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绪怎么了-2

发布时间:2020-10-09 7评论 2266阅读
文章封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是坎坷,还是坦途,由自己选择。—来自网络



案例:

(接上回)


“那,你的情绪怎么来的呢?”


“他应该尊重我啊?如果他尊重我,我就不会生气了,肯定是他把我气到了的呀!”阿鹏理直气壮地回答,好像他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


“那么,他不尊重你,你就一定要生气吗?”


经过访谈,我发现在阿鹏心里面,有一个开关,这个开关控制着阿鹏的情绪。


下属不尊重阿鹏→表现在行为和语言方面→阿鹏感觉到不被尊重→开始生气→压抑情绪→体验到负面情绪→失眠


阿鹏的情绪并非自我产生,而是由外界刺激引起。在上次咨询中,我也指出阿鹏情绪方面需要管理,用认知的方式去做管理,比其他方式可能更快一些。


当然,上次我和阿鹏第一次接触,需要建立咨询关系,第一次咨询让阿鹏做一些放松训练,能够让他掌握放松的技术缓解紧张情绪,第一次的咨询效果也达到了,按照计划,需要在做几次咨询,可是阿鹏以为放松训练就好了,不需要再进行心理咨询。


这有点类似“治标”和“治本”的关系。放松训练是治标,而改善认知是治本。心理咨询师可以把咨询计划告诉来访者,但是不能强求来访者按照计划执行。

 

阿鹏回答说:“那也不一定吧?老师你说的话好像有点极端化哦!为什么会用‘一定’这个词呢?难道我的情绪不受自己控制吗?”


第三方视角(Third party perspective)的方式思考,的确可以让来访者更理性地分析心理发生过程。


比如刚才,我故意强化了非理性情绪发生,用了“一定”这个词,把原因和结果进行绝对化的联系。阿鹏很敏锐地看到了不合理联系,提出质疑,这种质疑对于来访者是有益处的。


当然,使用这种技术,也有一定的风险,有可能破坏咨询关系。因为在心理咨询过程中的核心步骤是非理性信念的觉察与辩论,往往会使用面质、夸张反诘等具有较高挑战性的技术。


这些技术的使用对咨询关系中信任和接纳的品质提出更高要求,否则咨询者可能因为感觉到被咨询师教导、指教,产生逆反心理,或防卫心理,不断自我维护,自我辩解,出现咨询双方的对抗局面,对咨询效果产生严重的消极影响。


阿鹏已经明显产生了对抗心理,认为我说得不对。

 

“那请你说一说,为什么不对呢?”我说这句话的目的,在于让阿鹏正面不合理信念。理性情绪疗法的特点是这样,直截了当、不转弯抹角,以问题为中心(高冬东,李晓玉.2005)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可以预想阿鹏开始以第三者视角,去反驳不合理。心理咨询师有必要引导来访者对不合理信念进行批判,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我们认为这个批判过程,也是来访者转变不合理信念的过程。

 

“当然不对了,别人不尊重我,我为什么要生气啊?那我问问你了,老师,我不尊重你,你会生气吗?”阿鹏好像已经打破了自己的不合理信念,开始迁移使用到其他情境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呢?我没有过错啊!生气的本质是什么?是愤怒,一种战斗状态。别人不尊重我,难道我要和对方打一架吗?不合适吧?!”


“就是啊!你都不会生气,为什么我要生气呢?!很不合理嘛!”阿鹏斩钉截铁地回答。


我微笑着说:“那么下属不尊重你,你的情绪怎么了?”


“欸!不对喔,老师!”阿鹏惊讶地睁大眼睛。


“怎么不对了?”


“我和你的关系是平等关系,下属和我是不平等的。他必须服从我!”


“必须吗?”


“是的,必须!”


看来,阿鹏的不合理信念一套一套的。


“为什么下属必须服从上司呢?”


