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沟通之人际关系篇

发布时间:2020-08-27 8评论 1723阅读
文章封面

在本文开始前,我反复思索了,为何目前整个社会层面,对非暴力沟通的认知和推广仍相对有限(从我接触《非暴力沟通》已有三年多,而本书的编者尾注为2008年底,我目前看到的书籍版本是2016年第一版次)。


一方面,如我之前的《非暴力沟通之准备篇》中所言的文化心理层面,中国历经君权父权男权时期长达两千年左右(从公元前134年汉武帝独尊儒术大概算起),近现代又经战乱时期和艰难困苦的斗争哲学时期,这些主流的思想和价值观,跟非暴力沟通的文化渊源不无冲突所在。


再一方面,本身这种思想也有其局限性及本土化的过程,不可能出现一种类似万能的沟通理论适用于所有情况,除了我之前说的社会心理范畴之外,比如我后续要着重说的亲子教育里面,也必须仍然保留一些管教的成分,理论应用方面才更加完整和实用。


还有一点可能就是我个人的局限性,我的原生家庭,父母从小几乎没有打过我(顶多罚站过),而对长子哥哥应该有过体罚,父母两人之间从未间断过争吵和家暴,甚至如今已经七十岁左右年纪了依然如此。


所以从我个人的角度,不希望此种影响延伸到我的下一代之中,这也导致我既成的脾气秉性中,刻意加入了非暴力因素(从另一侧面部分秉承了母亲软弱的一面),而遇到《非暴力沟通》思想后,理论上的完备与实际操作上的指导,即更加深了我对这个思想的认同,理解与应用,升华了固有思维模式的局限性。


而同样是我一代长大的同学之中,有一位初中女同学,她经常打骂自己的女儿,我曾经尝试过说服她不要这么教育子女,但她最有力的一个说辞是,她就是从小这么被打骂惯的,所以很多时候,她不是不知道这样做有问题,而是根本无法克制并且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目前只能是继承自己之前的成长模式,并延伸到下一代的教育之中。


以上,作为非暴力沟通的局限及反思,下面我具体把人际关系中除亲子关系(计划另外再开一篇)外的实践经验分享给大家,期待共同的探讨:


1.

职场同事关系


我所在公司的最早人际圈里,本地人仅占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是所谓的外地人(即户口不是当地的人)。本地人之中,有一位同事,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外地人)和另外两位同事(外地人),比较排斥她。表面原因看下来有几种:


每日迟到,顶多是掐点到公司,晚了几分钟有时候还会把签到的时间提前。

每日早晨,几乎不和任何其他同事问早打招呼。

每日准点下班,几乎不和任何其他同事打招呼。

做事尽求只把自己的那一份做好,其他同事的协助几乎没有。

有些事情,自己比较计较,但希望别人来出面(就是俗话说的,拿别人当枪使)。

喜欢牢骚,别人看似一点点事情,唠叨很多。

看似满足于现状,没有学习的动力和愿望。

做事情比较慢,看上去像是拖拖拉拉。


以上的各种结合起来,似乎我和另外两位同事的排斥,合情合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另外两位同事相继离开公司,我随着对非暴力沟通的深入了解,也重新反思如何看待并与这位本地同事相处。


每日迟到的背后,是她每天都有开车去送女儿上学,所以时间上不好把控。

每日上下班的时间把控,跟之前计算机专业及银行从事过的经历有一定关系,她个人的时间感很强。

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也就没有给任何其他同事增加麻烦,也不会对不是自己的事情横插一脚。

所谓的怨妇也好,负能量也罢,有时候只是一种排遣压力的手段和生活习惯,看似的病,实则反观过于焦虑的外地人来说,是“病”不起的(此点从精神分析的角度也可以说的通)。

满足现状也是活在当下的另外一种外显。

做事慢,但是几乎完美,甚至连大公司的人也比不上,越往后面越觉得这才是效率高的表现。


后续我运用非暴力沟通,跟她彻底改善了关系。


每日对她路途中送女儿的情况表示理解。

每天上下班,主动和她微笑打招呼,后来她也渐渐地时常给予一些回应。

尽可能的多做事,建立大家团队合作的氛围,后来发现,她有时候也会主动地为他人协助一些事情了。

以半开玩笑的方式对待牢骚的对话,时不常也来一个自嘲,大家一笑了之。

从她的一些做表格及严谨的做事中,也学习到不少东西。

少错才是效率真正的提高,适当降低焦虑感,保证做事的准确度。


久而久之,她在我的眼里也变得没那么讨厌了。其实讨厌的人,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心理防御机制,某种投射造成了你的讨厌,如果可以排除各种投之以暴力的可能性,适当地反思和换一个角度看问题:


