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吗?当然!

发布时间:2020-09-20 1评论 1602阅读
文章封面


谁没有个伤心或者愤怒的时候呢?


反正我是有的。


当我伤心或者愤怒的时候,我那好心的队友会来劝我。


然而劝不过三句,他就会发动自己的直男属性,带着无奈和不耐说一句:“这么点事,至于吗?”


这句话威力无边。


能把单纯的伤心或愤怒里升级,让情绪的激烈程度瞬间更上一层楼。


因为 “至于吗?”,会让我觉得:


我是没风度修养的

我是小题大做的

我的情绪是错的

我是不被认可的

……


这种感受让我更加难堪,愤怒又羞惭,更想发泄情绪却不能,因为那样就会更加坐实了我的“不至于”,不懂得控制情绪,没有理智。


这不是队友的本意,但那个时刻,我被情绪冲击,根本没有能力去理性的分辨,队友的那份,本来是想要安慰我的一份好意。

 

几次以后,我也会尽量避免在队友面前暴露太强烈的负面情绪。


倒不是我真的就“不至于”了,能“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而是不想求安慰不成,反而再被补一刀。




女儿两岁之后,脾气与日俱增。


一天之内,轻则哼哼唧唧,中则鼻涕眼泪,重则撒泼打滚,强烈的情绪反应每天都要出现个五、六、七、八次。

于是我常常听到队友对她说“这有什么好哭的?”“你怎么又哼哼唧唧的?”


巴掌打在哪里不疼?


别人脸上呗。


我听到队友这些话,竟然也觉得很理所当然,毕竟我们一家人都被延绵不绝的哭哭啼啼搞的头秃。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自己对女儿说:“好了好了,不就是一块饼干吗,你至于吗?”


我就愣住了。


我想起来自己被说“至于吗?”时,那种委屈、愤怒、又羞惭的感觉,那种不被认可又无可诉说的憋闷。

我把刀子从自己身上拔出来,插进了我女儿的胸膛。

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敢说至于吗,她的每一点情绪,都是值得被我理解的存在。

 

再后来,我读到了陶行知先生的一首小诗,深受感动。


他写到:


你不可轻视小孩子的情感!

他给你一块糖吃,是有汽车大王捐助一万万元的慷慨。

他做了一个纸鸢飞不上去,是有齐柏林飞船造不成功一样的踌躇。

他失手打破了一个泥娃娃,是有一个寡妇死了独生子那么悲哀。

他没有打着他所讨厌的人,便好像是罗斯福讨不着机会带兵去打德国一般的怄气。

他受了你盛怒下的鞭挞,连在梦里也觉得有法国革命模样的恐怖。

他写字想得双圈没有得着,仿佛是候选总统落了选一样的失意。

他想你抱他一会儿而你却抱了别的孩子,好比是一个爱人被人夺了去一般的伤心。


他是如此细腻,深切的明白,那些细微琐碎的事情为何能撼动孩子的情绪。


他又是如此尊重,深切的理解,那些直白而强烈的情绪需要怎样的呵护。


难怪郭沫若曾盛赞他:“两千年前孔仲尼,两千年后陶行知”。

 


心理学上有个词叫“容器”。


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画面感的词。



一个好的容器,能稳稳的接住一切东西,特别是那些“不够好”的东西。


一个人背负的情绪、想法,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能倒进这个容器里,被稳稳当当的接住,甚至被理解和支持。那这个人就可以一直轻装上路,走的更远。


 “父母是孩子的容器”。


而且,是孩子的第一个容器,也是最重要的容器。


当他们喜悦的时候,我们能稳稳的呼应,并由衷欣赏吗?


  • 当他们愤怒的时候,我们能首先稳定住自己,然后平和的陪他们经历内心的暴风骤雨吗?

  • 当他们悲伤的时候,我们能不阻止也不逗弄,只是耐心等耐,陪伴他们修复伤痛吗?

  • 当他们恐惧的时候,我们能理解这份恐惧,做一个定海神针,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吗?

 

真的很难。


在一个喧闹的儿童乐园待上一天,就会看见:


  • 一个欣喜的去跟爷爷献宝的小女孩被说“一块破石头,真脏,快扔掉”,

  • 一个伤心的小男孩被妈妈要求不许哭,

  • 一个发脾气的小女孩被爸爸大声指责,

  • 一个害怕坐摩天轮的小男孩被奶奶说胆小鬼。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不爱孩子吗?


他们不知道要共情、包容、理解、支持孩子吗?


非不想也,而不能也。


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被这样的容器稳稳的接纳、包容、理解过,又怎么成为一个好的容器?


我们都没有办法面对自己的愤怒、脆弱、恐惧,又怎么敢面对别人的?

 

儒家文化崇尚的是喜怒不形于色,含蓄内敛是我们的民族性格。于是我们严格管控自己的情绪,不敢轻易泄露。


男性尤甚。男孩子从小听到的就是“男子汉要坚强”、“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们不能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敏感和脆弱,这些不能释放的情绪,让他们更沉重,更压抑,面对情绪时更加手足无措。


他们没法面对自己的情绪,更没法面对别人的。


要么用更大愤怒把对法的情绪“镇压”下去;要么就仓皇逃开,期待着逃避之后,问题就能自己解决。

 

所以每每说到育儿,总会回到父母的自我成长。

 

如果没有得到过那个好的容器,就成为自己的容器吧。


承认自己的任何情绪,是任何,都是天经地义的,正当合理的。


  • 允许自己可以愤怒,学会用适当的方式表达愤怒;

  • 允许自己可以脆弱,向安全的人展示脆弱并被抱持;

  • 允许自己可以哀伤,不需要总是坚强,接受泪水的洗涤,接受别人的安慰。

 

让自己的情绪流出来,深深的体谅自己、同情自己、包容自己、支持自己。


再去看孩子,他们有与生俱来的敏感细腻,他们对情绪的表达大胆而直接。


哦,原来他们才是我们的老师。


原创:九十度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九十度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九十度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