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金锁记》:女性内在的三种角色冲突

发布时间:2020-08-24 3评论 2908阅读
电视剧《金锁记》:女性内在的三种角色冲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这篇小说是围绕着一位女主人翁曹七巧,一生的命运展开的。

 

七巧这名字,在我还不知道来历的时候,我细细揣摩了下。

 

首先字不知从何而来的,因为他家就只有兄妹两个,所以论资排辈是不可能的。而我联想到这个词,七窍生烟,也就是愤怒至极。回头想想七巧这一生,真的够压抑,愤怒和绝望的。

 

字,有心灵手巧,聪明机灵的含义。

 

七巧,七夕节,又七夕乞巧(七巧),所以,这是女子很重视也很浪漫的一个日子。百度百科上的意思是,个性活泼开朗,天真乖巧。


如果说,我这样的联想是一种巧合的话,那么这些关于名字的解释,恰恰就是七巧这一生的真实写照。一个活泼开朗,天真乖巧的女子,因为投身于爱情,最后遭遇到一系列失忆的事,导致压抑,愤怒和绝望。

 

而在她一生的生命线上,我看到了她身上,作为女儿、女性、母亲三种身份和角色的不停转换和冲撞,以致于最后迷失了自我。

  

01 母亲原型


心理学家荣格提出了母亲原型的概念,它是一种意象的象征,有着积极满意与消极邪恶的意义。

 

在积极面向,与母亲原型相联系的品质是母亲的关心与同情;女性不可思议的权威;超越理性的智慧和精神升华;任何有帮助的本能或者冲动;亲切、抚育与支撑、帮助发展与丰饶的一切。

 

在消极面向,母亲原型可以意指任何秘密的、隐藏的、阴暗的东西,意指深渊,意指死亡时间,意指任何贪吃,诱惑,放毒的东西,任何像命运一样恐怖和不可逃避的东西。

 

这是母亲的双重性。

 

02 对母亲元素的过度认同


故事开端就是曹母即将病逝,七巧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在母亲去世前,曾反复叮嘱她两件事:一手抓着能过日子的钱,一手抓着心爱的男人。


七巧那个时候不明白母亲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母亲叮嘱她一定要牢牢记住,她便牢牢记住。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女儿,哪里懂得做女人的含义。

 

七巧的命运由此就这样展开了。在母亲去世后,她那贪心的哥哥嫂子就希望早早把她嫁出去,正好姜家这样做大官的家里需要给二少爷仲泽娶姨太太,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把她嫁进了姜家。


本来心灰意冷,因为一个香油店的女儿绝不可能嫁入姜家这样的显贵门第,但想着母亲临走前的嘱托,她却做出了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决定,还是决定嫁给仲泽。


本以为按照母亲的意思来,这辈子应该就可以如母亲说的那样安稳过下去,可没想过,这却是她一生命运悲剧的开始。


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姜家的三少爷季泽,两人一见钟情,七巧那一刻开始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的情爱,但内心又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始终拿不定主意,就一直记着母亲跟她说过的话,一手抓着心爱的男人,一手抓着过日子的钱。


所以她选择嫁入姜家,嫁给软骨病二少爷仲泽,是冲着抓着过日子的钱去的,同时,又能跟心爱的人天天见面,那是冲着抓着心爱的男人去的。

 

如果那个时候,七巧她坚信,季泽最终会说服家里同意跟她在一起,又或者,哪怕她不嫁给仲泽,不嫁入姜家,她依然可以以自由之身跟季泽在一起。


也许爱情之路坎坷,但至少能如偿所愿,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可能握着的钱并没多少,但能得到爱情,金钱靠勤劳也是容易获得的。

 

但是在做决定的那一刻,七巧只是一个女儿她无法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去体会自己真正的需要,并为之冒险。她像她母亲一样,以为只要紧紧抓住心爱的男人,他就不会离开自己。


嫁入姜家,她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季泽,一直做着像母亲般的事。关心他,怕他被大哥算计,怕他被坏人骗,怕他误入歧途。


当然,这同时,她也释放了自己作为女性的需求,跟季泽生了一个儿子。这个时候的七巧,虽然一直饱受爱人就在眼前,却就是得不到的痛,但她心里还存有念想,觉得她最终会跟季泽在一起,所以这份爱一直支撑着她。

 

她不清楚怎样作为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享受他们该有的男女之爱。她内在过度认同了母性的元素,这种元素压抑了她自身的个体性和需求,变得具有破坏性,最后她的内在变成空壳。


她以其他人为自己存在的理由,并且,他人也都变成了工具性的存在。


比如,季泽的好坏变成自己的喜怒哀乐;季泽一旦有事马上出来想要帮助;季泽有一丁点的靠近就兴喜万分,有一点的背叛和远离就痛不欲生。


看上去她对季泽的情感很深,但到后来,她内在已经完全扭曲,季泽只是她内在一个空虚的情感寄托而已,跟季泽的情感,早已不知消逝在何处,她却一直死死抓着不放。

 