这个讨厌的人,也许正是你今后得以进步的一面镜子。而非暴力沟通,使这种可能具备真正的可操作性。


2.

家庭夫妻关系


这个关系中的非暴力沟通,其实是执行难度最大,跨度最长的。


难度最大在于,彼此相互非常了解对方,越是彼此了解的人,越容易彼此不屑于对方,知道对方的微毫变化是如何而来,对方最初是什么样子,由此也消除了那种权威感或领导力所带来的高效。


跨度最长在于,除了跟原生家庭的父母之外,伴侣可能是陪伴自己人生最长时间的那个人,这种关系也强于亲子关系,一段长久的婚姻绝对是人世中另外一项伟大的成就,值得敬佩。


回到原点,我仅举一例,个人在与伴侣关系中,非暴力沟通的应用。那段时间的大背景是,爱人和我原生家庭的关系非常不好(即便现在也不能算作好,顶多算比老死不相往来稍好而已),因为我对自己的父母比较尊敬,尤其对母亲,所以原有的一些儒家孝道的东西阻碍了我进一步去尝试了解爱人的情感需求。


那段时间,随着我对非暴力沟通的深入了解,其中有,当你个人的表达,对方没有回馈,你可以去尝试协助对方表达出可能的感受和需求。


我先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去用旧有的思维模式去指责或分析对方,而是尝试倾听的同时,共情到对方,把对方可能的感受和需求说出来,前提是我是信任对方的。


我爱人本人的原生家庭等原因,造成自己其实不太善于表达感情,习惯于一种类似冷暴力的方式来化解突然的矛盾冲突,另外一种情况是,当一个矛盾依然悄悄发生发展时,我由于情绪的带动而未曾觉察,而一旦矛盾爆发,持续的冷暴力在短期内根本难以化解。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听到我说出了感受和需求之后,竟然一下子流下了眼泪,可能她觉得,我头一次乐意真正地从对方的角度出发,去思考和倾听,这也让我感到自身真的需要更多地反思(并非单纯的愧疚,愧疚其实无益于真正的成长)。


虽然仅此一次,但我终生难忘,并且后续刻意增加了彼此良好氛围下的深度交流,这种掏心掏肺的交流才是真正有益于双方的了解和包容的(从真正意义上,让彼此的心靠得更近)。


当然,在婚姻关系方面,我并非专家,也没有更多的理论结合实践的案例可讲,婚姻确实是需要长期磨合和经营的一项事业,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捉摸,与人交流中通用的一些非暴力沟通原则,仍然适用。


同时,从前我乐于一个人硬抗那些来自彼此原生家庭之间的冲突和矛盾,这让我身心俱疲。而后,当我把重点放在自己的感受和需求上,放在对方的感受和需求上之后,问题一下子得以最大程度的化解。其实他们平日根本没有生活在一起,最为关键的,还是夫妻两人之间的关系,这才是所有家庭问题中的核心所在。


3.

同学朋友关系


记得以前有个段子,说的大致就是同学聚会的时候,不要谈收入,不要晒娃,就专心地回忆怀念过往,畅想未来。


其实同学也好,朋友也罢,最需要的就是彼此的真挚,一旦挂靠了金钱,名誉,这些身外之物,也就是非暴力沟通里所说的评价和评判,友谊的味道就变化了。


我和一位大学同学,一直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联络,每次两人交流,都是想什么说什么,不刻意地去迎合对方,也不会为了面子做出所谓的妥协。


同学聚会,真的有事情就说不去,大家也都能够理解,但态度一定要坦诚,正如非暴力沟通中强调的:


