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魔咒:我恨你,但却活成了你。

发布时间:2020-08-12 2评论 1622阅读
文章封面

流尘的提问:


老师,您好!

  

我是一个正在实习的大学生,在一个服务行业的小公司工作,平时没有客人来的时候,就自己玩玩手机,看看书。每当这个时候,经理看我闲着就会找各种小事情给我做(重点是都是我分内的),那些事情真的几乎是站起来,走过去就完成了。


但是我每次听到她吩咐我我都好生气,超级愤怒的那种,感觉要烦死了,能不能让我闲一会(虽然本来工作就超级闲),烦死人,什么事都能找出来让我去做。


虽然我知道我拿着工资,做这些是应该的,但是就是止不住的愤怒,包括我现在编辑这些文字的时候都勾起了我的愤怒,就是想到都生气的那种。

  

有时候,顾客要求我做什么,比如说这个水壶的水不够热,让我加热一点,或者说水壶只剩下一半水了,就跟我说加点,我也会特别愤怒。明明我都弄的很热的水了,明明那半壶就够你喝一会的了,怎么又要那么烦?


当别人跟我说一堆话,我听得云里雾里的时候我也会很生气,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就不能说清楚一点吗?一定要说得这么乱七八糟的吗?

   

还有,我经常有带小孩,小孩子一个不顺我的意我就很气,小孩子在我面前得意一下,炫耀一下什么,我就马上想打击他,看到他就觉得很讨厌。看到他们不听话,我就会吼他,如果吼没有用,那最后肯定是用更厉害的方法,让他服贴或者把他弄哭,这样我才爽。

  

总之,我好多莫名其妙的愤怒,而且还挺激烈的。

  

说说我的家庭情况,我爸是一个暴君,从小到大我都是被他压制过来的,在家里,他是绝对的权威,我说不定什么时候惹到他了,就会被打,我妈也是被暴君欺压的那个。我爸从小到大没有夸过我一句,甚至我妈偶尔夸夸我,他也会骂我妈说:“是啊,你儿子很厉害啊。”然后瞪着我妈。

  

我很怕烦琐,很多事情我都比较大手大脚,当别人让我注意一点,不用他提醒我也知道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人有病吧,那么明显的事还要那么小心翼翼。

  

情况大概就这样,希望得到老师的指点。

   

老师,我知道我在刻舟求剑,我在愤怒的时候也会自己静下来想,到底我在愤怒什么。在对小孩子的愤怒当中,我知道我是把我当做我爸,把那孩子当做我了。但是其他方面,我找不到原因,就比如上述的工作的几个问题,而且知道原因了,我也控制不了自己。


希望老师可以帮我分析一下,就你看到的我的描述来说,您估计我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呢?


我知道最后要靠我自己解决,但还是希望老师给我指点一下,万分感激。 (看过很多说拥抱自己内在小孩的文章,我觉得小时候的我有点惨,我想去给他爱与自由,可是我看不见他,我估计看见了,我会泪流满面。)最后谢谢老师耐心的阅读,不胜感激!

 

我的回答:

   

流尘,你好,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曹植的诗 “流尘飘荡魂安归。


流尘:粉碎、失去、飘荡,你的描述中,让我看见了一个小男孩,在父亲的喜怒无常中,恐惧,无助、以及咬牙切齿的憎恨。

   

愤怒是人人都有的情绪,它极具能量。


你的愤怒产生于父亲的“欺压”,小时候曾指向父亲,但是,势单力薄,年幼无力。这种被压抑的愤怒,在内心深处无限制地复制、繁衍,最终演化成巨大的“黑暗势力,”它如脱缰的野马,左冲右突,不仅灼伤别人,也在毁掉自己。

   

虽然愤怒让你困惑,但今天有机会遇见它,是有愤怒的指引。任何情绪,无论是正性还是负性,一定有它的功能。


从幼年起,你就感知愤怒的存在,可能你还想过很多办法去克服,但它始终不消失,也不减弱。冥冥之中,甚至被维持着、增强着。很奇怪,理性上想消灭的东西,但身体却一直保留着它的领地。


