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班美女被摸腿90分钟| “没反抗就活该被猥亵?

发布时间:2020-10-15 2评论 2107阅读
文章封面
文:芒来小姐
编辑朴素的树  虫子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北京航班美女被摸腿90分钟,含泪隐忍| “没反抗就活该被猥亵?


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沉默的受害者”。

 

你知道“鬼压身”吗?

 

105日,一趟长沙飞北京的航班上,一名20岁姑娘就经历了一场可怕的“鬼压身”。

 

不同的是,“压倒”她的不是恶鬼,而是一个陌生男人。

 

坐在她身边的35岁男子张某,见姑娘长得挺漂亮,借口“帮你捡耳机”,将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姑娘十分害怕,立刻蜷缩着躲到窗边。

 

张某见她没有剧烈反抗,以为她默认了,得意忘形地继续向她搭讪,还多次用手抚摸她的大腿。

 

姑娘怕到极点,别说反抗,连呼救都做不到。她多次改变坐姿企图躲避触碰,但张某不依不饶,猥亵行为长达90分钟。

 

抵达目的地后,姑娘立刻报警,当天晚上警方就找到了张某。

 

张某对猥亵行为供认不讳,并说:第一次将手放在女子大腿上时,她没有剧烈反抗,就一时鬼迷心窍,产生了非分之想。

 

旅行在外遇到猥亵,已经够倒霉了。

 

更气人的是,评论区居然有人问:公共场合可以让一个男的猥亵90分钟?我实在想不明白她在怕什么。

 

还有人说:这女的太搞笑了,态度那么暧昧人家还以为她同意呢。

 

怕得不敢说话=态度暧昧?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我一直以为,女孩只要没有明确说yes”,所有霸王硬上弓的行为,都要被道德的滤镜审视一番。

 

可是,评论区有太多人把“害怕”和“活该”联系在一起,仿佛女孩是颗有缝的鸡蛋,没有第一时间说“NO”,就活该被苍蝇叮。

 

不拒绝,真的是女孩的问题吗?

 

01.

恐惧使女性委曲求全

 

人在遇到猥亵时,第一反应是什么?逃跑还是反抗?

 

都不是。

 

是惊愕,吓呆,懵掉。

 

一方面,这是人的正常身体反应。

 

洛阳一辆挤满人的公交车上,一名中年男子露出生殖器,紧挨着一位姑娘,用生殖器磨蹭她的衣服。

 

姑娘发现身后异样,扭头一看吓呆了。她第一反应是躲开,但猥亵者没有让步,紧贴着跟过来。姑娘被吓得不敢吭声也不敢乱动。

 

很多女性被侵害时,体力处于弱势,这才无可奈何选择了沉默。

 

所幸,乘客健身教练小马发现后,立刻抓住这个猥亵者并报警。

 

他对记者说:不怪姑娘不做反应,一些女孩在公共场所被猥亵后,都倾向于不吭声。

 

记者又采访了好几个女孩,发现大家的态度惊人的一致:遭遇猥亵都不会太声张,也不会想到求助。

 


为什么?因为太害怕了!

 

年轻的女孩,头一次独自经历这样凶险的场面,很多都会因为缺乏经验而不知所措吧?

 

就算是练家子,打得过男人,也一样会顾虑,自曝被猥亵是否会招来异样的眼光。

 

著名记者易小荷就遇到过同样的事,但她没好意思讲,因为害怕这个社会太多奇怪的论断:

 

  • “一定是你穿得太骚”

  • “肯定是你态度太暧昧”

  • “一个巴掌拍不响”

 


由于这些污名,很多遭受猥亵的女子都选择了保持沉默。

 

资深媒体人章文被曝“性侵”后,威胁恐吓举报者,就是抓住了女性更害怕名誉受损的心理。

 

连颇有名气的人,当场反抗、事后发声都很困难,更何况普通女孩呢?

 

另一方面,是害怕反抗会招来更可怕的报复。

 

2013年,广西村民蒋某潜入妇女黄某家里,想要性侵,遭到黄某剧烈反抗。

 

为了掩盖罪行,他杀死了黄某。

 

蒋某是黄某老公的熟人,他知道黄某老公长期在外打工,家里只有黄某一个女人。准备性侵当晚,他戴着刀具而来,显然是蓄谋已久。

 

在这场犯罪者全程占据优势的犯罪里,黄某没什么选择的余地。

 

02.

面对危险,为什么大脑一片空白?

