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删论文报复男友 | 恋爱可以“作”,但要有底线

发布时间:2020-09-23 2评论 2324阅读
女孩删论文报复男友 | 恋爱可以“作”,但要有底线-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时差少女S
来源:心理0时差(ID:PsyTime)
原文标题:情侣吵架,女孩删论文报复男友 | 恋爱可以“作”,但要有底线


前阵子刷知乎的时候,看到热搜上挂着一个问题:

 

「因琐事争端把男友论文及资料全删了,有挽回办法吗?怎么才能让男友消气?」

 

瞬间少女的血压就上来了。平时就是猫咪一爪子把少女敲半天的微信信息误删了,都心痛半天。这百转千回的论文被女友删了,如果是我,怕不是要当场去世。

 

猫咪不懂人间烦恼,可是硕士毕业的女友难道不知道写论文的心酸吗?

 

小作怡情,大作伤身啊在恋爱中,小「作」可以为爱情添把火,但是操作不当很可能就酿成火灾。

 

所以到底要怎样做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迷人可爱的小作精而不是变成作妖呢?今天,少女就来和大家聊聊恋爱中的「作」。

 

01

「作」其实是人类的恋爱本能

 

不管是回顾生活经历还是查阅文献,少女都发现:相比于陌生人,人们在亲密关系中会表露更多的负面情绪,甚至出现更多的攻击行为。

 

这里的攻击行为更多是指心理攻击(psychological aggression),例如:

 

  • 批评、指责、否定对方的行为;

  • 不回微信消息、挂断电话;

  • 威胁对方要分手;

  • 在社交媒体上散播对方糟糕的评价;

  • 撤回对对方的爱,比如以往每天都叫对方起床,但吵架了以后就故意在对方有急事的早晨让他睡过头

 

心理攻击是一种隐蔽的、无意识的攻击行为,事后攻击者往往会做出否认,为自己辩解:「我不是要故意伤害你的!我就是气不过!」。

 


这不是借口,他们在做出攻击行为时,真的没有想过要破坏这段关系,并且几乎不知道这种攻击有多严重。

 

看,是不是很像我们平常说的「作」?心理攻击的倾向不分男女,在亲爱的那个人面前,人们都会不自觉地成为「作精」。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面对陌生人时,我们往往要戴上面具,扮演一个礼貌有用的人,避免被当成一个不懂规矩的任性小孩。

 

而在爱人面前,我们往往会将 TA 和自己的界限模糊化,把 TA 当成另一个自己,会认为 TA 是安全的、可信赖的。

 

所以,我们可以更轻易地在亲密关系中展示真实的自己,包括自己不被允许在社会中表现出来的那部分自己。

       


如果这种「表现很差」的自我能够被对方接受,那么我们对于这段关系的评价就会更高,因为这种「任性」能够释放我们渴望被关怀、被理解的需求。

 

就像玛丽莲 · 梦露说的:「如果你不能应付我最差的一面,那么你也不值得拥有我最好的一面。」

 

if you can't handle me at my worst, then you sure as hell don't deserve me at my best.

 

 02

「作」可以,但要有底线

 

小作怡情,大作就伤心了。

 

删除男友论文的女孩,早就突破「作」的底线。

 

伴侣能够无条件地包容我们的任性与脾气当然很好,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心理攻击预示着伴侣个人痛苦的增加,即使对方并不认为这段关系是压力的来源。[2]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伴侣面前自我暴露,不带面具,发泄情绪,这也正是亲密关系的意义所在,但是,任何一次作」都是攻击,都是对 TA 的伤害。

 

所以,我们的「作」是要有底线的,不能仗着被宠爱就有恃无恐,做出删对方论文这种离谱的事情。

 

在删男友论文事件中,「没经验」、「不是不讲理的人」、「有点任性」,这些都是在辩解,仿佛只要说清楚了「原因」,对方就能够谅解这件事情。

 


这其实暗含了一种对亲密关系的观点:如果你足够爱我,那么就应该承受我所有的缺点,应该接纳全部的我。

 

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不合理信念(irrational beliefs,绝对化的要求意味着这种所谓的「爱」完全地脱离了现实。

 

站在一个旁观者视角,这种念头的不合理之处就会显现出来:一个人怎么可能永无止境地,单方面地忍受来自最信任之人的伤害呢? 

