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不受欢迎,成年后患病的风险更高

发布时间:2020-10-09 28评论 4753阅读
文章封面
文:北师大自我研究组 
来源:SelfMindnSocialBrain(ID:SELF_BNU
原文标题:BMJ Open | 少年时不受欢迎,成年后患病的风险更高

 

还记得国产青春电影黑马《少年的你》吗?


在剧中,陈念是一个沉默瘦小,出身卑微,除了成绩好外一无是处的普通女生。她在班级里低调到近乎透明,却惨遭欺凌。熟悉么?这弱肉强食的校园食物链。


在《少年的你》中,总有一个角色,对应着那个少年的你。

 

对少年来说,被欺凌、被孤立、被无视,甚至仅仅只是受到一次小小的委屈,都等于将他们推入阴沟。

 


而根据最新发表在世界最大的临床综合医学期刊之一BMJ Open”上的研究结果,个体在儿童晚期(13岁左右)在同龄人中的地位可能与成年后发生循环系统疾病(影响心脏和血管正常功能的状况)的风险增加有关。作者是来自斯德哥尔摩大学公共卫生科学系的Alexander MiethingYlva Brännström Almquist

 

无数的研究表明,儿童期的生活状况会对个体成年后的生活产生重要影响,例如,已证明儿童时期不利的社会经济状况可以预测心理健康状况不佳,还会出现新陈代谢问题,心血管疾病和更高的死亡风险。然而,相对较少的研究探讨了与儿童时期特定类型的社会结构有关的经验如何与以后的健康状况相关。因此,该研究的目的就是探讨儿童自身社会地位(在同伴中的)是否会影响其成年后的心脑血管疾病。

 

同龄人导向在青春期早期显着增加。为了寻求更大的自主权,孩子与父母保持距离,同时加强与同龄人的互动。因此,同龄人和与学校相关的因素的作用变得越来越重要。


有研究者假设同伴倾向性增强对健康的社会经济不平等具有缓冲作用。结合“均衡过程”(processes of equalisation, West & Sweeting, 2004)假说,社会经济地位对健康的影响在儿童和青少年过渡期间趋于减弱,而与同龄人互动和青年文化有关的经验变得更加突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同龄人互动和学校环境对儿童的背景特征施加同质化作用,并取代儿童的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的影响。同伴环境和儿童在同伴群体中的地位,而不是社会经济状况,成为健康和采用健康行为的重要决定因素。几项研究表明,与健康有关的行为(例如吸烟)的发起很大程度上是由同伴驱动的,而不是由社会经济状况决定的。

 

与同龄人的互动增长了父母无法提供的经验,并促进了身份形成和性格成熟。此外,这些互动有可能增加儿童的自我价值,在以后的生活中建立关系的能力和适应性适应能力。通常,他们通常都知道与同龄人地位较高相关的优势。此外,他们在接近青春期时对知名度和声誉的关注也大大增加。这些基于情感的维度在社会测验同龄人地位的形成中起着重要作用,边缘化和同伴排斥(由低等同伴地位引起的条件)剥夺了儿童获得的经验对于他们随后的情感和认知发展很重要。很明显,边缘化和社会孤立的儿童遭受的伤害最大,因为他们极易受到欺凌和其他形式的破坏性同伴互动的影响。因为青春期伴随着发展需求的增长和对同伴关系的强烈渴望,同伴排斥和边缘化可能对青少年期的幸福感和健康产生普遍影响,并在以后影响儿童与社会关系的能力。正如累积不利理论(theory of  cumulative  disadvantages, Dannefer, 2003)所主张的一样,童年时期的不利条件和消极经历往往会在整个人生过程中不断累积,并加重对成年后健康状况的破坏性。

 

