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性侵的男生发声 | 站出来,他们需要克服这么多障碍

发布时间:2020-08-06 2评论 1607阅读
文章封面

摘要:对于性侵的受害者来说,站出来举报是很艰难的事情。如果受害者是年轻的男孩,他们还要克服额外的障碍。

 

事件简介:

 

今年4月30日,一篇发表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上的文章,爆出四川省宜宾市高中老师梁岗10年间猥亵20多名男生。

 

据媒体报道,目前案件已侦查终结,梁某被移送当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据被害人代理律师介绍,这是我国首例男性教师大面积猥亵14周岁以上男性学生而进入刑事司法程序的案件。

 

近日,遭男教师性侵的男学生接受采访并首度视频发声,讲述了猥亵行为对他们人生的影响。

 

第一位当事人说:


“其实当时事情发生以后,我自己是出于对性侵害的羞耻和对于法律的无知,自己当时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然后一直到去年,因为过了几年,中间我心情也得到了一些平复,情绪上面好很多,我自己做了心理建设,我觉得这个事情没有当时那么难以启齿,其次就是,还有别的同学受到了侵害,所以我觉得既然有我、有别人,那么就说不准以后还会继续发生,我是抱着希望把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的心态才公布。”


第二位当事人回忆:


“导致我高考没有考好,三年里考得最差的一回就是高考了。长期的影响导致我对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会产生一种不信任感。”

 

视频并不长,只有短短4分多钟。但是我知道,他们能站出来指认犯罪,讲述自己在少年时代遭受性侵的经历,以及自己受到的影响,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对于性侵的受害者来说,站出来举报是很艰难的事情,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因为他们感到羞耻,他们害怕犯罪者的威胁,他们担心自己会受到舆论的第二次伤害……

 

如果受害者是年轻的男孩,他们还要克服额外的障碍:

 

障碍1:如果我是受害者,那我还算是男人吗?

 

我们的文化常常把男孩看作进攻者而非受害者。在很多人心里,受害者的形象是柔弱无力脆弱无助的,而男生是强大有力的。男生跟受害者似乎很难搭上边。

 

所以,被性侵的男孩,会质疑自己:“如果我是受害者,那我还算是男人吗?”

 

他们也会害怕:“别人知道了,会嘲笑我不是男人”。

 

甚至男孩可能意识不到自己受到了性侵。他们可能会声称自己没有受到伤害。对他们来说,承认受害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是弱者或“不是男性”。

 

障碍2:如果我求助,那说明我不够坚强独立吗?

 

同样,我们的社会文化期待男生成为坚强独立的问题解决者,而非求助者。这导致许多男性把寻求帮助看作软弱无力的表现。例如,在心理咨询的临床实践中,男性来访者的数量就比女性少很多。

 

所以,当男孩遭受性侵之后,更难开口向父母朋友和公安机关求助,他们会自责:“如果我足够强大,就不会在我身上发生。”

 

障碍3:如果我说出来,同龄人会给我贴上同性恋的标签吗?

 

我们的社会恐惧和排斥对同性恋。尽管同性恋已经不被当作心理障碍了,但是对同性恋的偏见和歧视依然存在。所以,被男性成人性侵的男孩,会担忧自己的性取向问题。

 

在心理咨询/心理治疗的临床实践中,遭受性侵的男孩会问这样的问题:“如果我被一个男人性侵,而我也是男的,这是不是说,我就是个同性恋?”

 

青少年受害者往往会因为这种恐惧而选择沉默地忍受:“如果我说出来,我的同龄人会给我贴上同性恋的标签吗?”

 

以前有观点认为,遭受性侵会使男孩变成同性恋。实际上并没有证据表明过早的性行为会从根本上改变性取向。

 

但是,异性恋男孩可能会怀疑自己,会想要知道为什么他被一个男人当作性行为的对象。而同性恋男孩可能会认为是性取向导致自己被性侵,从而更加憎恨自己的性取向。

 

无论被性侵的男孩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这种被入侵的经验都可能会导致他们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恐惧和担忧。

 

障碍4: 如果我有性兴奋,那是我的错吗?

 

男性被人触摸生殖器区域时会勃起。青少年尤其容易被激发性兴奋,他们无法控制体内荷尔蒙分泌的激素。

 

但是,如果男孩在被性侵的过程中被激发性兴奋,他们可能会觉得是自己参与甚至吸引了犯罪。这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困惑和罪恶感:

 

这是我想要的吗?”


如果感觉兴奋,是不是我的错?”


如果有快感,那一定是我错了。”

 

如果男孩对于自己遭受性侵时感到的任何性快感,都觉得自责和羞耻,那么这可能会导致他以后厌恶所有的性快感,也导致他们对自己的经历难以启齿。

 

障碍5:如果性侵者是女性,那就没什么吗?

 

如果小男孩被女性成人性骚扰,成年人会看作“没什么”,甚至会调侃为 “不知福”。在网红幼师亲吻男童事件中,我们就看到了这一幕:

 

有人说:孩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等长大了就知道和女性亲密接触的幸福。更有甚者,在该幼师的社交平台下抖机灵,问该老师还教不教300个月的孩子。

 

所以,被女性成人性侵的男孩,更加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强加在自己身上的性行为。

 

遭受性侵的男孩,如果要站出来举报罪犯,会面临以上种种障碍。所以他们往往会否认自己被性侵的经历,或者最小化自己受到的影响,以避免无助或混乱的感觉。

 

他们更典型的反应是采取一些应对策略,比如变得有攻击性来克服无助感,或者试图用毒品或酒精麻痹自己的感觉。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将创伤深深藏在心底,变得抑郁。

 

加上中小学阶段的男生还没成熟,还在成长之中,教师和教练在他们心中几乎扮演着父母般的角色,师生之间权力差异是显而易见的。而当教师用秘密、羞辱、威胁或引诱的方式滥用权力时,造成的影响将是毁灭性的,受害者和同学中的知情者都会因为害怕权威而沉默。

 

所以,我钦佩和感谢这些勇敢站出来举报和发声的男生。因为要站出来举报和发声,他们需要克服这么多的障碍。也因为他们的发声,唤起了社会对男孩遭受性侵的关注。

 

更重要的是,保护未成年人,是成年人的责任。在儿童性侵的预防和性教育方面,父母和教育工作者需要在做更多的工作。至少,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让男孩知道性侵也可能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作者:唐诗
责任编辑:殷水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首发微信公众号: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0

回复

作者头像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咨询中心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