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14岁少年?

发布时间:2020-09-23 5评论 2252阅读
文章封面

武汉14岁少年被母亲掌掴后跳楼身亡......


心疼、惋惜、气愤......


相信每一位妈妈都是爱孩子的,只是我们爱的方式未必是孩子能够接受的方式。


孩子不接受的方式各种各样:撒娇、偷懒、生病、捣蛋,最极端的方式就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抗争。



01

暴露在危险中的青少年


法国儿童精神分析家弗朗索瓦兹·多尔多在她的理论中讲到”虾蟹情结“龙虾,当它们换壳的时候,会先脱掉旧壳,并处在没有保护的的情况下,花一段时间来长出新壳。


就在这段时间中,它们暴露在危险中。对于青少年来说,是差不多类似的事情。


长成新壳是需要相当多的泪水和汗水,差不多是一点一点渗透而成。


在一只没有保护的龙虾周围,几乎总是有一只伺机而动的海鳗,时刻准备着吃掉龙虾。


青少年期,也演绎着龙虾般的惨剧!


在我们这里的海鳗,是所有威胁着我们的东西,在自我的内部,在外部,在我们通常想不到的事件中。


02

威胁青少年的海鳗


海鳗,可能是我们曾经是的宝宝,他不愿意消失,他也害怕失掉父母的保护,他把我们扣留在童年期,并阻挡将要来到的成年的诞生。


海鳗,也是在我们身上生气的孩子,他以为成为成年人正是正在“吃掉”成年人。


海鳗,还可能是那些危险的成年人,有时是些不法牟利者,他们游荡在青少年们的周围,因为他们以为青少年是易损的。


父母亲们知道这些人存在,也知道危险在窥视着我们。


但他们不断唠叨的方式恰恰是青少年最不愿接受的方式,父母的干预、控制侵犯了孩子的主体性,让他们丧失了自己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尊严,孩子变成一个东西,一个附属,一个没有、不能有自己思想的东西!外界的压力对他们构不成致命的威胁,被物化才是杀死他们的元凶。



03

青少年需要同伴


青少年如同海鳗一样,需要结伴成长。


成群结队地,他们会感觉很好,他们需要一些一样的参照、一种他们自己编码的语言(这就使他们可以不用成年人的语言。)


他们非常喜欢不再存在“你”和“您”,而仅仅只有一个兄弟情谊般的、他们一直很好使用的“你”,而这个“你”不是成年人的、有时带着优越感的“你”。


青少年迫切想离开家庭、离开父母,和同伴在一起,但这里面也充满了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非常想逃离所有困难的事情。


和同伴的相处也会有问题发生,不管同性还是异性,父母的态度应该是支持、鼓励,有时不断试错也是一种进步,不要一出现问题就让他们退缩回来,要放手,孩子才能成长。


04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但我支持你”


李开复从哥大毕业后,前往卡内基·梅隆大学学习语音识别和人工智能。

 

那时的AI研究形势并不好,导师瑞迪教授(Raj Reddy,图灵奖得主、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 希望他采用“专家系统”,但他有自己的想法,对瑞迪教授说“感谢您的指导,但我不想再继续研究专家系统了,我希望用基于统计学的机器学习。”


教授一点都没有生气,跟他说:“开复,你对专家系统和统计的观点,我是不认同的,但是我可以支持你用统计的方法做,因为我相信科学没有绝对的对错,我们都是平等的。而且,我更相信一个有激情的人是可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的。”


“那一刻,我的感动无以伦比。”李开复说,“这不仅仅是一种慷慨,也是对科研新人的尊重。不仅如此,他还给我提供了很多资源,包括数据、设备和资金,对我最后取得博士学位帮助很大。瑞迪教授既是我AI科学研究的导师,也是我人生道路的导师。”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支持你。这句话我记了很久。


在我进入企业界之后,每当同事们有不同意见时,我都会鼓励他们勇敢尝试自己的想法:当这个想法成功时,对他个人和对企业都会带来益处;而当这种想法失败时,这种被信任和支持的感觉也会让他们越挫越勇。”

 


不存在没有问题,没有痛苦的青少年期,它可能是人生最痛苦的一个阶段;它也是最为激烈的喜悦的阶段。


青少年期,从来都是困难的,但是,如果父母亲和孩子对人生充满自信的话,那么它也总是顺利通过。父母的信任和支持,是孩子一生的力量。






文:金瑜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金瑜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金瑜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