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佳的疯狂,会如何影响她的儿子

发布时间:2020-08-06 2评论 1696阅读
文章封面
文:译言赞赏
来源:译言(ID:yeeyancom)


近期热播剧《三十而已》在网络上掀起热烈讨论,特别是顾佳作为全职太太,为了儿子使尽浑身解数。她的儿子许子言只有4岁,看起来乖巧可爱,估计也有很多人羡慕他有一个这么“能干”的妈妈。然而,父母的情绪——各种各样的焦虑实际上会对孩子造成影响,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我回想起我开始焦虑的日子——我们的洗衣机着火了,那是1978年,我才三岁。军队被派来扑灭大火,因为消防队正在罢工。突然间,我们的房子——还有我安全的小小世界——被军用吉普车和水枪包围了,我吓坏了。这是我第一次突然感到失控,从那一刻起,我开始成为一个忧虑者。


从那时起,在家里我总是被称为胆小的人,大人们也一直这样看待我。但作为一个焦虑的孩子,并没有阻止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在学校一直过得很好,然后去了艺术学校,有了很多朋友。


直到2008年,在我的儿子阿什出生大约一年之后,我才再次感到一种对生命的焦虑。
我开始担心家人和宝宝的健康——当然这对一个新母亲来说很正常,但是,我的焦虑感特别强烈。我开始觉得公共交通非常不安全,只要我丈夫迟到五分钟下班回家我就会恐慌。



在我儿子14个月大的时候,我们从伦敦搬到了乡下。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是离开家人和朋友让我比以前更焦虑。随着阿什长大,我开始注意到他身上有同样的特点。当他无意中听到一些新闻时,他会担心地看着我,当我滔滔不绝地讲述我脑海中的事情时——比如等待电子邮件、忘记支付账单或上学迟到,他会惊慌失措。


他不需要知道大人每天平凡的磨难,但
我现在看到他已经在吸收这些东西了。阿什从小开始就讨厌去生日派对或请朋友过来玩,他认为他们会搞砸房子或有人可能会受伤。在学校,他失去了信心,开始疏远他的朋友,而在家里,他经常失眠或做噩梦。



我们非常担心,看到孩子的变化是可怕的,因为你不能控制。所以在2016年,我开始接受治疗。我的治疗师第一次见面就对我说:“你一定很累了。”她说得对——多年来,我醒着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在与想象中的大火搏斗,不断地应对灾难。


我的工作仍在进行中,但治疗对我的帮助是巨大的,并允许我开始支持阿什,他慢慢觉得安全,他知道我总是把他当作最重要的,从来不欺骗他。我们的连接方式是一样的,这让我们都很安心。



焦虑症的奇怪之处在于,有时是最微小、最不理性的事情会引发反应。我们都能更好地应对重大事件,尽管经历Covid-19的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但阿什可能是我见过的最镇定的人。他知道他爱的人是安全的,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有时会想,如果我小时候没有被贴上“忧虑者”的标签,我是否会背负着这么多的焦虑?所以我拒绝把阿什放在一个类似的环境里。我们都是不同的,我们中的一些人感觉事物更深刻,看事物更敏锐,这没什么。我可能在我焦虑传递给我的儿子,但是
我希望我也传递无尽的爱和支持,使他成为最好的自己。


-END-


原文标题:I've passed my lifelong anxiety on to my son
原文地址:https://www.telegraph.co.uk/family/parenting/passed-lifelong-anxiety-son/
原文作者:Anonymous author
译者:mecho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排版:小鲸鱼 soon

作者简介: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原作者名: 译言赞赏

转载来源: 译言(ID:yeeyancom)

转载原标题: 顾佳的疯狂,会如何影响她的儿子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成长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成长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