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VR谈心理现实——一种主要的心理功能障碍根源

发布时间:2020-09-30 2评论 1577阅读
文章封面

大家好,我是一个蛮特别的认知行为取向心理师,希望通过我的文章、音频向大家介绍生活中的心理学。


我曾去玩了一次VR游戏,那真是一次蛮深刻的体验,正是这次体验触发了我想要去表达一些东西,而这篇文章正是我尝试表达的一部分。

       

我想有很多读者朋友都玩过VR(虚拟现实) 游戏,如果没有玩过,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也建议你们去玩玩,那真的是蛮特别的体验,如果你体验过VR游戏,那我接下来所说的部分你也许会更容易理解。

       

请允许我先叙述一下当时的体验过程,理解这个体验过程有助于帮助你理解我后面表达的核心内容。


在当时玩的时候,最开始有一个“跳楼”的VR游戏,VR引导员让我们戴上VR设备,游戏开始时通过VR设备,我“看见”我处在一个不知道多少层高楼的楼顶。


VR引导员在我正前方地面放了一个木板让我站上去,而我在VR里看到和体验到的,我是即将站上一个不知道多少层楼顶向外延伸的一块窄窄的木板。


如果我走上去,那我就走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处境,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而万劫不复,我内心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感觉和真的站在几十层大楼的楼顶一样充满着恐惧!


那个时候的体验真的是非常深刻:尽管我知道我没有真的站在几十层大楼的楼顶边缘,但我依然内心充满恐惧,因为我视觉看到的、我内心体验到的都是我站在几十层大楼的楼顶边缘,我体验到我处在一个极度危险的处境当中!


接下来VR引导员开始放大招了——让我“跳下去”!


透过VR的虚拟现实体验,我早已是极其恐惧,VR引导员还让我跳下去,那感觉真的是要命!


我第一反应是不敢跳,不愿跳,尽管背后的认知告诉我脚下并无危险,但身心的反应却像遇到了极度的危险,我知道——我的身心、认知、情绪和行为反应系统都被VR游戏欺骗了,而且被欺骗得几乎完全信以为真,我的反应几乎都是当做真实的处境在反应,我已被这些虚拟现实在某种程度控制了身心反应!


最终,我在背后的认知(这是虚拟现实)和在VR引导员的鼓励下做了往下跳的动作,随之而来的是我“看到”“我”从楼顶上急速下落,我体验到极度恐惧且失去重心,在现实中我身体也倒向地面,因为被VR引导员扶住才没有倒下……这些感受无比的“真实”、刺激……真实感太强了,也太吓人了!

       

以上是对体验过程的叙述,接下来谈重点。

       

重点一:


透过VR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觉知到无比“真实”的未必是真的真实,我们可以将之称为“心理现实”,也就是内心认定的事实,这个“真实”未必是客观的原样,很多时候是和客观的原样有差异的,甚至可能是错误的,我们可能对我们的觉知偏差、甚至觉知错误一无所知!


我们的感知觉系统(或者称之为认知系统)是不够可靠的,我们可能把看到、感受到的东西(内容)体验或建构为真实的东西并有所反应,这个反应的对象未必是客观现实,而更多的时候反应的对象是“心理现实”。

       

VR游戏仅仅通过视觉设备给我们创造了不同于客观现实的心理现实,让我们的认知、情绪和行为系统都对心理现实积极反应——整个身体被调动去应对本身并不存在于客观现实的“危险情境”。


实际上我们当时的现实处境是在VR体验店内,并不在高楼楼顶边缘,也没有任何危险。


但那个时候我的恐惧感是真实的、我感觉到我在高楼楼顶,我处在危险边缘的体验感是真实的,我充满恐惧的身体反应和不敢跳下去的行为反应也是真实的,我的大脑和身体在为并不存在于客观现实的“危险情境”产生相应的反应,这种反应状态几乎自动反应且难以自控!


在这里需要关注的很重要一点是:我们的认知、情绪和行为反应系统被证明并不总是可靠的,它的心理产物的可靠性在某些情况下很值得质疑!


