的外衣,甚至,没有带牙膏。在通往雅典的船上,很吵闹,没法入睡,于是男女主角开始录视频玩,回忆从美国出发到伊斯坦布尔再到目前的经历。


当男主问女主,此刻觉得身上有啥异常?女主说:除了身上有点土味外,一切都好。并且每天都坚持淋浴换内衣。“有啥是你此刻想要而没有的呢?”男主问。“海豚、耳塞,还有帮连续剧里的猪头找个心理咨询师”女主说。男主纠正:确切地说什么是你此刻真正需要的呢?


女主想了想:一管牙膏。因为一路过来,她们居然没碰上牙膏。原来此刻,女主真正需要的只是一管牙膏,别无他求。而他们出发前收拾行李,只会花几分钟。


女主感叹:这种轻便到几乎一无所有的状态,是人生中少有的体验。而日常的都市人群,住在百平米的公寓,吃穿住用应有尽有,比历代祖先似乎都富有,然而却仍常常感觉匮乏。



03.占用物质恢复到最少,心里反而轻松


这一次难忘的旅行,让他们重新恢复到极简,把需求降到几乎零。而一开始就拿掉了添置东西的可能性,从而只要达到基本需求,多一点点,人都满足得不得了。


看这些的时候,不禁笑出声来。现实中我们都会想要很多,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我们常常突然就买多了东西。冰箱里的食物都发霉了才发现买太多;衣柜里的衣服很多吊牌都没来得及剪掉,自己就因为太胖而穿不下;书橱上的书买了很多,却几乎有一半还没有拆封……这是每个现代人的惯常状态。


这是一个鼓励消费的时代,缺什么就去买,身边广告充塞,手机里各种APP鼓励买买买,一不小心就买了很多原本不太需要的东西。而东西太多,我们的心也仿佛变得臃肿。物欲的节制,其实是把心的能量内收,从而让我们发现心的光。


原来,内心,可以如此轻盈。相信不少人看过日本女作者写的《断舍离》,里面系统地指导了怎么扔东西、怎么整理房间,相信每个人如此去做的时候,都一身轻松。每一次整理,看似是对外物的整理,其实也是对内心的打扫,让自己不去注意太多细枝末节,不去抱着其实没大用的东西不放,从而能够将精力更为聚焦,感受也更为敏锐。



04.旅行中的未知:担忧可能是徒劳的


继续回到主人公的环球旅行,这一路,他们不是没有过困难。书中,俩主人公离开伊斯坦布尔,去到土耳其的另一个城市,路上旅途奔波,要经过将近十几个小时,女主很担心到了住哪里呢? 因为他们此行完全极简,不带任何行李,不住旅馆。每当女主担心,男主总是说:没事的,再看看吧。


没曾想下了火车,迎面一位美眉骑车过来,认出了男主曾经发在沙发客网站上的照片,这位美眉刚好是来接他们去家里投诉睡沙发的。这样他们的住宿搞定啦。这旅途,也真像探险。


女主感叹说:其实旅途真的不是不在A点就是B点,而是在不明不白的途中,眼前对着火车、轮船、汽车,看着车窗外发呆。而这些,也是风景之一。 也的确,想不通啥的时候,对着巨慢的火车车窗,就能想清楚或者放下很多事情。当然,现在的高铁貌似不行,太快啦。


所以,有一群人热衷于去找很慢的绿皮火车,一则怀旧,二则缓解焦虑。去年在杭州时带娃去感受了很慢的轮船,真是坐在上面像摇篮一样,可以睡着。节奏刚刚好。


旅行在路上,很多都是未知,有新奇,有时候也伴随恐惧。我们的恐惧不是恐惧本身,而恰恰是恐惧未知和不确定性。男女主快要到雅典,在海上,她就在脑海中脑补了泰坦尼克海的画面,并且有点担忧。


实际上,这也只是想想。生活很多事也如此,幻想总是幻想,当真就会苦。我们生活中很多期望或者失望甚至痛苦,仔细辨析,好多都是因为提前脑补了很多可能,其实根本就不会发生。也许,偶尔,我们可以试下这样的体验,内心的感受会不会很不同?



05.人和人的认识:缘分很奇妙


她们旅行的一路,一边聊天,聊出了一些特别“诡异”的事情 。女主讲起一个带有魔幻色彩的故事,她和男朋友有次分别约朋友出去玩,回来讲起经历的时候,他们都提及一棵橡树——那次,两人没有商量,但都分别选择了同一个公园,并且爬上了同一棵树。


在当地250个公园中选择同一个,并且都在八千米跑道上疾走的经历,也许会高概率发生,因为那个公园很有名。但是在公园几百棵树上,居然选择了同一棵,并且在几乎前后脚的时间,同时被这棵树吸引,并且爬上了这棵倒塌了的看起来一百多年的橡树,概率就真的是很低很低,只能用巧合来形容。


男女主因此展开对话,认为时间不是单线存在的,应该是超越空间的、流动式的存在。因为总是有很多很多巧合发生,几乎无法解释。相信你我偶尔也有体会,“咦,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地方,也好像在哪里见过?”。作者写道:如果时间不是单线,那么因果有可能就会倒过来反向运作,“那么有些东西为什么会在时空里交会,就有新的解释......”。


