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网红”李雪琴:段子背后,是我丧到死的25年

发布时间:2020-09-24 3评论 2345阅读
文章封面
文:芒来小姐
来源公众号: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有人说:李雪琴是《脱口秀大会》最大的惊喜,这个非科班出生,自称“网红”的东北女孩,把自己的悲剧变成所有人的喜剧。


她讲自己前途堪忧:


没想到吧,我还没淘汰呢;

李诞说我天赋异禀,我说我有啥天赋啊,我就有个饼;

想赢的人都抢着和我PK,我这辈子都没有被这么多男人竞争过。



讲自己被老妈嫌弃:


我妈摔断腰以为自己要死了,把银行卡密码都告诉我,好了之后坐着轮椅去银行改密码,我说你至于这样防着自己亲闺女吗?


她说至于,你姥姥的钱就是这么没的。



讲父母离异:


我妈老是催我结婚,我跟我妈发誓“今年这个家一定多个男人”。


果不其然,我妈结婚了,过了半年我爸也结婚了



讲老板要求自己24小时待命:


老板凌晨三点给我发微信,我没回。


老板以为我死了,打了20多个电话,接起来后问我:


大半夜的你怎么睡觉呢?



她曾经和吴亦凡“隔空对话”火爆网络,人们以为她是靠运气。


看了《脱口秀大会》后发现:这个讲话“有气无力”的女孩,自嘲没颜值,没身材,没后台,却凭实力牢牢地抓住所有观众的心。


01


舞台上,李雪琴很好笑。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花痴”,把自己的八卦变成段子:


你有你的选择,而我选择王建国;


王建国是盘锦人,宇宙的尽头可能是盘锦。



也不在乎面子的矜持,一上场就说自己尿急,让大家别介意她讲话混乱,因为她现在的所有精力都在控制另一件事;


坦言自己是北大毕业却来当网红,被人瞧不起,但谁说北大毕业就不能当废物呢?


还喜欢抖出自己遇到的糗事,工作压力太大给妈妈打电话诉苦,说想回家种地,实在不行就给别人种地,怎么都比上班强。


结果妈妈回她:傻孩子,给别人种地,那就叫上班。



她把自己的特质无限夸大,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明明很惨的的事情,却因为丢掉了包袱架子,讲得那么好笑。


连“段子王”大张伟都说“一看见她就想笑”,这谁顶得住?


可生活中,李雪琴很苦逼。


她的人生就像是一场血淋淋的人格屠戮:


6岁被小伙伴追着骂,因为胖,被同龄人用尽难听的词来侮辱;


小学遭遇校园霸凌,很长一段时间形单影只,除了读书没有任何快乐;


初中父母感情失衡,母亲把所有压力都发泄在她身上,她只能受着;


上学期间父母离异,她每天包着眼泪上下学,不敢哭给妈妈看;


毕业后身患多年抑郁症……


好友王建国曾对她说:


“认识你这么久,我一次都没见你开心过。”


好笑和苦逼,这两个放在一起会打架的特质,在李雪琴身上却相处得无比融洽,这跟她的童年经历有着密切的联系。


虽然是北大毕业的才女,纽约大学研究生,还“一不小心”拿了奖学金,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特别优秀,反而谦恭地认为“我只是擅长考试”。


她以当地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北大,只是害怕别人说“这孩子被爸妈离婚影响了,你看成绩都不行了”,拼了命努力的结果。


她的段子永远围绕着生活细节,她自己也是生活的逆来顺受者:


妈妈骂她,她还要反过来安慰妈妈,因为“我是妈妈唯一的精神支柱”;


爸爸捧着蛋糕从铁岭来北京看她,结果蛋糕摔碎了,她对爸爸说“没事”,却在视频里边说边哭了起来。


她的生活充满苦楚,可一开口就逗笑了别人,有时李雪琴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用表情询问观众:你们在笑什么呢?


她的青春仿佛是灰白色的,爱情和幸福在她看来如此遥不可及,李雪琴快乐不起来。


连自杀失败后,都第一时间继续加班,并对同伴说:


我刚才浪费时间自杀,没死成。



这股“导致摧毁性倾向,并使之持续下去”的力量,让李雪琴把伤口里流出来的血,变成养分,一一送给别人。


她说:反正我也得不到快乐,随时随地都会开始难过,能让别人快乐,也是好的。


02


李雪琴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人,她不快乐,但她拥有让别人快乐的智慧。从小到大,她都把别人的幸福放在自己之上,致力于“娱乐他人”。


就像马克吐温说的:幽默的内在根源不是快乐,而是悲哀——天堂里是没有幽默的。


正因为知道生活有多复杂残酷,她才能在各种情景下,以各种方式逗人发笑。



卡伦霍妮在《自我分析》中,讲了一个“逗乐他人”的女孩的故事:


