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手账#10 起风了

发布时间:2020-08-24 3评论 2268阅读
文章封面

起风了。


我坐在厨房门口,有穿堂风从身边吹过。


时间是午后一点,正是一天当中特别晒的时刻。阳光把院子里坑坑洼洼的水泥地照得发亮。


如果仔细注视地面一会,还可以看到蒸腾的热气。外面是真的很热,但在厨房门口坐着却格外地凉快。原本燥热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这种感觉,说起来还蛮熟悉的——


我想到了环境母亲,这是一个心理学的名词。


我不太确定是否是温尼科特说的,大概意思是说环境也会像母亲那样,发挥一个容器的功能。


这个词语对于人类心理的稳定,荣格也有类似的说法,即使是从小就得不到母亲陪伴的孩子,她的精神结构也不至于变得破碎,因为对于孩子而言,可能会有一个稳定的环境,一个稳定的意象成为他心灵的母亲。


这样的一句话,让我想到那些会呆呆地看着窗外的孩子,也让我想起了我在母亲没有在家的期间,我记忆中那片家后面的大草原。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回想起那片大草原,或者去到一片稍微宽阔的草地上,我就会感受到类似的平静,还有熟悉的感受。


这份感受,很明显是刻画在身体的记忆里的,呆在这样的地方,身体自然地就放松了下来。好像现在坐在这里,吹着穿堂风,我感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立马睡过去。


有一次,我在老家的时候,侄女不小心摔倒,把脑袋撞到了电动车的挡板上。哇的一声,把家里人都吓了一跳。我赶过去的时候,看到她妈妈抱着她,她虽然哭得很厉害,可没一两分钟,就脑袋靠在妈妈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在那一瞬间,我特别能够感受到生命的神奇。好像有个什么开关打开了,侄女陷入了沉睡,一直到半个多小时后醒了过来,就不哭了,还能够一脸认真又苦恼地跟我说“这里痛痛”。


“这里痛痛~”朴素而真实的话语,有时候听到来访者讲述了很多复杂的感受后,我都有点搞不清到底是什么感受了……


于是会试着问问来访者,现在,你身体有什么感觉呢?


来访者有时候会告诉我,释放了很多,有时候会告诉,堵,还是很堵。


身体的感受似乎直白得多,也让我清晰地明白:即使讲了很多很多自己的感受,身体有时候反倒一语中的。


就好像我侄女那时候告诉我的,她并没有告诉我她很苦恼,她用“这里痛痛”化解了她刚刚结束的这一场大危机。


我的手机响了,应该是我约回市里的顺风车到了。穿堂风还在断断续续地吹着,对于我来说,也是走走停停,断断续续地在这个地方,那个地方生活着。


有一天,我在去咨询室的路上,忽然有这样的体会,咨询室好像一个过渡空间,允许约定好时间见面的咨询师和来访者共同在那里停留50分钟。


我们或许是停留在日常生活的表层,谈论着柴米油盐的日常琐事和内心烦恼;我们也可能会走到一处有井的地方,往下走,去到地心世界,聊聊幻想,谈谈内心冲突,看到形形色色穿梭于自己生命中的人,以及他们留下的对自己的影响,这段路也许很长,也许很短,至少我们一起走过。


哈哈,心理咨询,也挺像穿堂风的。





文:胡少锴  (现居长沙,人本聚焦-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2014年开始从事临床工作,目前独立执业。联系方式:微信号charge201710)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胡少锴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胡少锴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