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这么多年没能见面,非常想念大家。这次聚会我不能过去,真的非常遗憾。

说出客观和具体的事实:因为家里孩子还小,需要多一个人来照顾。

反馈对方可能的感受和需求:能过去的同学,好好相聚,玩的开心。

表达出自己的请求:希望能多拍些照片共享到群里。下次有机会一定过去。


其实很多事情,人与人之间,本来都很单纯,很简单,复杂问题简单化,才是高明的做法。


现代社会,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要忙碌的事情,能抽出陪伴家人的时间,去参与,是件幸事。也就是说,非暴力沟通所倡导的,正是其背后核心的,彼此之间的感情需要,而不是单纯处于礼节或者应酬的套话,场面话。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非暴力沟通的背后,是真诚的前提,而不是为了拒绝对方,达到自己的某些目的。初心不忘,方得始终。


4.

原生家庭关系


这方面如果从精神分析的角度,会有特别多的,更具信服力的阐释。非暴力沟通这方面,我主要想重点说下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沟通。


非暴力的反面,并非单纯的暴力(容易让人联想起来的热暴力),而是包括冷暴力(逃避),软暴力(情感勒索),语言暴力(讽刺打击)等。


辩解,质问,挖苦,愤怒,诉苦,借口,这些都不是非暴力沟通。


而由于我们自身都难免带着的原生家庭成长背景,很难在父母的面前,卸下那层几经伪装的面具,来进行真正的深度交流。


比如,我和我的父亲,每当我想和他进行情感方面的深度交流,他基本上采取的态度是顾左右而言他。


而我和母亲相对而言,沟通的效果似乎很好,但也只停留在表面。她可以做到倾听,但不一定真的把你的话听进去了。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兄长有一次和我讲,他和母亲的每次对话,对方没有一次真的听进去(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一种情绪化的极端表述)。


与打相比,逃更具有隐蔽性,就是对方说的话,我没有走心,而只是像双人相声里的逗哏一般,哼哈答应。很多子女和父母之间的对白也不乏此例,而这其实对于真正地拉近彼此的关系,基本上没有实质的帮助。


当双方谈及很多往事,非常容易激起自我内心那些原始的伤痛,这也使非暴力沟通在原生家庭关系方面,增加了难度。


也许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在有生之年,每一次与父母的对话中,尽可能地“忘记”他们是我们的父母,而从一个尽可能平等的角度,看待他们和别人并无特别之处。


当我们可以“平视”他们之时,看到他们的成长,时代和局限性(他们也有自己的原生家庭),也许才是我们真的长大了,可以应用非暴力沟通之时。


5.

结语


原计划再写些关于社会陌生人关系中的通用原则,但一方面限于篇幅,另外限于案例的丰富性,暂不展开。


其实每种理论都有其应用范围和局限性,我在篇首的一些担忧,其实从展望未来的角度,也大可以放心。


因为我在一些积极心理学的课程中,看到明确把非暴力沟通列为人际关系和沟通中的重要章节。


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和世界范围积极心理学的兴起,必将带动非暴力沟通的交流方式,向着更为深远的方向发展。


比起理论的完备性和严谨性,更重要的是应用。期望我们每个人,都能从自我做起,今时做起,在实际生活中尝试运用非暴力沟通,熟能生巧,只要勤加练习,必然有所改进。


世界也必然会因此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纷争,让我们一起来治愈这个世界!


备注:
1.文章图片摘自《非暴力沟通》书中一位小朋友的画。
2.积极心理学方面部分参考了清华学堂在线《积极心理学》课程第七章人际关系和沟通中的非暴力沟通。
原创:威尔·莱克特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威尔·莱克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威尔·莱克特

善恶观:以怀疑的视角审视内心激发至纯之善。 从业初心:助人助己,实现人生价值。 启蒙老师:心理侧写师威尔·格莱厄姆,精神科大夫汉尼拔·莱克特。 理论体系:个体心理学=》人本主义心理学=》积极心理学。 咨询手法:认知疗法(短程5-10周)+来访者中心疗法(中长程1.5-12月)+精神分析(长程12月+) 主要领域:个人成长,职业生涯,亲密关系,亲子关系等。

私信

威尔·莱克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