克莱尔是全家最小的孩子,也是最不被宠爱的女孩。


妈妈用虚伪的手段索取关注,全家都围着妈妈转,没有人关心她,她只能去关心别人。


妈妈告诉她“我本来不并想生你”,克莱尔把怨恨藏了起来,转移到自己的过错上,告诉自己“你根本没有理由埋怨妈妈”,来一门心思讨妈妈欢心。


她就像被父亲嫌弃的松子一样,做鬼脸逗乐父母。


可这都没用,妈妈还是经常骂她,她也开始无缘无故指责自己:我被骂是因为我笨;我摔倒是因为我蠢;我不讨人喜欢是因为我丑……


结果呢?她通过逗乐父母得到了爱,但这份爱是虚假的,并不是她真正想要的“无条件的关爱”。


原本就不多的自信,在自嘲的过错中消耗殆尽,她把自己弄丢了。


她不知道“爱”有怎样的价值,也不知道什么事需要被批评,她失去了判断对错的能力,也失去了让自己感到快乐的机会。


卡伦霍妮认为,这种“迷失自我”的力量导致“神经症”,是不快乐的根源。


克莱尔有两种神经症倾向:


  • 强迫式谦逊,为了迎合别人,连自己的愿望和请求都被克制;

  • 强制性超越,迫切想要成为妈妈那样的强者,获得权力成功。


从克莱尔和李雪琴身上,我们多少能看到“谦逊”和“超越”的影子。


卡伦霍妮提出:神经症患者其实是很有才能的。但她们对待世界的方式,往往并非出自真实的心愿,所以才能总是受阻,无法流畅发挥出来。


03


像李雪琴这样,用脱口秀来排解痛苦,娱乐他人,本身就是经过长时间的自我分析沉淀,“脱了层皮”才能拥有的经验体会


更多的人,依然沉溺于痛苦本身,连掉了只笔都会感到难过,索性拉上窗帘睡一整天,当自己不存在,什么都懒得理会。


我12年抑郁情绪最严重的时候,曾坐在车里,在大理风景最美的道路上驰骋,所有同伴都在为美景欢呼雀跃。


而我的心就像死了,非但体会不到一丝愉悦,还因为阳光太强有些晃眼睛,就觉得“太难受了好想死啊”“我为什么来这里”“我活着根本没意义”。


那段时间,也是我写作状态最糟糕的时候。


所以时至今日,每当听到有人说“童年稍微惨一点的人都会写东西,没什么了不起”,我都会感到遗憾。


说这话的人不知道,那些致力于写作,绘画,雕塑,音乐,舞蹈的人,都有着一段惨烈的蜕皮过程,那时你根本看不到他有什么才能。


我遗憾的是,只有面对过“想死却又死不了”的痛苦的人,才能打开灵感源泉,而这种经验往往无法分享给别人,所以“蜕皮”之后的天赋总是罕见且长久的。


这个蜕皮的过程,卡伦霍妮称之为“自我分析”。


自我分析对个体有着强烈的成长意义,它的关键是“找到自己的真正兴趣所在”。


比如李雪琴的脱口秀,有人说:北大毕业的才女做什么不好,偏偏来当网红,难道励志当个low逼吗?当然不是。


卡伦霍妮认为,对爱和认同的渴望,假完美主义,操纵他人的需求,追逐权力的野心——这四种神经症倾向,大街上随处都可以看到:


迷恋渣男的女人;装逼吹牛的男人;画饼充饥的上司;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下属……


这些神经症特质,是痛苦本身,也是才能的源泉。


每个人都拥有着才能,但只有极少数人剖开以前的伤痕,进行二次疗愈。


所以,“李雪琴”是宝藏,并非由于她生来有多优秀,而是她讲得出多大的快乐,就受得住多大的痛苦。


她清醒地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渴望什么。


神经症牵引着我们去追逐并不热爱的东西,并为此耗尽一生。


但她,知道什么是心之所向。


这份苦中作乐的精神,透过语言穿透了倾听者的人生,因而夹带了灵魂的厚度,它真实且厚重。


即使没有上脱口秀舞台,李雪琴也是可爱的,因为光是她那份勇往直前的“蜕皮”精神,就足以承包我一年份的快乐。


——END——


作者简介:芒来小姐,资深男女观察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新书《姑娘,活得大气才够精彩》全网火热销售中,51个活得大气的故事和心得,告诉你长得漂亮不如心态漂亮。本文章来源于公众号: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编辑:小鲸鱼 去冰多糖

0

回复

作者头像

芒来小姐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芒来小姐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