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的欲望表达

发布时间:2020-09-24 11评论 1833阅读
文章封面

01

感受舞蹈的快乐吧

 

在第三季《这就是街舞》中,一个叫杨麒的女孩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她对着屏幕外的观众快乐地说:“一定要去感受一下舞蹈!”


我们之所以受到感染,是因为她说话时那种欢欣雀跃的神态充满着生机勃勃的活力,她感受到的快乐,观众们似乎也能感受到。


 (图片来源:《这就是街舞》)

 

几年前我从健身房偶然接触到舞蹈,对杨麒的喊话真的太有同感,我所感受到的那份舞蹈的快乐恨不得向所有人宣布,我有热衷于引导别人,有些好为人师,而这种习惯也毫无保留地运用到我在平台的答题中。


就在去年217日,偶然发现答疑专栏有一个题主因为抑郁情绪求助,描述内容是由于自己考研失败正处在抑郁状态中。我心血来潮,写给她一个建议。

 

 

 

一直认为舞蹈对人的负面情绪有无法忽视的疏导作用,而这一次题主正面的回应鼓励了我,心里忍不住产生几分小窃喜。

 

我当然不是研究舞蹈和心理学领域的专家,让我将二者联系起来是源于几年前看过的一部美国电影,这部电影是《黑天鹅》。


梦境,幻想,躁郁,自杀这些元素构成这部电影惊悚恐惧的跌宕起伏,第一次是看好奇心的驱使,而几年后的今天再次重看,有点温故而知新的味道,借着自己对心理学的一点了解,从而建立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了解到这部电影背后更多的心理依据。


02

本我,自我,超我的冲突关系


( 《黑天鹅》剧照)

 

根据弗洛伊德的“本我、自我、超我”理论,每个人都的内心都充满三个“我”的冲突本我是欲望本能,具有很强的原始冲动力量,弗洛伊德称其为力比多


本我是无意识、非理性、非社会化和混乱无序的。


自我是人格的心理组成部分,是从本我中逐渐分化出来的,位于人格结构的中间层。


超我是人格结构中的管制者,由完美原则支配,属于人格结构中的道德部分。其位于人格结构的最高层,是道德化的自我,由社会规范、伦理道德、价值观念内化而来,其形成是社会化的结果。

 

本我,自我,超我构成了完整的人格。


人的一切心理活动都可以从他们之间的联系中得到合理的解释,自我是永久存在的,而超我和本我又几乎是永久对立的,为了协调本我和超我之间的矛盾,自我需要进行调节。


简单来说,本我是人的本能,超我是我们的理想化目标,自我则是二者冲突时的调节者。

 

回到当时我给题主的建议,“一切身体的小秘密暴露在你和其他人面前,但没有人盯着你的丑态嘲笑你,直到你慢慢放开自己,获得进步,看着镜子中自信的自己……”这简单的回应将题主拉到一个宽广的角度解决问题,对我来说是一个小小的鼓励,也印证了佛洛伊德的理论。


03

妮娜和被压抑的本我


( 《黑天鹅》剧照)

 

如果写作是心灵的表达,那么舞蹈就是身体的表达在娜塔莉·波特曼出演《黑天鹅》这部电影中,舞蹈教练在指导演员们跳舞时如此说道“诉诸直觉”。 

 

让直觉意识自然流动,挣脱束缚,表达最真实的自己。这是“三我”意识中的本我需求在艺术中的表达。

 

妮娜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在追求舞蹈技巧上无限接近完美,苛刻的要求将她的自我意识深深束缚在躯体中,仿佛给自己的灵魂上了一把坚固的枷锁,无法释放情感表达,也无法释放欲望。这是“超我”对“本我”意识的侵略。


在电影中,白天鹅和黑天鹅代表着纯真和邪恶,如果只有纯真而无法释放邪恶,角色就会变得不完整,反之亦然,妮娜具有白天鹅所具备的一切:纤弱,敏感,忧郁,忠贞;也正是白天鹅身上的优点,这在一定意义上阻止了黑天鹅的邪恶,也就是本我的流露。


男舞蹈挑衅的吻和严厉的提示目的是为了刺激妮娜的攻击性和欲望释放,只有将自己的攻击性释放出来才可以真正达到老师一开始提到的“要剥下光鲜外衣,诉诸直觉”,这里说的直觉就是弗洛伊德提出的本我。


