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有有”:世人都说娇妻好,唯有小三忘不了

发布时间:2020-09-24 2评论 2046阅读
文章封面

世人都说娇妻好,唯有小三忘不了。


不论家里的饭有多香,总归是没有外面的shi好吃。


这部火爆了大江南北的《三十而已》,终于即将走到吃瓜群众关注的爆点,顾佳发现许幻山出轨,梁正贤未婚妻现身。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这个世界,男人终究是无法从被女性仰慕的自恋与满足的幻想之中跳脱出来。


今天我们就来谈谈关于男人的“阉割焦虑”


顾佳在许幻山的工作和生活中扮演了强势入侵的角色,不论是照顾孩子还是工作创业,顾佳的能力都全面超越了许幻山。许幻山唯一得以炫耀的“才华”,烟花编程技术,在顾佳太太圈唾手可得的大订单和茶厂投资人面前开始变得黯淡无光。


顾佳就像戴着一个“假阴茎”,不断的和老公的“阴茎”比大小,圈住了原本可以更加自由的自己。这个原生家庭给她念的“紧箍咒”,也成了她日后自我不断崩解和重塑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的摧毁下,许幻山终于被“阉割”了。他在最初的阉割阶段,因为“麻药”劲儿还没过,所以一直处在有些许恍惚的观望中,当太太圈的“乐园大单”尘埃落定,许幻山如梦初醒,原来代表自己才华的“阴茎”逐渐萎缩,一刀见血又致命。


著名的心理学家科胡特在《对阉割焦虑的再思考(A Reexamination of Castration Anxiety)》这一章中写到,科胡特认为从自体心理学的观点来看,阉割焦虑被看作是一个症状,这总严格焦虑产生的根源是自我的混乱和角色失调。科胡特相信,对抗不同程度的阉割焦虑是自体崩解的表现。


诚如科胡特所言,许幻山的自体崩解过程中,遇见了林有有。这个女人就好比一剂窜天猴,加速并彻底点燃了许幻山想要与“阉割焦虑”殊死相抗的激情。


他的内心开始不断瓦解,“抛妻弃子”的冲动在象征荧幕上不断上演和翻滚,不论是巴斯光年玩偶,还是咖啡口红味儿的冰淇淋,都像“伟哥”一样不断的给他充饥,解渴,让他的“阴茎”重新充满了性的力量和冲破本能的欲望。


在妻子那里被阉割的焦虑和痛苦,在林有有这里找到了治愈的药物。和林有有相处,许幻山重新拥有了真性自体,他不再为了满足家人的期待而不去踢球;不再为了脂肪肝而不吃晚餐。


他拥有了久违而本能的快乐感,于是陷入这样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那究竟什么是“真性自体”呢?


一个小婴儿刚出生,首先是一种物理诞生,心理方面的自我并没有诞生,它没有“我”的概念,只有内心的需求被镜映,“我”才能渐渐形成。


比如母婴互动的时候,当妈妈凝视婴儿的眼睛是温柔而发亮的,当母亲和婴儿的两眼相对,激发出了双方大脑很多的神经回路,这时候婴儿是愉悦的,感到了自己被看见。


这种被看见的感受,一直在我们的心里窝藏,长大后,一旦没有被看见,这种原始焦虑就会被激发,继而在青春期(俄狄浦斯期)引发“阉割焦虑”和“阴茎妒羡”。


假如这个孩子自身没有什么疾病,智力很好,在学校只要努力就会得到老师的青睐和肯定,这种经验就会给他造成一种感受:哦,只有我表现好、优秀,然后才能证明我是有价值的。


这种不断积累的经验塑造了我们的这种内在结构,这就是一个人的内在“工作模式”。由此而发展出的一种“假性自体”。


当被顾佳控制的“假性自体”许幻山遇见了林有有,“真性自体”不断从潜意识中翻涌出来,高段位“小三”由此诞生,娇妻便再无容身之地。


原创:无敌小肉蛋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无敌小肉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无敌小肉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