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停不下来了”,越整越想整的她们,藏着怎样的自卑

发布时间:2020-10-14 3评论 2273阅读
文章封面

在一期《和陌生人说话》的节目中,一个从14岁就开始整容,至今整容20次以上的整容红人吴晓辰坦然承认,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


尽管周围的人觉得够美,但我总能找到不完美的地方;


去年流行尖脸,今年流行轮廓要平淡一些,需要调整;


就算父母说要断绝关系,也要整容.....


01

整容不是因为“丑”,而是始终觉得自己不够“美”


根据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医美疗程消费量达到2500万,其中女性仍是主力军,占比达87%。


娱乐圈的小仙女郑爽,因为《一起来看流星雨》这部剧的播出而走红,剧中的她颜值在线,气质灵动,成为无数宅男心目中的“女神”。可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美女,在和张翰谈恋爱后,还因为不自信跑去整容。


与传统中“丑”才需要去整容的印象不同的是,大多数去整容的女性其实并不丑,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周围人眼中的“美女”。


可见整容风潮的催生,并不仅仅是因为社会经济发展,人们变美的欲望越来越强的,还有更重要的是现代社会对“美的定义”带给女性的自卑。


大部分人一开始只是想整一点,但是有很多人最后却一发不可收拾,直至成瘾。


02

“颜值即正义”的红利及恶果


“我的鼻子是假的,我的双眼皮是割的,但我的美丽是真的。”


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里,尽管人们对“网红脸“褒贬不一,但是高颜值带来的红利却是真实可见的。


我们看到杨超越虽然跳舞划水,但一点都不妨碍粉丝投票送她出道;


一张侧颜照,就让1990年出生的湖南大学副教授陈少威莫名走红于网络;


无数好看的小姐姐只要对着镜头一笑,就能瞬间吸粉无数……


在心理学上,这叫“晕轮效应”。


当帅哥美女因为高颜值给别人带来非常好的印象后,人们也会顺带认为他们的其他方面也很不错。


另外还有研究证明,在应聘相同的职位时,颜值更高的人会被认为更能胜任;甚至同一篇文章,作者长得好看,评价也会更高。


有一个因为初恋劈腿了的女生,她下定决心去整容,也因此“意外”发现了美的魔力 —— 喜欢的男神很容易互相看上眼、面试通过率大大提升、只要撒个娇同事就会帮忙......如果不是整容,她根本不知道美女们都如此便利地生活着。但由此她也更确信,颜值是一切。


因此,当生活工作中遭遇挫折的时候,她就把这一切都归因到自己不够好看上。“只要变好看,一切就能解决”的信念使得她一次又一次地走上整容的手术台。


整容变美之后带来的便利给整容的人带来了正面的感受和利益,那么当一个行为能带来好处时,这个行为就会更容易发生,可以说“强化”是整容成瘾的一大原因。


但是,一个人何以只能靠“颜值”行走于这个世界呢?这背后是无法发展出其他自我价值所带来的深深自卑。


03

“只有颜值,只看颜值”带来的恐慌与自卑


什么是自卑呢?


来自美国的自卑研究专家布琳·布朗在其著作《超越自卑》中是这样定义的:自卑是一种极度痛苦的感觉,或是因我们认为自己是有缺陷的,从而不值得被他人接受和容纳的想法。


“我停不下来了”,越整越想整的她们,藏着怎样的自卑


她在采访女性的自卑经历时发现,她们的回答总是关于“别人怎么看我”或者“别人怎么想我”。当我们从他人眼中看自己时,自卑就会产生。


而影响最大的“他人的眼”,一方面是原生家庭的潜移默化,另一方面是社会文化大环境的期望。


电视剧《骨语》中有一集令人印象深刻,辛灵本身就是一名气质身材都绝佳的美女,但是她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整形,由于手术次数过多,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就进行下一个整形手术,多重原因造成并发症。


而她去整容的原因是为了赢得妈妈的开心。因为辛灵的妈妈年轻时梦想成为一名模特没有实现,就一直给女儿灌输身材和脸蛋很重要的观念,试图让女儿成为一名完美的模特来弥补自己的遗憾。


