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专栏作家化身服务员,她看到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10-17 0评论 22阅读
文章封面

之前,断续把《我在底层的生活-当专栏作家化身女服务生》看完,细胞生物学博士出身的芭芭拉 .艾伦瑞克,潜入低收入人群数月。


她先后在美国不同城市体验了餐厅服务员、宾馆清洁员、养老看护之家助手、沃尔玛售货员等职位,从而揭示了被大家忽略的所谓底层的真实细节......


长期兼两份工 连轴转地忙碌


为了获得尽可能真实的体验,作者隐藏自己的学历,编造过往工作经历,但找工作并不容易,时薪很低一般就是几美元,为此作者不得不去住拖车房等简易屋。


如果房租太贵,作者偶而不得不求助社会救助部门去申领免费食物。为了收支平衡,作者和其他同事一样,不得不长期兼两份工,以此应付生活所需。



作者曾在打扫旅馆卫生时打扫到崩溃,她们要细致地除去浴缸里的哪怕一根毛发,清洁剂常常使得皮肤皮疹不断。

有时候上门到客户那里打扫,她们严苛到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作者对请人打扫卫生这一做法,因此心生不忍。


作者也曾在餐厅连轴转地忙碌,有时候休息和用餐时间只有15分钟,她匆匆吃完饭,出去晒了晒新鲜的太阳。


她也曾在沃尔玛帮客人拣衣服腰疼得崩溃,很多主妇不停地试衣服、又不停地放下,像极了孩子们在家乱扔玩具的举动......


工资太低 房租太高


作者体验了一圈后,很有触动,既感受了和三教九流打交道的不易,也真的明白了之前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那些人是如何生活的,她获得的观察结论如下:


1、没有任何一个低阶职位是真的不需要技巧的,每份工作也都需要一定的学习及专注;


2、每个具体的工作情境里都是自成一体的小社会,比如特别提防某人;同时必须适应游戏规则,要成为好共事的人,必须迅速而彻底,但却不能因此让别人难做;


3、这些低薪的工作全都很耗费体力,长期下去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4、即便很多人马不停蹄地工作或者兼职,但是仍然无法逃开工资太低、房租太高的事实。


有时候实在受不了的人会辞职,资方却并不惧怕——他们倾向于不停发布招工信息,而不是涨工资,工资长期被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交际圈受限 行动力受限


作者纳闷:看起来生活不容易,那为啥大家没有一些抵触或者抱怨的动静呢?


一个事实的情况是:由于信息鸿沟和占有资源的匮乏,低收入者常常被限制在一个较小范围的交际圈,行动力也很有限。

另一方面,公司方面有足够的软硬措施,使得员工牢牢绑定在公司。


作者试图从自己生物学的背景出发来解释:有充足的证据表明:被迫在自己所生存的社会体系中落入屈从位置(例如老鼠或猴子),会根据该位置而改变脑部化学作用,结果变得跟人类相似地沮丧。


它们的行为焦虑而退缩,脑中的血清素数量也会降低,而且,它们也会不愿意奋斗挣扎,即使是为了自卫也一样。

体验几个月后,作者回到自己所处的阶层,好好休息了一番。


好玩的是,在几个月的工作中作者试图和从前的圈层脱离,完全靠自己的周遭来解决问题,但曾经因为清洁剂带来的皮肤病,不得好转,她最后不得不求助原来的社交圈子,才能解决这个难题。


她不能想象,如果其他人碰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又无处求助,那怎么办?


感同身受 敬畏一切


种种种种,使得她很能对低收入者所处的工作、生活状态感同身受。


作者所写的这些,同样适合于分析我们的周遭,并且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对于我们理解我们的来访者,理解生活中各种碰到的人,也能有所帮助。


回到我们自己,如果能做什么帮助改善就力所能及做点什么;如果暂时不能,态度上也要对一切的人和事保持敬畏。

尊重一切,其实是满难的。


很久之前听过一位研究儿童领域的社会学者的一番话:内心很触动,她说:儿童其实和老人一样,都是弱势群体,她们不占据经济的主流,很少有发声渠道。更需要我们多多呼吁。


类似这本书的发现,都值得深思。


作者简介:若水心灵小屋,北大社会学硕士,中科院2020届心理咨询师基础培训考核毕业,11年报社记者编辑经历,心理咨询师成长中。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若水心灵小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若水心灵小屋

北大社会学硕士,曾从业11年报社记者编辑,8岁孩子的妈妈。 擅长亲子教育、亲密关系、学业提升、写作疗愈等方向咨询。 将复杂的理论简单化,为普通人所用,传递温暖和善意,我们可以共同切磋。

私信

若水心灵小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