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钢琴师》:从抛帽子到合理化期待

发布时间:2020-10-14 1评论 1820阅读
文章封面

《海上钢琴师》剧照


这部电影中,钢琴师1900有两次选择上岸的机会,他放弃了。第一次上岸的过程中,有一个将近一分钟的场景,尽管只有短短的一分钟,却因谜底等待揭开显得漫长。

 

1900走到扶梯中间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后摘下帽子,在众目睽睽中把帽子抛向天空,帽子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曲线随后掉入水里,他略带着释然的笑意,转过身走回船舱。

 

 

自卑的帽子

 

当面对两种选择举棋不定时,抛硬币获得选择的结果,我们都已经司空见惯,这次把硬币换成了帽子,其内心的动机是一样的。

 

在优势概率各占一半的情况下,1900靠一顶帽子选择未来去向,帽子落在水中选择留在海上,帽子落在岸上就选择上岸。把决定交给天意,源于内心不确定自身能力是否可以应付客观中的种种意外,也不知道能否达到想象中的目标,这在心理学上是认知失调的表现。

 

1900而言,他对城市仅存的一点印象来源于道听途说,但当真的城市出现在眼前,一望无垠的恐惧和危险让他感到不安和犹豫。


 《海上钢琴师》剧照

不上岸,意味着埋没才华,放弃追逐财富,甘心承受孤独,选择在船上平淡过一生是退缩,懦弱的表现;上岸,则可能面临无法在陌生环境中适应的情况,疲于应对日常中各种各样从未遇到的意外,迷茫和失落接踵而来,状况很可能比在船上糟糕得多。

 

不管动机何其纯粹,当时1900内心存在的自卑和怯弱是真实的,从出生到决定上岸的那一刻,他都生活在海上,遇到的人都是船上的过客,比如小号演奏家,特地乘船看海,经历不同人生风景的农夫和女孩。促使他上岸的是偶尔和农夫的一番谈话,然后在农夫女儿的助推下终于敲定决定上岸的想法。

 

他站在楼梯中间,看着眼前偌大的城市和天空的飞鸟,忽然发现脑海中简单的想象和期许并不足以成为他上岸的理由。

 

于是他将帽子抛出去来决定结果。

 

■合理化期待

 

现实中,如果我们也曾遇到让我们不断反复纠结的事情,比如高中选择分科,高考选择专业,毕业选择就业等等,难免会有一番考虑,迫切想知道选择后的情形和结果是怎样的。


  《海上钢琴师》剧照

成功让人渴望,获得成功的确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获得名望财富,获得他人尊重的感觉带来强烈的舒适感;然而另一方面,在通往成功的过程中,自己的能力和现实条件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对能力而言,不是技巧性质的能力,而是面对人生复杂图景能做到从容不迫。

 

当面临的所有选择均是势均力敌,我们能做的就是选择相信生活中的大部分选择都是利弊共存,结果不是从一开始就被设定的,通常在于选择之后我们如何付出努力来让当初的选择变成对的还是错的,我们完全可以决定结果的好坏,而不是既定的结果等待被证明。

 

1900选择不上岸不到最后一刻都难以说清楚是对的还是错的,纯粹的心灵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同时,他对岸上未来感知到的是一团混沌,此种混沌源于自我怀疑,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应对意外和变化,进而通过选择退缩来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最后他对自己第一次放弃上岸的缘由也终于有了确切的解释,不再如往日稚嫩迷糊的他在经历人生风帆后,获得了清晰的了悟,当时为何突然做了另外的选择他有了极具说服力的解答,从而打消了小号手劝说上岸的念头。第二次选择可看作是合理期待的结果。

 

这终究是电影,客观世界中,苛刻要求自己必须将事情走向掌握在手上,如同画地为牢,在能力允许却固守一亩三分地,是怯弱自卑的表现。如此,我们该如何平衡我们的追求,如何在有所追求和有所放弃之间找到合理的期待呢?

 

合理化的期待避免成为惊弓之鸟

 

几乎每个人对自己和生活所处的世界有着一致的期许,小时候被教育诚实友善才是好孩子,长大后却发现阿谀奉承会带来更多好处,猛然发现我们小时候理解的世界慢慢消失了,客观中正在发生的事情正在冲击着我们在人生之初苦苦建立的价值体系,这个过程中,我们当然无法通过逃避磨合来躲避环境和期许的不协调。

 

这时,到底放弃和这个世界完全隔离?还是通过毁灭自己来让冲突消失?还是选择坚守初心,继续面对,寻找自我和世界的平衡?


 图片来源:央视访谈节目

选择当然是第三种,和所处的周围继续磨合,在问题中看到人性的本真但不否定其存在,在一次又一次地和世界碰撞中,在进行各种各样的选择时,允许期待落空、失落情绪的发生,这是每个人难逃的宿命。在各种经历中体验到成长的苦累和领悟,始终相信如释重负的结果就在不远的尽头等着自己。

 

我们害怕压力,又无法摆脱它,这其中有一个真相可以让我们受到启发,只有在跨越那些突然而至的压力,才能检视出自身内在的症结,抛弃绝对化想象的桃花源,了解客观中丑恶存在无法磨灭,以此看到世界的本真面目。

 

合理化期待可以避免极端行为

 

从抛帽子选择到对选择的笃定解读,可以看到1900完整的领悟过程,开始的模糊认知源于他人对功成名就的描述,那些道听途说的零碎描述让他既憧憬又惊惧。有时,如果选择的两种或多种结果性质类似,遵从内心本能选择也是化解之道。

 

关于合理化期待,让我想到发生在今天的一个新闻。

 

热搜上有一个让人心痛的新闻,一个研三的学生被贸易战,疫情和就业形势等客观因素团团围住,加之导师要求严苛,毕业变得困难重重,这给他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压力。


                                                                                            图片新闻来源于新浪微博

 

做实验过程中,他难以摆脱对毕业结果的负面想象,他觉得这是一个蒙羞的事实,绝望中,最终选择结束生命。

 

这个已然消逝冲上热搜的生命,在今天变成了一个被我们观望的对象,在他的叙述中,知道他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被不如意夜以继日地锤击着内心,在忧虑和期待中精疲力尽。

 

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回去告诉他,他要怎样做,也再也没有人能告诉他,他其实可以暂时放下那些让他焦头烂额到绝望的实验结果。

 

一个人从世界消失,终究会让所有善意的告知显得徒劳苍白。尽管,我们没有经历过他的至暗,从他的经历仍可以得到一些重要的启示:若要接受世界的不美好,又始终保持着自己原始的初心,在和世界丑恶走向磨合的过程中不自怨自艾,做到清醒地表态和选择,最终还是需要倾诉来获得。我们越来越清楚看到人类自己的局限性无法左右事情的发展,才会自发选择那些让我们活得更好的方式来使用,只有鼓励自己在每一个艰难的经历和选择中,不放弃和世界碰撞的机会,从碰撞中获得一点点幡然醒悟的思考,从思考中寻找自我和世界产生连接的平衡。



作者其他精选文章

◆作者:文玟
◆微信公众号:剧记手(ID:wen6696059)。






0

回复

作者头像

文玟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文玟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