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成瘾者丨我让女朋友根据我的日程表预约约会时间

发布时间:2020-08-19 3评论 12120阅读
文章封面
文:译言赞赏
来源:译言(ID:yeeyancom)
原文标题:效率成瘾者:“我让女朋友根据我的工作日程表预约约会时间”


“效率”已经成为一个带有积极含义的流行词,追求效率变成一种瘾——但是,如果一直执着于把事情做到极致会发生什么呢?可能会得病!要知道,“用力过猛未必能够达到所谓的优质”。


雷扎·杰弗里从一年级开始就是个“工作狂”,每当老师布置作业时,他都会在下课后直奔图书馆,做完作业再回家。在迪拜的一所精英高中就读的经历以及他勤奋的父母,进一步激发了他想要成功的愿望。但他的动力更多源于一种强迫症,而非对学习的热爱。如果没有目标,他就会焦虑不安。


27岁的杰弗里说:“我觉得我必须在某个年龄达到特定的里程碑,否则我就不会成功。”“我告诉自己,一旦我成功了,我就不用再拼命工作,我就会很快乐。但我没有定义什么是成功,生活就是一场持续不断的赛跑。


这位自称“追求效率成瘾”的人现在住在洛杉矶,同时兼两份工作:他是一家区块链公司的负责人,也是一家数字机构的创始人。杰弗里“90%的时间”都在连续工作,这意味着他在午夜和周末都在工作,连续几周只睡5个小时。


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的大脑健康中心主任桑德拉·查普曼博士认为,大脑会对效率上瘾,就像它会对毒品、赌博、饮食或购物等其他常见的成瘾物上瘾一样。


“人们可能渴望工作给予他们的认可,或者加薪,”查普曼说,“问题是,就像所有成瘾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人需要越来越多的东西来满足,然后它就开始对你不利了。戒断症状包括焦虑、抑郁和恐惧加剧。”


1

8%的人永远在高速奔跑


上瘾是一种大脑疾病,它会影响大脑的奖励系统,导致强迫性行为,并产生有害的后果。然而,导致对效率上瘾有复杂的社会因素——社会往往会奖励高效率,或者给予它积极的评价。“这被视为一件好事,你觉得工作产出越多越好。很多人直到离婚、家庭破裂,或心理健康受到损害才意识到它的危害。


根据诺丁汉特伦特大学行为成瘾研究教授马克·格里菲斯博士的说法,工作成瘾被一些专家称为一种“福气”,一个工作狂可能会挣很多钱,就像一个运动成瘾者非常健康一样。但问题是,从长远来看,任何成瘾状况带来的有害影响都超过短期好处。


迄今为止,世界上仅有两项具有大样本的工作成瘾研究,格里菲思主持了其中一项。他在挪威的研究表明,工作上瘾的患病率约为8%。因为没有更多的研究,我们不知道这个比例是否在上升,但8%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世界上每天都在全速奔跑的人数惊人之多。


格里菲斯说:“如果8%是真实情况,那就很令人担忧了。”“目前,工作上瘾带来的后果往往被归因于别的东西:如果一个人最终死于心脏骤停,它不一定被视为与上瘾本身有任何关系——它可能被认为是因为过于疲劳。”


2

和女朋友在一起只是因为对生活“有效”


杰弗里痴迷追求效率的根本原因是害怕浪费时间。他把自己做的每件事都划分为有成效和无成效,并试图将后者最小化。购买食品杂货是有成效的,因为它能让人活下去,而业余爱好是没有成效的。


“我有个坏习惯,就是试着把没有价值的东西变成有价值的东西。”例如,他喜欢玩电子游戏,所以他在2016年创办了一家名为LVLUP Dojo的电竞公司,他现在仍在运营这家公司,尽管它已不再是他的主要业务。


和所有的瘾君子一样,“效率成瘾者”过于关注生活的一个方面——也就是所谓的“单一维度”。满足上瘾的强迫症压倒了其他潜在的快乐来源,比如与爱人共度时光。“这种渴望大概是如此强烈,没有其他动机可以与之相比。”


对于杰弗里而言,他知道花时间与伴侣在一起对他的幸福至关重要,但他仍努力地认为这是对他时间的有效利用。“这听起来很冷漠,但我认为和我的伴侣在一起就像我平时吃饭或锻炼一样——即使我不想做这件事,但我知道必须这么做才能开心。”