“这还用说,如果不服从,那么工作进度不能按期进行,工作质量会打折扣,然后我会背责任,有可能会下岗、失业,然后各种悲剧就会发生了,比如房贷还不上、没钱加油、没钱旅游等等。”


“难道下属不服从、不尊重你,后面一切都会变差吗?这个下属对你的工作、人生这么重要吗?”我采用了面质的技术引发阿鹏思考。我觉得他有能力领悟自动化思维的不合理性。


心理咨询的疗效必须建立在咨询者对症状及问题的认识和理解基础之上,必须让咨询者领悟其自动化思维的不合理之处,这些观念一直被他们作为“想当然”正确的命题使用。

 

“让我想一想!”阿鹏陷入沉思。


“好像也没有那么严重的后果。”阿鹏沉默了很久后,说了一句,听得出,他仍然不是认同自己的观点。


“嗯,好像吗?”我不依不挠地坚持着。


“的确是没有那么严重的后果,他并不会影响什么!除了让我生气以外。”阿鹏笑着说,不过,笑容里面有点勉强。


“嗯,听得出,你还有点怀疑。”我继续推进,防止阿鹏刚刚构建起来的信念又退缩回去。


“并不影响什么,真的,他又能怎么样呢?!工作还是要做的,如果做不好,我可以给他评价不合格或者申请调整岗位。”


“那么你还在意他不尊重你吗?”


“可能还会吧,说实话,我还是在意的。只是,我觉得,他不尊重我,就让他不尊重好了,也许他就是不会尊重别人,他为人就是这样。可能是父母没有教育好呗!我又不是他父母,不需要教他做人。”


心理学的解释:


听得出来,阿鹏仍然在意“尊重”的感受。也许,他的成长过程中,有什么经历影响了他的信念。


不合理观念和想法都来自个体心里深层次的功能失调假设,来自早年个体形成的认知模式,这些模式不能说完全是错误或者负面的,我们认为是一种支持个体发展的巨大力量,个体在处理信息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比如,有些人自小努力读书,认为不读书就不是好孩子,形成了不合理的信念。长大后努力工作,认为不努力工作就不是好职员。把特质(好孩子)和行为(努力读书)进行了必然化联系。


这种认知模式一旦形成,个人的不合理信念也产生了,他们有可能陷入“想当然”的语境中:比如,“我对你好,你就必须对我好。”“我那么努力工作了,领导就必须给我加工资。”“我都工作这么多年了,公司必须给我升职。”


我们心理咨询的时候,往往会遇到这样的来访者,保持着“想当然”的语境,深陷语境无法自拔,他们非常痛苦。

 

不合理信念的破立过程是艰难的,不能着急,咨询师要保持耐心。因为,来访者保持着这样的假设已经很多年了,他们不仅从中汲取着营养,也从中获得动力。


有一些咨询师从自我视角去批判来访者信念的不合理性,试图扭转和改变来访者的不合理,咨询师往往会遇到极大的阻抗。


为什么呢?


我曾经督导过一个案例,咨询师看到了来访者的“绝对化要求”,想告诉来访者:“你这样想是不对的,要改。”来访者非常抵触,不愿意和咨询师再继续谈话了。


原因在于,来访者长期的生活过程中,已经建立起来独有的信念,比如“努力才能有好生活”、“只有靠自己,别人都不可靠”,这些是支持来访者面对生活的架构、构建,支持来访者去应对各种压力的心理结构,年龄越大,这种结构越牢固,坚不可摧


当来访者到了咨询师面前,咨询师说:“你是错的,这个心理结构是错的,我们要推倒这个结构,重新建立新的结构。”


来访者会怎么样?心里面肯定接受不了。


咨询的重点不是完全改变来访者的心理结构,而是为来访者让理解其痛苦感受来源于自己的信念,而是与咨询者商讨这个信念是否存在不合理之处,并由来访者自己决定是否要加以改变,还是要继续持有该信念、承受连带的痛苦。


咨询师在采用理性情绪疗法的过程中,虽不如人本主义疗法那样强调咨访关系的重要作用,它同样也赞成将尊重、信任、支持的咨访关系作为支持、鼓励当事人自我探索和改变的辅助条件(江光荣,2005)。


很多初级的心理咨询师以为认知疗法就是让来访者看到不合理信念,转变不合理信念。其实,要不要转变,完全在来访者个人,而不在咨询师。

 

 

参考文献:
1.江光荣.心理咨询的理论与实务[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145
2.高冬东,李晓玉.浅谈心理咨询中的认知疗法[J].安阳师范学院学报,2005,(4):72




文:吴翔  (心理套娃发明人 ,心理咨询师二级,网易特邀讲师,壹心理特邀直播、录播讲师;中山大学心理学硕士;心理艺术化创新实验室核心成员;TEDx演讲嘉宾;广东省心理健康协会危机干预委员会心理援助热线项目发起人之一;广州交警青年“战队”学院策划者之一,广州青年就业创业导师;微信公众号:搜索wuxiangxinlimen或者心理门,心理咨询,请在壹心理咨询页面,搜索“吴翔”)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吴翔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吴翔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