理智的特征就是选择正确:随便发火是不对的。可是身体的首选是安全,愤怒是自我保护的安全力量。


人在愤怒的时候,充满力量和勇气,可以战胜的恐惧。看看古代的英雄豪杰,多少是在愤怒指挥下伸张正义。不仅如此,愤怒还让你和别人保持距离,不按他们的指挥行动,维护内在的独立性。

   

细细品来,在愤怒和烦躁的暴雨中,埋藏着爱的渴望,被当成人来看的期盼,一个可怜的孩子自尊、自重的呐喊。只可惜暴躁的父亲没有听见儿子的心声,漠视儿子表达,他完全淹没在自己肆意妄为的情绪中。


如果我们把过错都推给父亲,倒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这样就可以站在对立面,讨伐父亲。


有道理的归因,如寡淡的心灵鸡汤,貌似香醇,实则无用。反而,放下标签化的解释,重新看看家庭,探寻有什么隐形的东西在代际间传递,更为有效。


如果你能鼓足勇气去好奇父亲的成长经历,看到父亲暴怒下的一张无形的大网,也许就会有些释然。


再把视线延展到家庭,父亲的暴躁为什么在家庭中被允许,母亲怎么应对,她为何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似乎家庭印发了一个许可证,默许了父亲的行为。妈妈肯定有说不出的苦衷,但无论理由如何充分,结果是家庭没有了底线,父亲继续肆意妄为。

   

家族的魔咒在代际间传递:我恨你,但却活成了你。不少家庭和你家一样被魔咒控制。摆脱宿命的意愿,往往因方法不当而失败。


当然,越小经历亲人的暴力相向,创伤就会越深,创伤让人敏感,只要有一点小小的信号,那个埋藏在内心的小孩,就会爆发。因为创伤带来不仅是可见的情绪、行为问题,还会在大脑中留下生物学的印记。

   

前段时间有一篇很火的关于负面情绪的文章,里面说到:情绪都是一种语言,如信使一般,它们带着信息来与我们沟通,如果你好好收下这个信息,理解并应对好这封信,送信人就走了。如果你不接待送信人,他就会一次次的不请自来。

  

很感谢你带着自己的故事来到这里,让我们看到愤怒背后蕴含着改变的力量。没有这个愤怒,估计你也走不到今天。要摆脱这样的魔咒还需方法得当。


首先需要有自我的觉察,就如在你身上“装上”第三只眼,这是一双觉察之眼、智慧之眼:想象有另外一个你在看自己的言行,在你不知不觉掉入魔咒时,拉你一把。同时腹式呼吸会让你暂时阻断负性思维循环,让它们不火上浇油。


给你的愤怒一个空间和出口,而不是压抑和控制,真诚地阅读信使送来的信件:关注愤怒,捕捉愤怒下面绝望、挫败、无能以及对命运不济的呐喊,并且也要看到愤怒中,充满了不愿成为父亲翻版的意识和决心,以及做自己的勇气。


如果你能有一个关爱、温暖你的人,就会更好了,积极地人际互动是心智成长的沃土,让受伤的心得到疗愈。使用正念技术也可以帮到你,安抚那个受伤的小孩。

   

痛和苦是截然不同的,过去经历,是痛,它能不能成为苦,就看你如何对痛进行赋意。走出创伤的标志是对过往经历的积极赋意。

   

再次看你提问,我似乎读到了春天的气息,你的觉察意识在苏醒,改变的力量在心中升腾,这是愤怒和烦躁带给你的积极信号。也许有一天,经过你的努力,家的魔咒会在你这一代被打破。肩负着改变家族使命的你,有一天不再是飘荡、魂魄无归的“流尘”。







文:宗焱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宗焱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宗焱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