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师生不雅视频:“受害者有罪论”又高潮了?

发布时间:2020-08-26 2评论 2364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从陈冠希、性侵养女到镇江师生不雅视频:“受害者有罪论”又高潮了?       


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不雅视频中的受害者”。

 

近日,镇江男老师的不雅视频疯传,据称是已婚老师出轨未成年女学生,引来一片骂声。

 


很快,警方的调查报告出来了,当地教育部门和当事人也都发声明澄清,原来真相根本不是网上说的那样:

 

1、视频中的女主已经成年(25岁),早已毕业,两者现在并不是师生关系;

2、男主和女主均是单身,自由恋爱;

3、男主、女主均未传播视频,女主拍完后存在自己手机里,被男性朋友潘某发现,传到网上。


男主报警后,潘某已主动投案。

 

违法传播网络信息、触犯当事者隐私的是潘某,男主、女主所做的只是恋爱中男女正常的行为,没有妨碍到任何人。

 

可是网络上的评论还有不少这样的:


男主的身材真好,女主真骚;


女的主动拍视频,肯定是变态;


女主肯定劈腿了,不然怎么把潘某气成那样?


男主上班的高中火速将他调离一线岗位,通报批评;

 

女主的妈妈出来哀求网友不要再转发,女儿现在已经无法正常学习和生活。

 

艳照门过去了十年,结果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受害者被责骂。而女性,依然位于链条最底端、受影响最深的那个。


2008年,艳照门爆出之后,公众矛头全部对准视频的主角,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被公司打造成“清纯玉女”人设的阿娇。

 

泄露视频的电脑小哥没有出来道歉,隐私被泄露的阿娇却被公司安排出来道歉,她哭着说出那句“很傻很天真”,却引来更猛烈的嘲讽和辱骂。

 

一夜之间,演出被停、综艺取消,连陈凯歌执导的电影《梅兰芳》中,阿娇已拍摄完成的戏份也全部被删除。

 

阿娇和陈冠希的“艳照”,不过是恋爱中的女孩,极力配合所爱的人罢了,何错之有?

 

如果说阿娇违背了人设,人设难道不是公司定的吗?一个员工去跟公司杠才对吗?

 

十年后的她,在《演员请就位》中出演阮玲玉,终于重圆和陈导合作的愿望。


但一个女演员的黄金十年,已经过去了。

 

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指责受害者?

 

美国心理学家梅尔文·勒纳是最早研究公平假说的人之一。他想探究为什么在悲剧发生时,人们反而喜欢指责受害者。

 

勒纳做了一个实验,让参与者完成记忆任务,一旦记错了,就要接受电击。

 

和大家想象的不同,旁观者看到参与者被电击的痛苦反应时,并没有表示同情,反而会认为,这个人太笨了!

 

实验表明,当观察者无力改变受害者的命运时,常常会否定和贬低受害者

 

因为大多数人都相信“世界是公平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很难接受为什么有些人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却遭遇了不幸;


更不能接受,有些事那么不公平,我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

 

所以只好认为,受害者遭到不幸,肯定是因为ta哪里做得不好,这都是ta自找的。


只要自己不像受害者那么笨、做错事,就不会遭遇同样的事。

 

越是不可能接受的事情,受害者被指责的可能性就越大。

 

通过指责受害者,旁观者才能缓解对残酷世界的恐惧,找回安全感。

 


施害者越来越猖狂

受害者越来越危险

 

受害者有罪论,会带来两个严重的后果:

 

第一,施害者越来越猖狂

 

2018年9月,韩国警方接到女星具荷拉男友崔钟范的报警。崔钟范称因提出分手被家暴,还展示了脸部的抓痕,具荷拉立刻被网友围攻。

 

但很快大家就发现,真正被家暴的是具荷拉!

 

因为具荷拉吃午饭时有异性但没有通知他,崔钟范深夜回家后将具荷拉踹醒,破口大骂,具荷拉只是试图推开他,他却扯住她的头发猛推,还将空气净化器砸向她。


医院验伤的结果,具荷拉身上多处挫伤、淤青、子宫出血。

 

出人意料的是,具荷拉过了一天就向男友求和。

 

媒体爆料,原来崔钟范录下了两人的性爱视频,扬言要公布毁掉她的星途,胁迫女方道歉。


具荷拉甚至曾在电梯内下跪求他不要把视频发给媒体。

 

具荷拉被证明无辜,但网络上对她的攻击从来没有停止过,她还因此患上了抑郁症,两次自杀未遂。

 

