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弱者总是爱抱怨社会的不公?

发布时间:2020-09-26 2评论 2052阅读
文章封面

弱者爱抱怨社会不公平。


强者则在看清现实的基础上,努力是让时局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转化。


我们存身的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系统,而越复杂,就越是有公平正义触及不到的地方。


非黑即白的单纯美好只存在于影视剧中,现实中由于灰度领域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不再简单。


1. 弱者热衷于推卸自我责任,抱怨社会不公


一个人的弱,通常来自三个原因:


一是心理积淀,其敏感脆弱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这与之生长环境和文化密切关联;


二是自身能力不足,面对复杂情况无法应对,无法拿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第三个,则是与人自身的视野格局有关。


通常,一个理论积淀深厚,拥有强大的思辨思维能力的人,往往能抓大放小,找到问题核心和重点,从而绕开自己的短板,在实践时做出更合理的判断与选择,并避免自己遭遇不合理不公正待遇。


 

性格敏感脆弱者,通常善良且愿意成全他人。


这种原本非常美好的人格,在现今社会狼奔豸突的竞争环境下,却被普遍误解为遇事软弱不敢担当,着实令人遗憾。


而另一方面,也的确有性格敏感脆弱者,无法经历风雨,承担起自己应尽的责任,并将全部责任推脱给社会的不公正。


轻者仅仅是口头抱怨,严重者则不仅满足于抱怨,更会选择拉无辜的人为自己的遭遇陪葬,以激烈惨痛的方式报复社会。


比如2018年11月22号,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发生的一起特大报复社会性质案件,犯罪嫌疑人驾车故意撞击学生,导致5死19伤。


 

再比如湖南一男子因自觉受到村委会干部的不公正待遇,为报复社会泄自己的私愤,持刀在小学门口砍伤四名学生并劫持一名女生为人质,最终在警察与群众的通力合作下被擒拿归案。


这些“弱者”的弱,最终导致的结果都不美好且惨烈。归根结底原因在于,心理上的弱势与能力上的不足,外加格局视野学历上的单薄,导致遇事不能很好的自我梳理和找到解决办法,从而将责任推卸给社会和他人,以此减轻自我愧疚。


2. 弱者通常拥有受害者心理


受害者心理很普遍,尤其在弱者身上表现尤为明显。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总是以“自己是受害者”的角色和心态示人,为了避免自己受到伤害,就希望别人和社会主动为他/她做出妥善的安排,自己放弃一切努力和自我权利,将自己彻底交给外界打理。


当此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父母家庭学校为他/她承担所有,他/她还感觉不到社会的复杂和残酷。


 

而当他/她走入社会后,成年人的世界都是彼此独立互不承担甚至是相互恶性竞争的,这时,从前受到保护才具备的能力和心态,会在这种残酷而真实的环境里一再受到打击。


当事人无从应对从而陷入困境,如果无法从内心自我调整,就会陷入一个又一个消极,变成一个什么事都喜欢抱怨的人。


这种有受害者心态和消极偏见的人最初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出了问题,后来一再调整都没有改善时,就会开始抱怨社会对自己太苛刻,或者觉得自己不配拥有美好的生活。


如果不加以心理疏导或自我调整,很有可能终其一生都生活在抱怨、愤懑中,严重者很可能也走上报复社会的犯罪道路。


 

3. 以弱者的方式隐性维护自身利益


不要以为弱者值得同情,有时那只是一个人更深层面的伪装。


当一个人能够以这种方式伪装自己并获取利益时,他绝对不是一个弱者,而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强者,且懂得以“大隐隐于市”的方式存身隐居于人群中。


历史上的南唐李后主,亡国之前一直过着奢靡无度的生活,据史书记载,这位“生在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南唐最后一位国君,生活奢靡。


“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终日沉迷于花团锦簇、群芳争艳的宫闱生活,其浮华腐朽堕落令时人瞠目。


然而大家不为所知的是,李煜的臣子,当朝的中书侍、政殿学士韩熙载腐朽奢靡更不在李煜之下,腐败生活连皇帝自己都感到惊愕。


 

韩熙载是个不讲真话就会死的官场文人。


这个曾经的理想主义者,因为文笔华美盖世无双,所以经常锋芒毕露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也因此经常得罪人。


当朝同僚宋齐丘在文学方面建树颇高,官至左右仆射平章事(宰相),结果他的文章仍然受到韩熙载的讽刺和嘲笑。


当每次韩熙载因公务缘故要抄写他的文章时都要有纸张塞住鼻孔,有人问他为何如此,韩熙载回答说:“此文辞秽且臭。”而宋齐丘当时还是韩熙载的上司。


就是这么一个人,年轻时也曾为李唐国政殚精竭虑,一心想要剪除北方大宋对南唐的威胁,曾多次献计李后主出师北方平定当时尚未大成气候的大宋。


然而,当他发现李煜根本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根本无心国事且一再将朝中忠厚大臣赶尽杀绝之后,韩熙载知道,李唐这艘曾经精巧如今溃烂的小船,迟早会葬身于大宋的汪洋之下。


 

而此时的自己如果不隐身腐朽、与皇帝一同笙歌艳舞,结果最终也会跟宋齐丘一样,哪怕隐居于九华山下,也会被李煜逼得自尽身亡。


与其强者必亡命,莫若示弱以求生。


韩熙载于是蓄养歌姬,宴饮歌舞,亲手牵香粉,摸爬滚打在脂粉堆中,一任自己的灵魂寂灭中快乐的死亡——而这正是皇帝希望看到的,也因此,李煜才放心的一度想让韩熙载担任宰相一职。


弱者恒生,这在动物界是不太可能的事。然而在人伦社会中,却会以阴差阳错的方式存续下去,你以为的弱者,也许是看透了事实规则之后,聪慧的为自己做出了最好选择的强者,正在以人世间最渺小些微的方式,维系着自己的生存。

 





文:深圳一帆心理咨询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深圳一帆心理咨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深圳一帆心理咨询

深圳市一帆心理咨询是全国连锁的高端专业心理咨询平台,视普及国民心理的幸福指数为己任,让人人都能通过心理咨询的帮助让心理达到更加健康的状态,让人人都能懂自己,懂他人,懂家人,懂爱人,更好的爱自己,也能更好的表达爱。

私信

深圳一帆心理咨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