所以,尽管在外人看来已经十分美丽的辛灵,内心还是十分自卑,觉得自己不够好,才想通过不停地整容让自己变得完美。


类似辛灵这样因为受到原生家庭各种观念影响而产生自卑的女孩子绝不在少数。


直播红人“梦达”小时候有次过年想吃樱桃,大人让她和漂亮的姐姐比赛写100个数字,谁先写完就给谁吃。


结果当她安静写完后,发现姐姐只写了几行就去吃樱桃了,对此大人们说道,姐姐长得乖,你想吃下次还有。这只是她幼年因为不好看而被冷遇的一个缩影,这些阴影一个个堆积,让她走向了整容。


除了原生家庭,社会文化大环境的期望也是自卑的一个重要来源。


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


电视媒体杂志广告中传达的美女形象永远都是那些“纤瘦”、“挺拔”的,而遍地开花的整形医院广告中则更是赤裸裸地传达着“丑是一种原罪”等信号。


很多女性在外表方面的缺点在媒体的影响下被无限放大,在与“完美”对比之下,很容易就产生自卑。


04

如何摆脱不健康自卑,确立自我价值


布琳·布朗在《超越自卑》中提到,如何走出这种自卑,建立比较健康的“审美意识和追求”,关键在于“练习大局意识”。


什么是大局意识呢?


就是知道某种现象存在的原因,它是如何运作的,我们是如何受它影响的,以及哪些人会从中获益。


“我停不下来了”,越整越想整的她们,藏着怎样的自卑


譬如“颜值即正义”这个观念,促进了人们对美的追求。而当人们开始追求美的时候,哪些行业从中获利了呢?


来自艾媒报告的数据显示,围绕女性群体展开的“她经济”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达4.8万亿元。包括美容美发、节食、护肤化妆、医美等行业。


来自MobTech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医美市场的规模还只有870亿元。而两年之后的2017年,这个数字已经翻了一倍,达到了1760亿元。2019年,医美市场再次大涨,规模达到了2560亿元。


南方医科大学整形外科博士黄子龙曾透露:“像一个医院的院长月薪30万-40万很正常,中等的整容主刀医生月收入也大概在5万-10万之间,当然工作强度也相当大。”


简单地说,如果我们认为自己并没有太胖、太丑、太老,那么他们的产品就会没有销路。


因此,也可以说,是无数女性的自卑蓬勃了这些行业,而反过来一些被刻意传达的理念也在无形中加剧着自卑。


练习大局意识有三个要点,分别是:背景化、正常化以及解除神秘感。


背景化就是去了解宏观局面,作者用了一个变焦镜头的比喻,当我们的镜头聚焦在自身的时候,我们会看到自己身上的缺陷,感到自卑和痛苦。


但是当我们放大镜头的时候,我们就能看到更大的社会背景是如何对我们自身产生影响的,就如上面关于“颜值即正义”的分析。


在一个女生团体中,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肤白貌美,只有一个女生肤色较黑,那大概率这个女生会感到自卑,会想尽办法让自己变白。


但是当她到一个更大的群体中,发现很多女生皮肤都是较黑的,可能就不会感到自卑了。


也就是说只有我们认为自己是一个人或者少数人的时候,自卑才会起作用。当我们用更大的视角去看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不是唯一的,有很多人与我们一样,这是正常的。


最后的解除神秘感,就是将自己知道的与他人进行分享。


比如我们因为自己的某个特点感到自卑的时候,我们会倾向于把它包裹起来,不让外人知道。


但是这样的话,我们也无从知道他人是不是也是这样,这是不是很正常的。


现在社交媒体的流行,各种网上树洞,都让我们有了很好的倾诉场所。通过这些分享,我们就会让越来越多的人不被所谓的“神秘”所困扰。


“我停不下来了”,越整越想整的她们,藏着怎样的自卑


也许我们的家庭和所处的社会环境都给我们灌输了太多关于美的定义,并催生了我们的诸多自卑。但是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需要多种价值来源,而不单单是外形身材。整容是变美的一种方式,但它却不是唯一的依靠。


正如《奇葩说》的肖骁所说,当你需要用玻尿酸看去填充你的自信的时候,你比以往更自卑。


别让好看的皮囊挟持着一颗不自信的心!





文:萧潇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萧潇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萧潇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