她的性欲完全是作为一种母亲关系而发展的,而作为一种个人关系则始终处于无意识状态。” 


七巧作为女人的性欲,是没有得到满足的。丈夫仲泽没能够,心爱的男人季泽也没能够,所以她的性欲被压抑转换成了母性般的存在。一直像母亲一样关心和帮助季泽,却无法得到一个男人对女人真正的爱。


无意识的性欲往往把自己表达为权力意志。”荣格对这句话的解释是,在失去爱情的地方,由权力来填补真空。七巧这一生,在爱情失忆的时候,都在钱上折腾。


在她觉得爱情得不到的时候,她就拼命地想抓住钱。在一直患得患失对季泽的爱中,她开始变得偏执,抽鸦片麻痹自己,觉得别人都想来骗取她的钱。同时,她也用钱来控制自己的子女,摆布他们的人生。这就是她为自己打造的“金锁”。

 

受无情的权力意志及对自己母亲权利的狂热坚持的驱使,她们不仅时常成功毁掉她们自己的人格,而且还有她们子女的个人生活。这样的母亲对自己的人格越是无意识,她的无意识权力意志就会越强大、越猛烈。


这段话充分体现七巧对她的女儿长安身上。她让长安上学就上学,让长安退学就退学;让长安裹小脚就裹小脚,让长安抽鸦片就抽鸦片,让长安跟谁断了关系就断了关系。


对儿子,她觉得钱就可以养他一辈子。儿子娶回来的媳妇,被她整天挖苦嘲讽给生生逼疯了,最后点火想跟她同归于尽。由丫鬟变成的姨太太,她更是对其各种尖酸,最后也导致她自杀。儿子的家庭也这样被她毁掉了。

 

在她失去爱情滋润,无法体会作为一个女性的幸福和渴望的时候,内心的扭曲让她已无法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母亲,是怎样在摧毁自己儿女的人生。

 

03 对母亲的认同


如果一个妇女身上的母亲情结没有产生出过度发育的性欲,它就会导致对母亲的认同以及女儿的主动权的麻痹。然后她的性格就会被完全投射到母亲身上,因为她无论是对自己的母亲本能,还是对自己的性欲,都缺乏意识。


令她想起为母之道、责任、人际关系、性需求的一切,都会引发自卑感,迫使她逃离——自然是回到母亲那里。

 

这是长安一生的深刻写照。长安是七巧跟仲泽的孩子,本来这个孩子来的很意外,仲泽能有后代这是所有人都不抱期望的。有儿有女的一生,对一个女人,做了母亲来说,也该是很幸福荣耀的一生了。


但她就是见不得长安太过开心幸福。

 

看见长安开开心心地出门,她就很不高兴,觉得长安总是想离开她,好像在家很不舒服,总想着要出去,于是就给她裹小脚。她自己都没裹过小脚,民国时期还给女儿裹小脚。


导致长安在学校被同学嘲笑,后很长一段时间在家休养,无法出门。长安内心很害怕,很自卑,因为自己的一切都笼罩在母亲的控制之下,她很想逃离,但又得不回到母亲的身边。

 

在朋友介绍下长安认识了童世舫,本来惺惺相惜的两个人打算私定终身。七巧又看不惯,觉得童世舫是为了图她的家产故意接近长安。怎么劝说长安,长安就是不愿意分手。


最后她使出杀手锏,请童世舫来家里做客,故意让他看见长安鸦片瘾发作时的场景,不惜毁掉女儿的声誉,也要让女儿归属在自己的意志之下。

 

而长安呢,她一直活在母亲的阴影之下。上洋学堂因为开始接触音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七巧觉得她对男性了有欲望,开始各种打压,虽然是对老师一种正常的仰慕,可长安不敢反抗母亲。


裹小脚虽然疼痛难忍同时遭到世人嘲笑,她也不敢自己把绷带拆了。刚开始对童世舫有感情的时候,不敢主动,因为她觉得自己很差劲,害怕童世舫看不上她。


但事实上,她自身条件很好,上过洋学堂,家境殷实,长相也出众,行为举止端庄得体,找对象根本不是难事。可在长安内心,她是一个活得极度压抑,没有任何自我空间,抽大烟鬼七巧的女儿。她内心完全认同了七巧所有阴影面。


04 女性一生的发展


女性这一生,要如何安稳度过呢?


我在想,如果七巧很小受到的是充足的母爱,在这母爱之下,能让她体会到做女儿的快乐和自由,同时也能她母亲身上看到作为一个女人真正幸福的地方,也许她能在面对自己爱情选择时,更加清晰和坚定,有勇气去追求。


如果在作为女人时,她遇到的男人是敢于承担,用生命来爱她,呵护她,保护她的成熟男人,而不是需要一个被照顾的儿子,也许她也能得到自己的幸福。


如果前面两个都没有很好的满足,我无法想象,当她作为母亲时,能拿怎样的爱来抚育自己的孩子。


原创:王璐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电视剧《金锁记》:女性内在的三种角色冲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王璐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王璐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