也就是“我”认知、感受、体验到的和实际发生的可能会有严重的偏差甚至错误,有的时候甚至可能错得离谱,可是你的感知觉系统未必能发现这个时候你认为的“真实”它是有问题的甚至它可能错的离谱,你还抱着这个“真实”不放,被这个“真实”去左右甚至控制你的情绪、生理反应和行为反应!


这个“真实”就可能给你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情绪问题、行为问题和心理困扰等问题。


如果你没能识破或者应对这个“真实”,它可能就会一直不停的给你带来问题,让你的认知、情绪和行为反应和客观现实发生偏离,甚至出现某些反复的功能性障碍,有些人的身体也可能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出现一些躯体反应甚至可能发展到疾病的程度。


比如,很多抑郁症的人可能会抱着一个“真实”就是“我没希望了”,这个“真实”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心理现实,而非一个客观现实:并不是所有这些人在现实里都是“我没希望了”,而是他们的内心世界构建了这个“真实”(我没有希望了)。


并且就像真的“我没希望了”一样去反应:持续的情绪低落、无助、难受和绝望,放弃努力,甚至有很多人放弃求生,且这时候对这个“我没有希望”的“真实”毫不怀疑!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情!


但当一个人走过抑郁后,TA会发现“我没希望了”只是当时自己处在抑郁症中的一个症状,当自己被疗愈后很多人的这个部分会发生改变,会变得更有希望,更有力量,甚至充满希望和力量感。


TA也可能会认识到那个时候“我没有希望”这个部分是错误的,或者不准确、有问题的,是一个被身心系统制造出来的“真实”,而处在抑郁时的TA,会对这个错误失去觉察,或者某种程度上缺乏对这个部分的自知力!


也许你可以试着想一想,在你的生活中,有多少这样的“真实”(心理现实)在左右你、控制你?你自己受了多大的影响?你的亲密关系、家庭关系和人际关系受了多大的影响?你的事业受了多大的影响?

       

重点二:


我们的现实检验能力能在某种程度能帮助我们走出被这个“真实”(心理现实)控制的状态。

       

在这里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我们如果不能觉知到这个“真实”是心理现实而非客观现实,我们的如何应对就无从发生!


所以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我们不要对我们认定的“真实”当做全篇的真理,抱着这个真理不放,而是要带着“我理解的可能是有限的”、“我看到的未必是全篇的真理,它未必全部正确”、“我需要多一些好奇,多一些理解,去看到更全面的内容”这样的心态去应对一些可能给自己带来重要困扰的“真实”。


并试着去确认它是心理现实还是客观现实,带着这样的态度和观点,带着好奇和想要更多的理解,打开感知觉通道去重新认知,就能给我们更贴近客观现实的机会,让我们能看到更多的真实,去检验、确认过去看到的“真实”是怎样的(现实检验需要根据每个人的个人状况事实求是的进行,在这里不详谈)。


我在VR“跳楼”游戏中对自己真实处境(在VR游戏体验室)的确认,让我从某种程度摆脱了VR制造的“真实”对我的控制,让我能明白自己是在游戏、是在体验,且敢于行动,如果没有基于“我知道这是一个游戏”的现实检验,有多少人会被VR设备制造的虚拟现实控制!


当我们通过认知和现实检验获得“我确实知道我没有希望只是一个症状表现,是一种有问题、可以发生改变、可以摆脱的心理现实”,这个“真实”也许就不像过去能那么强烈的控制和左右你了!


这个“真实”就会被自己质疑,自己会渐渐的变得不那么相信它是“真实”的,且有机会让新的真实(也许也是新的心理现实)取代它,你或许就能拥有更好的状态,更合适的情绪和行为反应,你相关的认知、情绪和行为功能障碍也许就获得缓解甚至消失了。

       

我是心理师康兴,我在尝试写作表达一些生活中的心理学,如果你真心觉得我写的东西很不错有帮助,希望你点赞或表达肯定,这样让我确认我做得不错的地方被你认可和接受,也欢迎你在评论区留言告知我表达中存在的问题或者需要改善的部分,这样我知道哪儿需要修改。如果期待我后续的写作,就请关注我,在我写作成长的路上,也许你就是我的重要他人






文:康兴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康兴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康兴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