样,我们也不能简单去定义某某事物的意义,因为说意义,就感觉好像说什么在推动和作用的感觉。事实上,是一种不可操控的感觉。女主回忆她见到男主,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仿佛启动了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被挑动,很多可能性迸发出来。男主也有同样的感觉。


他俩想说的其实无关风月。有一种说法这叫业力——我们过去的言行,就会推动影响我们现在的言行,这个词这样解释似乎也不是很准确,具体大家可以百度。


所以我们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说法。再进一步,比如有时候你莫名觉得一个人好,一个人眼熟,这是不能够控制的;同样你莫名讨厌一个人,看不顺眼,也几乎是不受控制。在一条滚动的因果河流里,才能说清楚这些事。在流动的因果里,其实执着,就是徒劳的事情。越执着,越苦。


顺其自然和接受,就是更快的解脱方式。同时,在每个当下好好的“播种”,种下希望之因,对遇到的每个人每件事,尽可能善待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但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够认识,而是,痴迷很认真;憎恨也很卖力。这样就很苦。其实,可以慢慢试试不必如此。这虽然很难,我也做不到,但我们都可以共勉,一点点地去尝试。



06. 偶尔停留驻足,思考人生,把别人想美好一些


长途旅行的一路,男女主人公也曾经闹过别扭。有一次,男主和女主闹了小别扭,女主自己出走了。女主在街头闲逛,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更多地注意外界。她看到在伊斯坦布尔的街道,一家家商店老板怔怔地望向远方,就那样发呆,没人着急挪动身体打开报纸或者刷手机。


在这里,惯常看到个人发呆和集体发呆。而在美国,她说:这样的场景只能出现在公交车站、美术馆和街头游民。在一些所谓的落后的地区,我也经常看到这样悠闲的发呆,就着茶,一群人闲聊。


之前我曾经很看不惯这样的“kill time”的做法。但现在,偶尔却很欣赏,因为忙其实是“心+亡”,还是偶尔歇一歇,观照一下周遭,看看身边的环境和人,这样比较地符合常规。


以前记得谁说过:我们一切一切的努力,无非是忙着“赴死”。终点都是一样。书中引述了同样自己也很喜欢的哲学家阿兰.德波顿的话:无论如何,一切事物终将消逝。以永恒的标准来看,激励我们往上爬的事物,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当然,这绝对不是看轻物质,面包是重要的,牛奶也是,但需要一点点的心态上的云淡风轻。生命,绝非吃饱穿暖,或者比别人吃得更好,穿得更靓,住更大的房子。


女主常常思考超越于温饱问题,她想,也许这是受她父母的影响。她的父亲曾经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建筑系的研究生。此前曾看到萨特的独幕剧《禁闭》,了解了萨特的一系列激进的观点:他人即地狱,人生是一连串无止境的苦难和无意义的互动......


他不能接受人生如此的虚无,就一头扎进了教堂。而女主的父亲在洛杉矶认识了女主的母亲。母亲同样也是因为看到萨特的小说,开始关心起哲学、宗教等问题来。



这不能不说是冥冥中的缘分。相似的人会走到一起。女主说这些,是想表明她遗传了父母总追问存在意义的那一面,她也常追问,经常东想西想。女主和男主去土耳其的时候,正是游行云集的时期,爸妈心里担心,但不能说出来。


作者的妈妈很有因果观,她这样自嘲:“生了五个爱流浪的小孩,大概是我18岁就逃开家的报应。”嘿嘿。不过他们的女儿——女主的这些旅行中思考,我觉得挺有意思。


作者也是女主写道:把忧虑说出口,赋予他们声音的重量,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忽略它,继续往前走,才是保险的做法。更进一步,我想说,其实就是不用太理会脑袋里奇奇怪怪的念头,而是不纠结、继续往前走。忽略其实不仅仅是保全,就是顺势往前,就像水会往低处流一样,而已。


如果这样想,人生,可能会简单,很多,很多。我也想起之前采访时曾认识的一位老奶奶,她和子女相处不好,子女就借故把她送到了精神病院。


推而广之,从人文关怀的角度讲,其实,很多很多负面的词或者状态,其实也可能是一种塑造和建构。所以,我们要建构什么,可以从念头开始,把别人想得美好一些,少担忧一些,这样世界也会真的美好一些。


以上也就是我对这本书的点滴分享,满有趣也蛮有内涵的书,看的过程中有些舍不得看完的感觉,就像跟一个朋友对话,谢谢作者~


文字:若水
图片:若水的朋友
作者简介:北大社会学硕士,中科院2020届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考核毕业,11年报社记者编辑经历,心理咨询师成长中。联络微信:jianlishen999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若水心灵小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若水心灵小屋

北大社会学硕士,曾从业11年报社记者编辑,8岁孩子的妈妈。 擅长亲子教育、亲密关系、学业提升、写作疗愈等方向咨询。 将复杂的理论简单化,为普通人所用,传递温暖和善意,我们可以共同切磋。

私信

若水心灵小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