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被喷史上最烂:要女人边内疚边努力凭什么?

发布时间:2020-09-11 2评论 2056阅读
文章封面
文:江垚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花木兰》今天上映,被喷史上最烂:要女人边内疚边努力,凭什么?


今天,壹心理想和你聊聊:身份认同。

 

《花木兰》上映前,豆瓣评分就跌到了4.7。

 

好坏参半的评论中,各种剧透也越来越多。

 

有网友说,好莱坞用“新瓶”装中国传统故事的“旧酒”,显得格格不入。

 

其实不然,新瓶装旧酒,也能成为经典。

 

比如,1998年动画版的《花木兰》。

 

大量水墨背景,画面及其雅致。

 

每个人物都活灵活现,即使是小人物,也都性格鲜明。

 

情节层层递进,看剧时,你似乎也变成了剧中人,跟着木兰体验喜怒哀乐。


01.

女性身份,让她倍感抱歉


花木兰的故事,不用多说。

 

一个出生普通的女孩,为代父从军,假扮男子,应征入伍,上阵杀敌,立功无数,最后衣锦还乡,风光无限……

 

但是,木兰为什么要代父从军?

 

因为她在女性身份上的挫折。

 

从小就是假小子,喜欢蹦蹦跳跳,舞刀弄枪。

 

可到嫁人的时候,却被要求三从四德,说话轻声细语,走路不紧不慢。

 

这些对木兰来说,是违背本性的。

 

本来想按照父母的期待,做个好女孩,嫁个好人家。

 

却搞砸了媒婆的考核,气急败坏的媒婆冲木兰吼:“你永远不会为你家争光。”

 

等在一旁的父母轻声叹息。

 

这一切深深戳中了木兰,她觉得愧疚。

 

走在河边,她闷闷的想:

 

“难道我必须 ,一直都扮演一个非我的角色?为何我们都得隐瞒自己在想什么,自己真正的感受?”

 

现实世界的挫败,让她疑惑,也让她想逃离。

 

在一个雨夜,她穿上父亲的铠甲,骑上父亲的马离开了。她不得不“抹去”自己女性的特质,伪装成更适合生存的男性形象。

 

“如果我是一个男儿,会不会活得不一样?”

“如果我是一个男儿,就能顺理成章代父从军。”

……

 

只是,可惜......木兰因为自己的女性身份,备感“抱歉”。

 

这种“抱歉”的情绪,既是对自己的,也是对他人的。

 

一方面,因为女性身份,她无法实现自己的诉求;

 

另一方面,因为女性身份,她没办法完成家人对她的期待。


02.

多少女人,一边内疚,一边努力


有人说,这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才会有的情节,但事实上,即使时代变迁,女性意识在不断觉醒的同时,“木兰情结”依然存在。

 

不少女人,还是在为自己的女性身份抱歉。

 

一篇影评底下,有个留言让我感触很深:

 

“木兰的父亲说“上帝保佑让我有了两个女儿”这是很多女生最想从家庭获得的称赞,我觉得很多男观众都很难理解这种情绪化的表达,因为没有经历过,没有被评价为“你要是个男生就好了”

 

因为是女生,出生就不被期待。

 

很多没有男孩的家庭,赤裸裸的给女儿取名为“招娣、迎娣、胜男、亚男”。

 

这些承载了父母期待的名字,给这些女孩们,带来的,是对自己性别的焦虑。

 

因为自己的女性身份,她们对家庭一直有种不合理的负疚感。

 

同时,又想极力满足父母的期待。

 

于是,她们的自我,就在这样内疚中压抑。

 

再长大一些,就是被催婚,结婚了被催生。

 

生娃了,如果没人带,牺牲事业,回家带娃的,大部分也都是女性。

 

就像顾佳,明明能力比许幻山好那么多,公司老总的位置,还是要给许幻山来做。

 

自己在家照顾孩子,时不时还要来公司给许幻山兜底。

 

做这些事情,还不能让许幻山知道,要给他留面子。

 

让他活在一种“我很有能力”的良好感觉中。

 

可这多不公平啊。

 

明明做了那么多,就因为是女人,一切就都是应该的吗?

 

而这些压在女性身上的,根源都来自那种身为女性的“愧疚感”。

 

这种歉疚感,推动着我们努力,但是却不敢坦然地索取我们想要的回报。


03.