在成年人中,加强社会融合与较低的高血压,心血管疾病,肥胖症和死亡率的风险有关,表明社会心理机制正在发挥作用。可以合理地假设类似的过程将儿童的同伴身份与以后的循环系统疾病联系起来。同伴组中较高的身份地位使儿童能够从社会交往中获得更大的情感,认知和社会支持,并促进获得有形和无形资源的机会。


根据社会支持的假说,支持性社会纽带对健康产生间接保护作用,因为它们可以增强个人的应对能力并缓解其对急性或慢性应激的神经内分泌或行为反应。同伴的高地位也可能直接增强健康个体的自我保健,成就和健康行为,这些因素可能会中介成年期与心脑血管疾病的联系。然而,混淆性因素仍可能导致同伴关系与心脑血管疾病之间的虚假关联。可能的混淆变量是攻击性或有争议的行为,以及与同伴排斥和成人健康状况不佳相关的较低的认知能力。同样,与家庭有关的情况,例如兄弟姐妹的数量和出生顺序/兄弟姐妹的位置,可能会影响孩子在同伴群体中的地位,也可能对健康产生长期影响。

 


研究者分析了斯德哥尔摩出生队列多代研究(Stockholm Birth CohortMultigenerational Study, SBC Multigen)中的数据,该研究包括1953年出生,1963年居住在斯德哥尔摩大都市区的每个人(n = 14,608)。使用住院病人登记簿中的数据,对54岁的男性和5990位女性的健康状况进行了追踪,他们在13岁时就处于同龄人的状态,直到60岁。为了衡量同龄人的身份,还询问了13岁的孩子,他们希望与谁一起工作。进而创建了四个类别:零提名(边缘化);1(低地位);23(中等地位);和4个或更多(高地位)。

 

还获得了有关家庭因素的信息,例如兄弟姐妹的数量和位置,父母的教育和心理健康,社会经济状况以及学校因素,例如智力,学习成绩和任何犯罪行为。与13岁的女孩(28.5; 1710)相比,在13岁时享有同伴群体地位的男孩略多(33; 1788)。还有更多的女孩被边缘化:16%(940)对12%(652)。男性中的循环系统疾病比女性更普遍:18.5%(999)对11%(669)。

 

结果发现,在13岁时,同伴群体的边缘化与成年后患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显著相关。与非常受欢迎(同龄人群体地位较高)的男孩和女孩相比,在考虑了可能影响家庭和学校因素以及成人心理健康的情况下,那些在13岁时被边缘化的人仍然具有更高的患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与同龄人相比,处于中高同伴群体地位的女孩在以后的生活中仍然有更大的患病风险。这是一项观察性研究,因此无法确定原因。在同一个时间点评估了儿童同龄人组的状态,关于从儿童期到成年生活的健康状况和健康行为的信息很少,这可能使发现不正确。

 

但是,研究人员写道:“同伴关系对于儿童的情感和社会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并且可能对他们的健康产生相当长远的影响。神经科学方面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社会关系会调节神经内分泌反应,进而影响循环系统,增加中风和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参考文献
Alexander Miething, Ylva BrännströmAlmquist. Childhood peer status and circulatory disease in adulthood: a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in Stockholm, Sweden. BMJ Open, 2020; 10 (9): e036095DOI: 10.1136/bmjopen-2019-036095  
 
BMJ. (2020, September 15). Late childhoodpeer group status linked to heightened adult circulatory disease risk:Unpopular pre-teens at significantly higher risk of heart and blood vesselconditions. ScienceDaily. Retrieved September 28, 2020 from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0/09/200915194255.htm

作者简介:北师大自我研究组。出自北京师范大学“自我研究组”公众号:SelfMindnSocialBrain(ID:SELF_BNU),关注人格,社会与神经视角下的“心灵与自我”研究。

排版:小鲸鱼 Bobby

原作者名: 北师大自我研究组

转载来源: SelfMindnSocialBrain(ID:SELF_BNU)

转载原标题: BMJ Open | 少年时不受欢迎,成年后患病的风险更高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成长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成长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