具荷拉事件引发大规模抗议,超过20万名请愿人要求严惩以性视频威胁报复女性的行为,结果竟然是,罪犯连一天牢都不用

 

被公司辞退后,崔钟范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发型设计室,开派对庆祝,毫无悔意。

 

也许正是这个结果彻底压垮了具荷拉,她放弃在韩国的事业、远离家人来到日本,于2019年11月24日第三次自杀,结束了28岁的生命。

 

具荷拉自杀后,有人跑到崔钟范的社交平台开心地说,现在你可以把视频发出来了,反正也没人告你了,哈哈哈。

 

具荷拉的去世不仅没有影响到崔钟范的生活,反而还让他有了名气。

 

具荷拉的亲哥哥再次起诉他,这一次可能是迫于具荷拉已死的压力,他被判入狱1年。

 

一条生命,只换来一年刑期。

 

世道变坏,是从施害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受害者却被加倍惩罚开始的。暴力总是被宽容,就会一再升级。

 


第二,受害者有罪论只会让受害者越来越多。

 

受害者有罪论的论点之一,是被侵犯的人,总是那些穿着暴露、言行放荡的女性,只要老老实实就会安全。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今年爆出的韩国N号房事件,牵扯的受害女性高达数十人,年龄最小的才11岁,比具荷拉的遭遇更悲惨。

 

她们只是因为被主犯窃取了个人资料,然后就被要挟拍下不雅照片,并以散布给家人为要挟,胁迫受害者拍摄性剥削视频。

 

研究犯罪的心理学教授认为,恶魔眼里的完美受害者,就是那些胆小怕事的孩子。


想靠小心行事保护自己根本没用,反而会被当做目标被更肆无忌惮地伤害。

 

宣扬“受害者有罪论”,就是在给罪犯输送完美受害者。

 

阿米尔·汗在《真相访谈》中说过一句话,在犯罪之前感到害怕的,应该是罪犯,但是现在,害怕的却是我们。

 

在这样的社会里,男性就会安全吗?

 

N号房事件被查出也有“男子版”。受害者大多是十几岁的男孩,甚至还有小学生,当初以“可以帮忙合成朋友的淫照”吸引他们上钩,掌握个人资料后,就开始胁迫他们拍下不堪的影像。

 

遭受受害者有罪论荼毒的,不只有女性。

 

“受害者有罪论”也许可以给旁观者一时的安全感,但从长远看,只能让施害者更猖狂,旁观者迟早也会被殃及,害人也害己。

 

打破受害者有罪论

我们的身体只有自己能决定

 

想打破“受害者有罪”的潜规则,不给未来的自己挖坑,我们可以做两件事:

 

第一,受害者相信自己,勇敢发声。

 

美国“艳照门”事件中,明星詹妮弗·劳伦斯等人在内的多名受害者,手机里包括裸照在内的照片都被黑客窃取,并泄露在网上。

 

劳伦斯第一时间就公开发声:“这不是丑闻,这是性犯罪。”她说,“这是我的身体,应该由我做主……我甚至不能想象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

 

错的不是我们,而是纵容犯罪的恶意土壤。

 

“荡妇羞辱”让受害者害怕为自己发声。


这永远改变不了受害者的命运。对变态犯罪最有效的打击,就是让它暴露在阳光下。

 

第二,当我们是旁观者的时候,不要以为和我们无关。为受害者呐喊哪怕沉默也比跟着别人一起指责更善良

 

2018年时,一名女性在网上发表匿名文章,称自己被资深媒体人章文强奸。

 

一个是连名字都不敢透露的无名人士,一个是知名媒体人,本来这件事又会像以前一样石沉大海。

 

但是作家蒋方舟看到后发朋友圈声援:“我也被此人性骚扰过,坐牢吧,人渣。”



蒋方舟发声后,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揭发章文。

 

爱尔兰政治家埃德蒙.伯克曾经说过一句名言:“邪恶取得胜利唯一的必要条件是,让好人无所事事。”

 

不要以为别人的事和你无关,总有一天你也会身处其中。

 

如果你能声援,请发出你的声音;如果你因为种种原因感到害怕,至少不要参与乌合之众的狂欢。

 

当我们被侵犯时,好人聚力,团结一起狙击施害者,才是我们安全的唯一出路。

 

- The End -

作者简介:八段锦,心理咨询师+建筑师,微信公号“心理八八”(ID:bdjxlbb),用治愈的声音,讲述走心的心理学。

责任编辑:小鲸鱼 玉暖蓝田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