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亲密关系》看:告别对家庭的死忠,为爱找到出路

发布时间:2020-09-30 3评论 1554阅读
文章封面

平时我们总是听到:

“我妈妈希望我能当老师,所以我选择了当老师。”

“我抽烟,是因为我爸爸也抽烟。”

“我选的男朋友,必须符合我妈的要求。”


这种掩饰内心真正的需求,努力依照家庭标准的模式来塑造自己、埋没自己内心真正需求的行为,在情感上就是对家庭的死忠。


01   对家庭死忠的表现形式


《亲密关系》的作者克里斯多福·孟认为:


对家庭死忠有许多表现形式,包括:遵从的戒律、做出的牺牲、采取的信念、接受或拒绝的人以及处理事情的方式。


人的学习大多是从模仿开始,对家庭死忠就是通过模仿父母、兄弟姐妹或亲戚的言行来塑造自我,进而在家庭中得到好或坏的一席之地。“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最常见就是:“我小时候,大家都这样做的”,“如果我不这么做,我父母会伤心的。”


02   固有的模式无法突破对家庭的死忠


对家庭死忠不是一个自觉的行为,而是为了得到家人的承认,在想法和行为上,努力按照代代相传的标准来塑造自己。这是一种对归属感的需求,会对我们造成限制。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之前的热播剧《欢乐颂》的樊胜美?她出身贫寒,来自于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

看似人情练达,实则她所形成的人格全部是利于周围人、偏偏对自己有害的。她的父母特别是母亲从小就以她哥哥为中心。


为了得到父母的关注,樊胜美一直把辛苦赚来的钱全部用来填补家里的无底洞。感情之路一波三折,对感情的要求是指望通过”掐尖“嫁个有钱人,来改变自己乃至家庭的命运,她因而成了曲筱绡口中的”捞女“。

即使后来对王柏川的爱,也完全来源于王柏川成功后,她可以衣食无忧,过上流社会的日子。


樊胜美的命运很大程度取决于她的人生初始设定,也就是所谓的”原生”家庭。她有一对丧失劳动力的父母、一个不成器的哥哥和一个不省油的嫂子。一人肩负全家的生计,哥哥工作不稳定,经常要她帮忙解决,还不停地惹是生非。


樊胜美对家人无休止的索取从来都不会说“不”,要么是哭着说没钱,要么就是让步许诺立马打钱回去,扮演着“家中佣人”的角色,常常落入卑屈的模式。


对家庭死忠的模式会让一个人对家庭做出无底线的牺牲,还会影响一个人的抗压能力,说白了就是情商。


心理学一个著名学派——家庭治疗学派认为,很多人的心理疾病是由家庭文化导致的,这些家庭的特点就是有太多的标准、规则,而忽略人的内心是否愉快、感受是否良好,家庭氛围是死板的、没有生机的。


这些家庭的孩子在“谨慎父母”照顾下长大,因为长期不允许表达自己的意愿,长大后会表现的很拘谨,缺少活力,更是缺少情商。


他们要么对自己要求很高,要么对别人要求很高,总能发现别人的不正确。他们很难了解自己的感觉,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感觉。在亲密关系中,他们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与爱人发生分歧,常常用指责和抱怨的方式表达和沟通,总想着控制或改变对方。


03  告别对家庭的死忠从自我开始


大多数人在原生家庭长大,并没有学会如何去爱。父母用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孩子,孩子长大了也用自己在家庭中模仿来的方式去爱下一代,一代接一代地循环。这样的结果常常导致付出的人真的付出了爱,被爱的人却感受不到,因为不会爱。


所以,告别对家庭的死忠要从自我开始。


1、学会爱自己


处处以他人的要求来做事,伤害的只是自己。你付出了,牺牲了,最后还不一定得不到别人的肯定。


民国浪子胡兰成和张爱玲结婚后,日本兵败,作为文化汉奸胡兰成四处逃亡。张爱玲将自己的稿费给了胡兰成,补贴他在逃亡路中的生活。胡没有拒绝,坦然接受。


可是,胡兰成并没有改掉沾花惹草的品性,在其逃避抓捕南下后与一女子不轨,张爱玲知道后对其失望至极,仍拿出稿费资助胡。


胡兰成在香港逃难期间,没有去日本的路费,想找新情人佘爱珍借。但又抹不开所谓知识分子的面子。于是拿了件大衣试探佘爱珍,让其帮自己卖大衣作为去日本的路费。


佘爱珍何其聪明,哪里会不明白胡兰成的意思。但是,胡兰成一说借钱,佘爱珍就立刻哭穷,说自己不比以前,拿200港币就把他打发了。

而此时,刚刚拿到两笔剧本稿酬的张爱玲却给胡兰成汇来30万法币分手费。胡兰成有如神助,灰溜溜地去了日本。


后来,胡兰成和佘爱珍结婚后,知道了佘爱珍给他200港币的真相后,还给自己找了台阶下:“钱是小事,她不了解我,从来也没有看重我,她这样对我,焉知和我成了夫妻,后来我心境平和了,觉得夫妇姻缘只是无心的会意一笑,这原来也非常好。”


张爱玲一心一意对待胡兰成,前后不断用稿费资助他,也未必落得这句“非常好”。

幸亏,张爱玲回头了。


一个女人无底线牺牲了,真的未必讨个“好”字。关键是她得“拧得清”。

爱自己不一定都是自私的行为,一个不爱惜自己的人,怎么要求别人珍惜你?


2、改变之前认为不可能改变的习惯


你是不是经常因为不想伤害他人而活得十分憋屈?是不是想摆脱某种困境却又无能为力?于是,你习惯将他人的一言一行都和自己的原则拉上关系,处处为他人着想,又想从中寻找认同。如果这样,那你真的需要做出改变了。


就像《欢乐颂》中樊胜美,在22楼其他“三美”帮助下,终于成长了。懂得了为自己做主,不再为他人而活。面对自己亲哥哥霸道声称她想霸占房产卖掉房子,准备起诉她时,樊胜美火冒三丈,当着大家的面说出实情:


“房子的首付分明是自己付的,房贷也是自己和爸妈各一半,自己对这个家已经仁至义尽了,以后不会再往家里寄生活费了。”


樊哥一听,大惊失色,樊胜美却不再为其所动。气势汹汹的告诉哥哥,自己宁可拿钱去请律师,也不会再给他一分。


樊胜美终于理直气壮了一回,不再无休止地满足家里人的欲望。

之后还有了人生第一笔存款。


所以,任何时候无须把自己摆得太低,属于你的,要积极争取,不属于你的,请果断放弃。




写在最后


毕淑敏在《愿你与这世界温暖相拥》里说过:


“茧破裂的时候,是痛苦的,茧是我们亲手营造的小世界。当我们沉浸其中的时候,感受到的也是习惯成自然的熟络。打破茧的蚕,被鲜冷的空气,闪亮的阳光,新锐的声音,陌生的场景刺激着,扰动着,紧张的挑战接踵而来。


你会在这种变化中,感受生命充满爆发的张力,活着痛着且成长着。有很多人终身困顿在他们自己的茧中。这是他们的选择,当生命结束的时候,他们也许会恍然发觉,世界只是一个茧,而自己未曾真正地活过。”


愿我们都是那个重获新生的蚕,能为自己真真实实地活着!


原创:媛言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媛言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媛言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