3

“我让女朋友根据日程表来跟我约会”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4岁的马修·丘奇,他称自己是一个“正在恢复的瘾君子”。他拒绝了在大学学习法律的机会,转而在一家培训公司担任高薪职位,不到两年,他就被提升为公司的二把手。在六年的时间里,他的家庭和浪漫生活远远落后于他的工作,他回忆说,工作给了他一种“冲动”。“我每周工作多达70个小时,并按照五分钟的时间段来安排我的日程。在我唯一的一段长期关系中,我向女朋友展示了我的日程表,让她根据日程表来预约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之后没多久我们就分手了。”


丘奇同时还染上了酒瘾,并在2018年彻底崩溃。在治疗师的支持下,他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生活。“我浪费了生命中的6年时间,因为我没有朋友,没有浪漫的经历,失去了与家人的联系。我感到很遗憾。”


丘奇在2019年创立了教练咨询公司,现在他利用他的旧日程表为例子告诉客户哪些事情是不能成功的,比如,“我认为以五分钟为时间段来规划日程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在治疗师的帮助下,丘奇制定了很多规则以防止重新陷入之前的状况。“我每天只处理三个项目,一天不会与三个以上的客户交谈,而且我每周工作三天半。对我来说,三个似乎是个好数字。”


他呼吁其他人也尽快清醒过来,认清楚这种工作习惯带来的后果。“不要到70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失去了青春时光。”


4

三种工作成瘾者


悉尼的效率专家西里尔·佩皮恩在许多大中型公司的客户身上都观察到过于追求效率的现象。“大多数来找我的人都是优秀的、非常成功的人。但通常他们用来形容自己工作风格的词是‘不可持续的’,他们需要有人帮助把它拉回正轨。”


佩皮恩将这些人分为三类:“效率强迫型”、“自私生产型”和“数量迷恋型”。


l  效率强迫型:他们具有高度组织性和对细节的痴迷。他们的桌子超级整洁,他们的钢笔可能是彩色编码。他们的未读邮件永远是0。但是他们忽略了大局,不知道效率和效果之间的区别。


l  自私生产型他们沉迷于自己的目标,逃避合作。他们太专注于自己的世界,以至于如果被要求做一些外部的事情,他们就不感兴趣。


l  数量迷恋型:他们错误地将生产率等同于产出。他们认为“我回复的邮件越多,参加的会议越多,做的任务越多,我的表现就越好”。他们面临着精疲力竭的真正风险。这是最常见的一种类型,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在工作中“产出越多越好”。


佩皮恩会根据员工或团队面临的每一项挑战制定相应的处理方法,但大体上要经过三个步骤:重新安排他们的工作空间、电子邮件和文件系统,然后重新设置优先级和计划,最后,帮助他们如何在组织内部发挥领导作用,管理时间,这样责任的轰炸才不会让他们疲惫不堪。他还会针对性解决可能会出现问题的心态问题,比如教导一个人“要有效率意味着更聪明地工作,而不是更努力地工作”。


5

你需要采取措施改变习惯


行为成瘾教授格里菲思说,无论“瘾君子”认为自己有多高效,总有一天他们的表现会受到影响,其影响可能会危及生命。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工作成瘾者可能比正常工作的人工作效率更高,但到了某个阶段,他们的工作效率就会下降,他们的健康和人际关系也会受到影响。可能是一年之后,也可能是五年之后。但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他们最终可能会得心脏病。


解决“上瘾”的警告标志(例如在家庭聚餐时总是匆匆吃完然后重新投诉工作)和采取步骤改变强迫性习惯至关重要。查普曼博士建议,将花在单个工作任务上的时间限制在45分钟或更少,并且不允许被打断,以创造一个深入思考的机会。你会更有效地利用这些时间,并获得更高质量的产出。


她还建议在日程表中加入“不做任何事情”的时间,以避免过度安排,并给大脑必要的更新机会以提高其性能——大脑在乐趣,笑声和有意义的关系中茁壮成长。


“当人们走到生命尽头时,他们会后悔投入太多时间在工作上。他们希望能多花些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或者好好享受旅行的乐趣,但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出现在生活中,因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查看手机。


原文标题:When productivity becomes an addiction
原文地址: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00807-when-productivity-becomes-an-addiction
原文作者:Jessica Mudditt
译者:mecho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作者简介:译言赞赏。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责任编辑:小鲸鱼 耐高温淀粉酶


原作者名: 译言赞赏

转载来源: 译言(ID:yeeyancom)

转载原标题: 效率成瘾者:“我让女朋友根据我的工作日程表预约约会时间”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健康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健康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