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脑人实验:心理学上颠覆三观、令人震惊的实验

发布时间:2020-09-29 3评论 2192阅读
文章封面
文:小楼老师
来源:小楼聊心理(ID:xiaolouxinli)
原文标题:裂脑人实验:心理学上最让人震惊的实验之一,了解它的人都被颠覆了三观

很早就想和大家介绍这个心理学实验,但这个实验涉及到很多硬核的知识,每次成文后都像一篇论文,修修改改几次都不太满意。不过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颠覆认知的实验,在长假前把它分享出来,你可以趁着假期慢慢体会。


这一切的渊源,还要从癫痫病人说起...... 


癫痫是一种大脑神经元突发性异常放电的疾病,发病时人的身体会严重抽搐。


长期癫痫发作会严重影响智力,甚至导致死亡。 有脑科学家发现,有人之所以会癫痫发作,是因为左右两个大脑半球信号不受控制的蹿来蹿去。 


如果把左右半球之间的连接切断,这样大脑信号就不会乱窜了,那癫痫是否就好了呢?


虽然很多治疗癫痫的医生都想到过这个方案,但一直没人敢实施——毕竟没人知道大脑左右半球之间的连接切断后,会对患者造成什么影响。 


直到上世纪40年代,一位严重的癫痫患者找到了美国著名的脑神经外科医生威廉瓦格宁。这个患者饱受癫痫发作之苦,恨不得一死了之。

他听说这个手术方案后,提出用自己做实验——反正他也不想活了,没准儿还成功了呢? 


威廉瓦格宁


这里要科普一点左右脑的结构知识 


我们的大脑有两个半球,左右半球之间有一个体积不大的组织,将它们连接在一起,这个组织叫做胼(pian)胝(zhi)体


相对于整个脑结构而言,胼胝体的体积很小,但就是这个体积很小的组织,却汇集了大约2亿根神经纤维。它们就像在左右半脑之间搭起了一座座桥梁,如果胼胝体被切断,左右半脑之间的信息就无法交换了。



最初医生手术只切断了病人一部分胼胝体,术后病人癫痫发作明显减少。 


之后又进行了几次手术,每切断一点胼胝体,病人癫痫发作就会减少一点,直到最后胼胝体被切断,病人癫痫也彻底治愈。 


胼胝体被切断后,这个患者的大脑就裂成两半了。



癫痫是治愈了,可病人大脑裂开,他会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吗?


病人自己报道,生活完全恢复正常,和癫痫没发作时一样,甚至智力都没受到丝毫影响。 


这个手术的成功,立即引发医学界关注,又有不少严重癫痫病患者接受了“裂脑手术”,也都恢复了正常生活。


既然人的左右脑半球被切开都毫无影响,为啥人脑还要长一块胼胝体? 


要知道,人脑是人体最复杂精密的组织,这种高级组织不会给任何“无用”的功能留出生长空间,为什么大脑还要“安排”2亿根神经纤维去组成胼胝体? 


癫痫专家们是开心了,脑科学家们却方了......


这个谜团,在若干年后,被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罗杰·斯佩里解开了。


罗杰·斯佩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开始研究大脑不同部位的功能,他邀请到那些接受过“裂脑手术”的患者参加一系列实验,以验证他们的大脑是否真没受到“裂脑”影响。



在斯佩里做这个实验之前,其实关于大脑功能,科学家们已经有一些认识了: 


1、左脑控制右侧身体,右脑控制左侧身体,右眼看到的东西进入左脑,左眼看到的东西进入右脑。



2、左脑有语言功能,我们能把看到的东西说出来,其实就是左脑在运作如果左脑受伤或者中风,这个人就会丧失语言功能,即便他的声带完好,也没办法讲话。 


好了,我们进入其中一个实验。 


佩里斯让患者看一个图片,先让他用右眼(也就是左脑)看,然后问患者看到了什么,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因为右眼看到的东西是左脑在处理,而左脑具有语言功能,所以患者能够很清晰地说出来。


比如给患者看一个钥匙,患者可以说出来“这是钥匙,用来开锁的。” 


