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疫情越严重,越有人要买买买

发布时间:2020-10-14 3评论 1813阅读
文章封面
文:译言
来源:译言(ID:yeeyancom)


近日有个新闻,英国男子从2002年开始网购,18年来所有网购包裹一个未拆,最近男子离世,家人拆包裹时被震惊。价值4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3510万元)的6万多件网购物品塞进了一套三居室、一套出租公寓、两个车库和24个有轮垃圾桶里。


这位男子囤积癖的网购行为尚属个例。疫情期间,不少本来没有网购习惯的人也开始线上购物囤货,4月份,加拿大邮政表示,疫情期间网购订单暴增,导致包裹数量已经达到了圣诞节的水平。


那么,疫情期间,为什么很多人网购成瘾呢?


01.

购物能给我短暂的快乐


舞蹈家卢卡是个生意人,以前从不喜欢购物。然而,在疫情爆发后,她开始在网上购物了。买家具、衣服、绿植、美酒。这真的好奇怪呀。她和丈夫刚买了价值2500比索的奶酪,又订购了一套价值2.5万英镑的办公椅,为了在家办公更舒服。


“当我下单后,我会觉得很内疚,我知道很多人都失业了,我好怕自己的钱会花光,但我没法控制自己。因为购物能给我短暂的快乐。”


亚尼娜是一名记者,她也发现了自己的网购变多了。她以前从来没有在网上购物。每六个月就会从来赞达上买东西。你可以叫我老派,但我一直都更喜欢去实体店购物。我没有自制力,我一直认为网上购物会让我的钱包变瘪。”


亚尼娜第一次购买的非食品类产品是一张瑜伽垫。疫情爆发五个月后,她第一次在网上购买的物品是一张笔记本电脑屏幕保护膜和一个拉面碗。她还从网上家具店买了一大堆家具。然后,七月的一个早晨,醒来后觉得应该买个振动棒,两天后包裹就到了。


和卢卡一样,她对自己网购行为感到内疚。“很多人还在挨饿的时候,我正在买一张狗床。


亚尼娜还说:“一个朋友之前说过,有压力就会去购物。也许她是对的,购物是我的生活方式。”


02.

我们只是寻找新的方法安慰自己


心理医生安吉拉·库阿德罗说,购物已经成为人们应对疫情封锁的一种生活习惯。他告诉我们:“在这场大流行中,我们平时的生活习惯受到了冲击,就像同时进行加减法运算。高强度的压力、变化和焦虑强加在我们身上,与此同时,我们却无能为力。”增加的压力叠加有限的解决方案使我们的防御机制更薄弱。我们一无所有,伤痕累累,焦虑不安。只能寻找新的方法来安慰自我。


库阿德罗还说:“多烤面包,少洗澡,整理绿植,少哭,少对伴侣大喊大叫,祈祷,睡觉,发脾气,网上购物,这些都是我们试图自我安慰的常见方式,但是这些方式并不总是有意识的。虽然这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但购买昂贵的掌上吸尘器并不是真的用来清洁沙发,而是用来抚慰心灵。


难怪人们会承认自己买了以前从没想过的东西。比如,企业家切•桑托斯有生以来第一次购买的马克杯。


她说"什么都买”了。一个热锅,一个托盘,然后是咖啡。杯子似乎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她买的东西暴露了在流感大流行期间买了多少东西。广告宣传和销售也会吸引她去买。


公关总监查利斯·比尔切斯说:“你能相信吗?我是去年4月才学会如何在虾皮购物和来赞达上购物的。”


她一直在为她的公寓添置衣服和家具——架子、植物、厨具。“但买的最多的应该是韩国流行音乐或韩剧商品贴纸、衬衫、大手提袋、枕套。”


比尔切斯还买了一本《韩国时尚先生》,封面是朴洙俊,“我甚至不会读韩语,也不会说韩语,所以我买了《全集学韩语》,这个月底就能拿到。”


比尔切斯享受着购物的乐趣。“这真的让我很开心。”


临床心理学家罗纳德·雷西奥说:“购物让我们感到快乐。这是一种简单的满足。它提醒我们,我们有权力选择和拥有。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在大流行之前,人们也会通过购物来发泄情绪获得快感。”但他警告说,把购物当作一种发泄机制,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只给自己暂时的满足和快感。


阿鲁肯是一名客服人员,他说:“我不是那种‘购物就能解决一切’的人,我觉得网上购物只是方便快捷。


阿鲁肯说,他的工作让他没有机会购物。“我每天都要去上班,所以购物总是要提前计划和预算。但现在,由于流感大流行,我就呆在家里,由于网上购物商店和数字钱包的便利,购物更容易了。他们让消费变得如此方便,这是非常可怕的!”


他买了一堆写日记的工艺用品,很多书,因为阅读是基本的,还有无数的玩具,因为喜欢收集和玩玩具!