 

《身体从未忘记》一书写到,人遇到危险时,心理会进入3种状态:


  • 惊呆或崩溃;

  • 战斗或逃跑;

  • 向周围求助。

 

“惊呆或崩溃”,是身体和心理试图保护我们脱离险境,所作出的下意识反应。

 

《使皮球懊恼》一书的主人公,由于害怕自己只要讲出一个愿望,就会缩短一些寿命。因此他憋着不讲话。

 

每当他忍不住抖出愿望,即使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愿望,也会无比害怕,即使客观上不会发生,他还是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这和航班上的姑娘想法有相通之处:“只要我说出来我被摸大腿了,我或许将面临更大的危险”。于是,才有了长达90分钟的猥亵。

 

《自我分析》的作者卡伦霍妮认为,人们遇到生命威胁时,会发自肺腑地感到恐惧。因为他发现自己不再完美无缺,不再坚不可摧,不再是世界的中心,这让他产生一种“全都完蛋了”的不安全感。

 

为了重新获得安全感,在不能掌控外界环境的前提下,当事人只能掌控自己,由此发展出一种强迫倾向:


  • 我只要不讲话就不会死;

  • 我只要不动就不会死;

  • 我只要不吭声就不会死。

 


“不能控制环境,就只能控制自己”,这也解释了很多女性为什么不敢反抗猥亵。

 

另外,受侵害时,有一种最严重的情况:产生“人格分离”。

 

通俗点讲,就像有两个“我”:

 

一个困境中瑟瑟发抖,

 

而另一个,在云端冷眼旁观。

 

比如:被性侵后行为木僵的女人,战场存活归来失去感情的士兵,PTSD(创伤后遗症)患者。

 

女孩被猥亵90分钟,因为害怕不敢吭声,在很多人看来是荒唐的,但谁知道她过去经历过什么?有着怎样的心理创伤?

 

为什么要她成为“受害者有罪论”的一环呢?

 

每个女孩都应该明白:

 

面对猥亵,说“不”是我们的权利。

 

但做不到说“不”,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也值得被宽容对待。

 

03.

如何缓解“大脑一片空白”的恐惧?

 

之前,我们发过一篇《国贸当街性侵未遂,而你仍须知道:女性被强奸时为什么会僵硬失控?》,有读者留言,想知道如何减弱僵硬反应。

 

今天分享一下。

 

第一种练习,是参加一些有韵律的运动。

 

美国一个叫乌特的女人经历了一场车祸。

 

康复之后,她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心理健康》。

 

对她来说,康复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变得不那么警觉,以及如何投入到当下的活动中。

 

跑步、健身、打鼓、跳舞等韵律活动能起到积极作用。

 

每一次身体律动,都像是在告诉她:你活着,而且活得很好,很有活力,你理应拥有更好的人生。

 

经历过身体创伤的人,需要通过感知外界的积极事物,来让自己活在当下,从过去脱离。

 

通过这些韵律训练,即便再次暴露在同样的创伤中,他们也会因为拥有过积极的体验,主动抓取继续积极生活下去的方法。

 

第二种练习,是尝试搭建自己的社会系统。

 

露丝.拉尼厄斯研究小组扫描受害者的大脑时发现:创伤后遗症患者在进行眼神接触时,无法对陌生人产生好奇心。

 

他们不愿参与任何积极的社会活动,不想搭建自己的社会支持系统,这让他们本就饱受苦难的生活,蒙上一层更加暗淡的灰色。

 

他们需要帮助,但无法自己伸出援手。

 

因此,露丝呼吁外界:主动伸出手拉他们一把。

 

就像资深媒体人章文涉嫌性侵的新闻中,许多女孩陆续站出来,讲述自己被猥亵性侵的经历,以此来告诉第一个发文的女孩:你不是一个人。

 

面对一个跌落谷底,爬不上来的女孩,我们能给出的最积极的帮助,不是去谴责她“为什么不爬上来,是不是自己有问题”;

 

而是主动来到她身边,对她说:“嘿,虽然我可能体会不到你的心情,但我很愿意听你说说心里话”。

 


04.

下一次遭遇危险,我们该怎么做?

 

“鬼压身”时的体验是可怕的,但要相信,“鬼”很快会消失,知觉又会回归身体。天亮后,我们仍然有着崭新的未来。

 

即使现在无能为力,但一切都会过去。

 

今年3月,“好莱坞大鳄”韦恩斯坦因为强奸罪,被判刑23年,凭一己之力掀起了全球反性侵的运动。

 

一开始,只是两名没名气的女演员,赌上自己的未来和生命,揭露了韦恩斯坦的恶行,本想给这个恶棍一点教训。

 

没想到,上百名好莱坞女星纷纷响应。

 

那些敢怒不敢言的受害者们,多年来一直隐忍着伤痛,因为两名女性的勇敢,纷纷做出了改变。

 

她们发声,是为了告诉女孩们:我和你一样,我们是一起的,你并不孤单。

 

允许自己脆弱,也允许自己成长。

 

当理智重回大脑,别忘记留证,报警或求助。

 

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参考文献:
1.《身体从未忘记:心理创伤疗愈中的大脑,心智和身体》(美)范德考克
2.《自我分析》卡伦霍妮
3.《心灵的面具:101种防御机制》J.布莱克曼
 
作者简介:芒来小姐,资深男女观察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新书《姑娘,活的大气才够精彩》热卖中。本文来源于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排版:小鲸鱼  Bobby


原作者名: 芒来小姐

转载来源: 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转载原标题: 北京航班美女被摸腿90分钟,含泪隐忍| “没反抗就活该被猥亵?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