但是,让患者左眼去看一个图片(比如也是钥匙)的时候,患者却说不出看到了什么。可是如果在患者面前放一堆东西,让他们凭直觉选出来和刚才图片相关的东西,他们又都能准确的选出来一把钥匙。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因为右脑没看见钥匙的图片,而是因为右脑没有语言功能区,它看见了,却没办法说出来。



我们左右眼看到的世界并不完全相同,你可以自己蒙上左眼或右眼看一看。 


我们左右脑每时每刻收到的信息也不完全相同,只不过左右脑之间有一块胼胝体可以交换各自获取的信号,大脑再进一步加工整合了这些信号,我们“以为”自己看到了同一个景象。 


后来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左右脑信息在胼胝体区域交换并不充分


打个比方,我们右脑看见(左眼)的东西,并没全部传递给左脑,所以一个人能说出来自己看到的东西,远远不是他真正看到的全部。 


我们左脑和右脑的“看见”,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我特别想把这个结论分享给很多通过社交媒体交友的人,在网上聊得特别好的人,其实都只是在用左脑“接触”彼此,因为所有的文字处理都是左脑在工作。 


见面时如果特别想“感受”这个人,不妨让他待在你的左边,让右脑去感受一下,如果你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感,请考虑走人——很可能你的右脑(左眼)看到了什么,只不过没来得及传递给左脑罢了。


不过之后的实验更加惊人了。


实验员问一个做了“裂脑手术”的患者,你想从事什么工作?

这个患者嘴上说(左脑控制),我想当一个绘图员;但他的左手(右脑控制)却用字母拼出了“赛车”这个单词。 


当患者看到自己拼出来的单词时,都感到不可思议——他无法说明为什么会拼出来这个职业。 


顺着这个实验的研究,之后对左右脑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的脑科学家认识到——我们的大脑很可能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左右脑不仅接收到的信息不同,处理信息的方式也不同,它们有各自的意识、情绪和感受。 


这个结论在一个非常特殊的疾病中得到了验证,这种病叫做“异手症”。 


异手症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病,通常出现在大脑受伤、接受过裂脑手术的患者身上。 


患者左右手动作不协调,好像左右手是两个人在控制,比如右手刚开了门,左手就把门关上;右手刚把衣服扣子扣上,左手就把扣子解开了......



异手症更加说明,我们的左右脑各具意识,如果没有中间那个胼胝体,没准儿我们也常常做些分裂的事情。 


所以,我们真的不是“表里如一”的人,我们的“里”至少是“两个脑”。不过,正常人的左右脑已经协作了多年,所以合作结果应该也是基本让人满意的,所以在外人看来,我们是“一个人”。 


当然即便有胼胝体在协调左右脑,让我们看起来像一个人,我想很多人还是能在某些时刻感觉到自己的“分裂”——有分裂的感觉,或者分裂的行为。


左右脑具有不同意识可能也解释了很多状况: 


比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一些自己也无法解释的事

去到一个场景,感觉不安、悲伤、兴奋、恐惧,可又说不出来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就是右脑“看”到了什么,可左脑翻译不出来;

甚至有可能,自己做着一份人人都羡慕的工作,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就像那个嘴上说着想做“绘图员”,手上却拼出“赛车”的人,他的右脑可能根本就不喜欢绘图员这个工作,只是他以为自己喜欢......


现在关于左右脑的功能区别,已经被用到解释“人格分裂”这种心理障碍上了,不过关于大脑的秘密,我们已知的实在太有限。 


这个研究至少提醒我们,别听一个人说了什么,甚至别听自己在说什么,你意识到的,可能并不是你的全部。


人的内在结构实在复杂,我们的行为和思维也是很多元素共同构造的结果,也许那些让我们感觉到自我分裂的时刻,正是我们探索自己的关键时刻


 如果有时间,蒙上你的右眼,用你的左眼看看这个世界,可能你会有“特别”的感受。


-THE END-


作者简介:小楼,心理学作家,关注家庭心理、女性自我成长,著有书籍《自我觉醒,给孩子最好的原生家庭》,荣获中国出版协会“百部家庭教育指导读物”奖。个人公众号:小楼聊心理(ID:xiaolouxinli),和小楼一起学习心理学,解读人心迷局,发掘内在力量,活出美丽通透的人生。微博@在这里小楼和你聊天

排版:小鲸鱼 摇圈圈

0

回复

作者头像

小楼老师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小楼老师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