03.

收包裹成为一天中最开心的事


阿鲁肯最疯狂的网上交易?


“嗯,占卜板算吗?我还没有测试过它,但我想它会在今年万圣节的变焦降神会上派上用场的!”


居住在新加坡的建筑师弗朗西斯•加兰过去只在网上买生活必需品。然而,在流感大流行期间,他买了“吉他设备、相机、煮咖啡机、烘焙机、在家办公设备、鞋子”。


他说:“我买这个披萨锅是因为我试过一次烤披萨面团。他还一直在和其他人交换音乐设备。


格尔兰说,购物并没有让他感到内疚。“我内心很平静,我有这样的座右铭:把它加入购物车,花一天的时间,看看你是否还喜欢它,然后再结账。”


“我相信很多人会说,这是因为我们想填补空白,是一种自爱的表现。”比尔切斯说,“这两点我都同意。虽然,我觉得在这次大流行中,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冒险了。但冲动购物给了我一种兴奋感,天天待在单间公寓,收到包裹成为我一天中最开心的事。


但是,报复性网购危险边缘是什么呢?


库阿德罗说:“如果这些行为带有强迫性、冲动性,相当固执、忽略其他乐趣,或不顾风险或后果(如社交、学习和职业障碍)去追求,我们认为这些网购行为是‘不健康的’。


但是,她说,“人类生活中不幸或幸运的是,这些行为不是黑白分明的情况。即使在那些仍然被认为是健康的生活起伏中,我们也会经历鲁莽、过度放纵、屈服于欲望和功能障碍的时刻。虽然这些有时会带来内疚、失望或令人困惑的快乐,但这些不会自动让我们变得混乱。”


04.

疯狂购物会上瘾吗?


大量购物和购物成瘾之间也有区别


据库阿德罗介绍,“虽然购物成瘾或强迫性购物尚未被视为一种疾病,但其影响值得注意。这些临床特征通常和所有成瘾或物质使用障碍相似。成瘾指的是反复、不断地使用某种物质或过度的行为模式,其特征是强烈的欲望、渴望、具有强迫性、控制力受损、不顾负面后果而持续的行为,以及剥夺后的戒断症状或痛苦体验。行为成瘾和非法物质一样激活大脑的奖励系统。


雷西奥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有时会在购物后感到内疚。“我们在购物后会感到内疚,因为我们的消费效应和满足感的逐渐消失。这很正常,也在意料之中。”


然后你要做的就是自言自语。雷西奥说,“令人惊讶的是,只有少数人会这样做。把你的欲望和需要分开。我们必须学会在购买时有远见,你真的会用它吗?还是只是一时兴起?你可以用煎锅煎牛排,也可以用煎锅煎披萨。所以说,你的锅怎么样?并不重要。”


丹尼斯·J·马拉博是自由撰稿人、企业家和马尼拉顾问公司的管理合伙人,在疫情期间一直在烹饪和销售阿斗波薄片,她已经为自己的生意购买了很多容器。但这还不是全部。“我有时会买美容产品,买了一套V8声卡,带有电容麦克风和免费连接线的那套。还买了一个Wi-Fi中继器、一个滚筒和一个放原声吉他的双架。”


但是马拉博会控制着自己的开支,“每当我有冲动要在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上按下‘购买’键时,我就会想到我还有多少钱,以及现在挣钱有多困难。然后我就不去做。


05.

你的问题并不会因为购物而消失


库阿德罗认为,自我意识对于确保你的消费行为保持健康非常重要。“认清自己——你的倾向性、弱点以及你感受到不适的行为。发泄行为因人而异,这取决于每个人的个性、文化和教育背景、过去的经历和生活环境。”


雷西奥说:“面对你的问题。有一双新鞋的感觉很好,但你的问题不会因为刷了信用卡就神奇地消失。最后,在我们思想的战场上我们需要面对的最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对于那些激怒我们或惹恼我们的事情,我们应该深入检查自己的动机、想法和信念,这才是我们的最大利益。”


雷西奥还说,人们需要关注自我定位和重新定位。我们忘记了我们拥有什么,忘记了我们的账单、会费、储蓄。但总是要有一个分类帐,或者至少要知道用有限的预算。实行明智的财政分配。”


有些人还把购物看作是帮助他人的一种方式。“我们支持了小企业,维持了无数人的工作。”阿鲁肯说。亚尼娜说:“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购物让我变得自私和冷漠了。但当我购物时,我总是努力支持小企业,以及那些把钱捐给慈善机构的企业。然后你会惊讶地发现有这么多。”


作者介绍:转发自微信公众号: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责任编辑:小鲸鱼 烊箜

原作者名: 译言

转载来源: 译言(ID:yeeyancom)

转载原标题: 为什么疫情越严重,越有人要买买买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科普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科普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