家庭的认可,是有些人一生的遗憾


每个阶段的女性,似乎都会经历进阶式的“成长课程”。

 

小时候,被要求懂事;

嫁人了,被要求照顾好家庭;

成为母亲,孩子就是最大的责任;

好不容易退休,也要帮着带孙辈......

 

然而即使这样,很多女人想要的,来自家庭的认可,还是一生都没得到。

 

我曾经在一个课上,遇到过一个50多岁的女人。

 

她在课堂上分享自己的故事,哭成了泪人:

 

生在一个5个孩子的家庭里,3个姐姐,一个弟弟。

 

小小年纪,她就要帮忙照顾弟弟。长大后,她早早离家打拼。

 

因为够努力,一直生活也不错,可是,她知道,自己内在一直有个洞,一直在逼着她,让她不敢停下来休息。

 

离家几年后,父亲就去世了,这也成了她心中很大的一个遗憾。

 

她一直想亲口问问父亲:“我够优秀吗?我是让你感到骄傲的女儿吗?”

 

可惜,她再也问不到答案。

 

如今她事业有成,孙子辈也陆续出生,可她还是觉得,父亲欠她一个回答。

 

而电影《花木兰》中,军中立功之后,她的选择是衣锦还乡,因为她想让家人看看,自己如今这幅模样,是不是也是父母的好女儿,她想获得要家庭的认可。

 

因为,家,对多少人来说,就是我们的根。

 

从家里的获得的认同感,可以极大的滋养一个人。


04.

走出愧疚,每个女性都有一段路要走


动画版《花木兰》中,木兰的成长有几个阶段:

 

从军之前,她试着学习三从四德,想成为传统意义上的好女孩,然而事与愿违,被媒婆嫌弃,被人议论,木兰一度觉得给家族丢脸。

 

加入军队后,因为女儿身,体能无法与男性相提并论,她质疑“如果我是男儿身就好了”,对女性身份的不认同感,始终伴随着她。

 

直到后来建功立业,真正获得了外界的认同,身为女子的内疚感才逐渐被治愈。

 

然而现实中,多数女性要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学会自我成长。

 

首先,把愧疚还给别人。

 

最近papi酱复出了。

 

复出首秀就录制了一段RAP, 其中反复在说的一句话就是:I’m not me,I’m still me.

 

我已经不是那个我,我依然还是那个我。而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决定我自己是谁。

 

对,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决定自己是谁。

 

如果你也遭遇过对女性身份的不满意,你要学会区分,看看哪些是别人强加在你身上的,你的很多感觉,可能来自于:

 

“没有一点女孩样儿”

“你就这样了,别挑了,年纪再大更没人要了”

“男人能养家就好了,你也不检讨一下自己”

 

这些话,长期听,是很有催眠效果的,识别出来,这是他们的期待,还给他们,你也不应该为这些愧疚。

 

想一想,如果没有固有的性别视角,你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

 

其次,打开眼界,看看优秀女性们都在怎么活。

 

这个夏天最火的一部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就展现了女性形象的多种可能性,可以柔美,可以性感,可以飒爽,可以冷酷……

 

我看她们的时候,经常会被感染。

 

张雨绮,是一种耿直爽利的美;

蓝莹莹,是一种努力要强的美;

孟佳,又是一种性感妩媚的美。

 

每个人都很有自己的特点,美的各不相同。

 

你看,女人不是要成为一种样子才好看。

 

活成什么样子,不是只有一种标准,最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心中对自己的标准。

 

最后,肯定自我价值。

 

影片最后,木兰最终意识到:我并不是为了爹爹,为了尽孝,我也许只是想证明自己有本事。我想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是一个巾帼英雄。

 

这个时候,她理解了自己,才算是真正和自己和解了。

 

同样,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更深的探索一下自己。

 

长大的过程中,哪些人/事一直在深深影响的我?

对我的具体影响是什么?

父母的成长环境是怎样的?

他们怎么变成了现在的他们?

我在被他们怎样影响?

 

同时,肯定自己的价值,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给自己一句正向的肯定,“我长得挺漂亮的”、“不结婚,我也可以活得很好”......

 

当你足够肯定自己,真正的身份认同才会逐渐建立起来。

 

记住,你的价值,只能被你自己决定。

 

世界和我爱着你。


作者介绍:江垚,心理学硕士,个人自媒体运营者,自由撰稿人。对世界好奇,对人性敏感,用灵感观察生活,用文字辗转人生,时而犀利时而婉转。微信公众号: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责任编辑:小鲸鱼 烊箜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