 

 03

「作」的时候,如何不越过底线?

 

当然,在争吵中,情绪非常激烈的时候,我们很可能只能关注到自己的情绪,在冲动下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3]

 

所以,稳定情绪的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这里,少女分享大家一个超级好用的小诀窍:「认知脱钩」(Cognitive Defusion)。

 

认知脱钩的意思,是「与想法保持距离」:想法只是一个念头、一串文字、一种叙事,它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我们不能自动地默认它是正确的。[3][4

 

就像因为生活琐事发生争吵,对方说一句「你随便吧」,就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这个时候,人们下意识的负面想法会是「他不好」、「他不会处理自己的情绪」、「他怎么能够这样」、「他真是不耐烦」。

 

这种想法会带来非常黑暗阴沉的情绪,在这种想法和情绪的驱使下,我们就很容易做出升级报复的行为。

 

这种时候,我们可以试着把想法「脱钩」,比如说:


实时报道脑中剧场:用一种讲故事的语气,说「我注意到我正在想一个关于『他不好』的想法」

将沉重的悲剧化为轻松的喜剧:用轻松的歌曲,或是奇怪的语调,把这个想法哼出来:「他好坏,他好坏,他真的真的坏到家了~

感谢大脑:把大脑想象成第三方的人,然后对他说:「谢谢你,大脑,这么有义气,为我打抱不平!」

帮想法取名字:每次争吵时,你可能都会有「他好坏」的想法,你就可以把它命名为「坏坏」,下次他再出现时,你可以亲切地跟他打个招呼:「坏坏你又来啦_(:з」∠)_

 

这些手段看上去滑稽,其实本质上做的都是同一件事:站在一个第三者的视角,去看待你的想法。

 

它其实并没有解决问题,但这种方法能够让你冷静下来,去重新审视之前的冲突,你可能会发现:

 

  • 错,我是对他很生气,但我依然爱他呀。;

  • 没错,他今天是很暴躁,但说不定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呢;

  • 没错,他是说了「你随便吧」,下次一定要好好告诉他这种发言有多不合适;

 

在这种背景下,就很难做出像是删论文这种过激的报复行为了。

 

写在最后

 

想一想,上大学之前,大家会把物化生、史地政好好学一遍。上班之前,会在大学里操练几年。可是面对可爱又难得的恋人,怎么就没人教我们方法了呢?

 

所以呀,要是以前真的「作」了,也别太责怪自己,好好跟对方道个歉。要是对方能原谅自己,咱们以后再生气了就用「认知脱钩」的办法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绪。

 

方法虽少,够用就好,以后还请多多练习。

 

希望我们的爱情都能越来越甜~越来越甜呀~


世界和我爱着你~

  

- The End -

 

Reference\参考文献
[1] South Richardson, D. (2014). Everyday aggression takes many forms.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3(3), 220-224.
[2].Arriaga, X. B., & Schkeryantz, E. L. (2015). Intimate relationships and personal distress: The invisible harm of psychological aggress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41(10), 1332-1344.
[3]Saeed Abbasi, I., Rattan, N., Kousar, T., & Khalifa Elsayed, F. (2018). Neuroticism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How negative affect is linked with relationship disaffection in couple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46(2), 139-152.
[4] Larsson, A., Hooper, N., Osborne, L. A., Bennett, P., & McHugh, L. (2016). Using brief cognitive restructuring and cognitive defusion techniques to cope with negative thoughts. Behavior Modification, 40(3), 452-482.
 
作者简介:时差少女S。转发微信公众号心理0时差(ID:PsyTime),有趣的心理科普、前沿的心理动向、专业的心理研究,网罗全球,没有时差。


责任编辑:小鲸鱼 Bobby


0

回复

女孩删论文报复男友 | 恋爱可以“作”,但要有底线-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心理翻译社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翻译社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