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爷:老伴儿刚去世,我就爱上了充气娃娃

发布时间:2020-09-22 2评论 2196阅读
文章封面

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洗车指数为1,张大爷决定洗洗车。


他走到门口,看到玄关桌上放着昨天下午从楼下信箱拿回来的邮件,大部分是广告,需要扔到垃圾桶。


邮件里还有一张在国外的弟弟寄来的明信片,他决定还是给弟弟回封信。他转身要去书房写回信,去书房要路过厨房,当然应该顺便把垃圾邮件带上,扔进厨房的垃圾桶,于是他先去了厨房,到了厨房,他发现垃圾桶也满了,他提醒自己,一会儿就去洗了车之后带上垃圾。


他看见厨房橱柜上有一盒牛奶,那是早上他到了一杯喝完之后,忘记把那盒牛奶放回冰箱了。天气已经暖和,牛奶不放进冰箱很快就会变质,这件事刻不容缓。


他拿起牛奶准备放进冰箱,却发现了找了一上午都没有找到的老花镜。他想应该先把老花镜放在书桌上,否则一会儿说不定又找不到了。于是他无意识地放下了牛奶,拿起老花镜向书房走去,可是又觉得有什么急迫的事情忘记做了。


是什么事呢?他边走边想,来到了书房。站在书房,他想不起来为什么要来这里,究竟要做什么事了。张大爷竭力回想,终于想起来了,他要给弟弟写封回信!可是弟弟寄来的明信片在哪儿呢?张大爷又回到厨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又去了玄关,发现明信片还在桌子上放着,原来刚才只顾着丢垃圾,却忘了拿明信片。


张大爷再回到书房,找信封、信纸和邮票,这时他想起来邮票没有了,一直说要去买却一直忘记,他应该去买邮票。


等张大爷买了邮票回来,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忙活了大半天,张大爷觉得很累。但是,车没洗,垃圾没倒,信没写,牛奶还在橱柜上,老花镜还是没找到,车钥匙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张大爷的情绪有点烦躁,沮丧的坐在沙发上,他看看墙上老伴儿的照片,抱起沙发上的充气娃娃,突然发出咯咯的笑声,在一片漆黑的蝉叫声中睡着了。


故事改编于《老年心理学》,北京大学出版社


这个情境你能想象吗?


也许你会说:“我还没这么严重,但也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你需要警惕的是,可能“认知症”(学名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已经逐渐逼近你。在65岁的老年人中,有50%左右的人都在受到这种名叫“注意力缺陷障碍”的困扰。


那么,老年人的“注意力缺陷障碍”究竟是怎么回事?首先我们来看一个研究:


为了测试老年人对外界信息能否保持持续的、专一的注意力,我们通过一下实验进行了测试,由30名25岁女性担任对照组,与实验组进行对比。


结果表明:所有老年人均报告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来完成这个“分听”任务,67%的人都会被音乐声所干扰,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听右耳中的内容。


在同类型的一个“视觉分辨”实验中,请两组被试同时在10种水果中找到“黄色的苹果”,25岁组的平均时间为1.3秒,而65岁组则需要4.8秒。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实验中对两组被试的焦虑水平进行了监测,结果证明老年人在实验中的焦虑水平明显高于年轻人。


原因可能由于年龄×复杂性效应所导致,为何是这两个原因,尚未可知。


最简单的解释可能是:老年人遭受了内部加工资源的损失,由于神经系统的总体衰退,他们不再有年轻时候的心理容量,可以同时注意到很多的信息,这种现象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加重,因此就产生了“注意力缺陷障碍”。


通常,护理人员会通过一些注意力的意志训练,来强迫老人必须记住或注意到有效的信息,有没有更加柔性的、有温感的“情感化”处理方式?


据中国老年医学学会发布的数据,目前,中国认知症病患者人数超过1000万。认知症像是老人们与这个世界的一场“漫长的告别”,目睹他们大脑记忆被大片清空,生活能力一天天倒退,到最后只剩一个仓促的休止符。


有什么心理学方法可以对这种症状进行“情感化”处理呢?


英国心理学家温尼科特曾经提出一个概念:大概的意思是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宝宝经常会抱着一个毯子,娃娃等等,其实是因为宝宝需要这些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妈妈的东西,温暖自己的内心,缓解分离焦虑带来的心理不适感。这种些“替代品”叫做过渡性客体。


这个概念对于老年人来说,是否可以产生同样的作用?


实验者邀请了10名患有不同程度的“注意力缺陷障碍”老年患者进行了一个多项次排序任务实验,给出4-5个同等难度的注意力任务(包含但不限于找到水杯、倒水、回收饭后的碗筷放在指定位置等),对于有“注意力缺陷障碍”的老年人来说,当任务启动后,注意力产生功能部分丧失,焦虑情绪的水平伴随注意功能的降低而上升。


这时,大脑前额叶产生的损伤会引发海马体(位于大脑丘脑和内侧颞叶之间,属于边缘系统的一部分,主要负责长时记忆的存储转换和定向等功能。)作用加速衰退,“过渡性客体”出现后,老人的情感支持需求得到了部分满足,在心理层面上,他不再处于无法自立的状态之中,面对任务和的焦虑水平会大幅度降低,与之前的焦虑水平对比发现存在显著性差异。


这些“过渡性客体”究竟是什么呢?


10名老人的“过渡性客体”分别是用了15年的毛毯,12年的茶缸,床头女儿送的笨笨熊,抽屉里老伴儿留下的钥匙扣等。当这些物品在老人的注意力任务中以被拥抱、被抚摸、被看见等方式出现的时候,老人的对任务的焦虑水平就会产生明显的下降。


我想,这对于护理人员或家属来说,都是一个值得雀跃的好消息。尝试观察和记录,找到属于他们的“过渡性客体”,让老人更快乐,让助老更轻松。






文:无敌小肉蛋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无敌小肉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无敌小肉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