04

妮娜和被超我掠夺的自我


( 《黑天鹅》剧照)


在本我、自我、超我的关系中,妮娜同样受到超我力量的过多牵制,她对自己的职业有执着而纯粹的期待,在和母亲依存的关系中又处在病态的依赖,母亲像哄小女孩一样安抚她,房间里的一切装饰都刻意用粉色装扮。


在这一层意义上说,妮娜本该使用“自我”的权利被母亲剥夺了,除了她自己的职业发展抱有很高的期望,她的母亲年轻时候为了养育她而放弃了自己的舞蹈生涯,母女俩的话题总是围绕着舞蹈展开。


同时,她的母亲很擅长通过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对妮娜进行“控制”,在强势的母亲的情感控制下,妮娜养成了顺从的性格。


影片中有一个印象深刻的情节,母亲劝说妮娜吃蛋糕,因为肠胃问题她不想吃,母亲就故作一副被辜负的姿势来给妮娜施加压力,她还对妮娜不断强调自己为了妮娜放弃了舞蹈,同时又将自己的愿望十分精准地寄望在女儿身上,妮娜早已不想听到母亲再次提到这件事,她想从母亲身上逃脱压迫和控制。


( 《黑天鹅》剧照)

 

妮娜这样一个冷静,聪明,勤奋,自律的舞蹈演员,在长久的舞蹈职业生涯中,她对自己对舞蹈一定有很多思考,在思考中明白自己一定缺乏很关键的艺术直觉表达,这威胁到她争取主角。


在排练厅,内心的束缚让她眼神游离,个性敏感忧愁,艺术老师找到她对她说明真相后,她没有否定,在寻找突破的路上,她做了很多尝试。


演员的表达并非装饰而成,需通过内心表达直接释放。妮娜的举动过于执着,寻求实现目标的焦虑从未离开过她,获得老师肯定时的喜悦是她少有的真情流露,当面对其他性格强势的舞蹈演员,她像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羞于欲望表达,甚至躲避和撒谎,不敢正视自身缺失的部分。

  

没有自我的母亲将自己的命运和女儿的命运紧紧捆绑在一起,母女二人失去了应有的关系界限,这让妮娜感到窒息,她的欲望被深深封锁。


直至后来,妮娜将房间里可爱的玩偶塞到垃圾桶,不顾母亲的愤怒跑到迪厅喝酒,和陌生人亲吻,这都是她试图挣脱母亲控制的表现。这种束缚越深,挣脱后的自由表现就更加淋漓尽致。

 

人类身处客观环境,现实原则暂时中止了快乐原则,个体应该学会区分心灵本能思想与身处客观环境的规则,这需要自我在自身本能和其环境中进行调节。


自我是人格的执行者。所以缺乏自我的在中间的调配,妮娜将走向失控,她患上了躁郁症。

 

05

躁郁症和艺术表达


(《黑天鹅》剧照)

妮娜成功获得了角色后情绪变得更加紧张,期待和忧虑交替支配着她的情绪,随之而来的是躁郁症发作,最终她选择在舞台上变成一只真正的黑天鹅。


妮娜内在的本我,自我,超我的冲突是让她患上躁狂症的根源,当个人承受的压力过大而产生焦虑时,“三我”表达严重不协调,此时自我的防御机制会失效,导致她在舞蹈上杀死自己。

 

躁郁症是一种双极性的情感疾患。此种疾病的特性是躁郁发作与忧郁发作交互或混合地出现。


躁狂发作的特性为:易怒、自夸、自大、注意力分散、意念飞跃、不寻常的快乐、盲目的投资或采购、活动量增大、睡眠时间少等等;


忧郁发作的特性为:心情沮丧、失去兴趣、活动力降低、食睡习惯改变、疲累无活力、自责、自杀等等。

 

躁郁症患者的脑部神经递质的灵活性,变化性会非常的敏感,容易起到这样的变化的一个结果。据研究证明,躁郁症患者在脱离抑郁期之后,会表现的比正常人更加聪明

 

艺术表达直觉的产物,技巧本身是为表达服务的,舞蹈演员的表达离不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奉献,因此我们自然而然想到一个问题:


到底是完美主义带来的压抑给艺术带来更多可能,还是他们在挖掘艺术深层内涵的过程中,触及常人未达的情感后而诱发了他们重大情绪障碍?


从《黑天鹅》的妮娜来看,这二者似乎难分界限。






文:文玟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文玟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文玟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