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日如年还是时光如梭 | 我们如何感知时间

发布时间:2020-07-31 1评论 3076阅读
文章封面
文:Muse  Lantern
来源: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因为这次疫情的影响,大家都有过“被困”家中的时候。学堂君和朋友聊天时,发现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时候,我们会觉得每一分钟都很漫长,但当老师来问进度时,我们就会猛然察觉出来时间的流逝:一周已经过去了,ddl又近了……

 

这时间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有长有短呢?让我们看看心理学家是怎么看的~

 


一、时间其实等于记忆

 

研究者认为,我们感知到的时间长度与大脑如何告诉我们时间有关,因为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记忆。你的大脑通过计算记忆中的事件来告诉你时间的流逝——发生的事件越多,感知的过去的时间就越长。

 

所以在疫情期间,当你被困在相同的环境中,你的生活几乎没有变化时,就会出现两种相互矛盾的情况:

 

第一种是,发生的事情太少会让你感到时间过得很慢。因为每件事情的发生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比如:吃饭就吃了一个半小时,但你的心脏和生理机仍以正常的速度运转。所以,身在其中的体验似乎变慢了。

 

第二种是,因为并没有发生重要的事情,所以,当你回顾那漫长而平凡的一天,你会发现你几乎没有什么能记住的。因此,回想起来,你会觉得这一天什么事也没做,一天就这样飞快地过去了。


乍一看,这似乎有些矛盾:一天怎么能又“快”又“慢”呢?但对我们的大脑来说,时间的加工真的是相对的,而非像时钟那样“按时”工作的。

 

二、什么在记录时间?

 

人类的大脑里没有类似时钟的机制。在小脑中有一些非常聪明的计时电路以毫秒为单位运行,但是并没有滴答作响的时钟。至少在人类经验性的秒和分的时间尺度上是行不通的。关于大脑中有时钟这个猜想,存在三大问题。一,尽管找了四十年,还是没有人找到。二,人类对时间的感知比任何时钟都要糟糕。三,如果我们有时钟,我们可能得为我们想记录的每个事件启动一个时钟。

 

而让你的记忆去“测量”时间可以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研究者花了五年时间研究这个问题。结合对婴儿的实验和一个计算模型,研究者提出了一个关于短时间间隔(short interval timing)的新理论:我们会根据记忆消退的方式来猜测时间的流逝[3]。其中的概念非常简单:我们的时间感不是利用大脑中特殊的时钟电路,而是利用已经存在的东西——我们对刚刚发生的事情的记忆。而事件过去的时间越长,我们的记忆就越模糊。

 

 

三、生活的多样性是调味品

 

“困在”家里的日子不仅无聊,而且还很累。迈阿密大学的Arron Heller及其合作研究者进行了一项全新的研究,发现禁足会降低人的幸福感。他们利用志愿者手机上的GPS数据和他们的情绪数据发现:当人们在地理位置上有更多的变化时(即一天中参观更多的地方,同时在这些地方停留一样的时间),志愿者报告说感觉到更积极的情绪。

 

那么如何解决这两个问题呢?伦敦大学学院的心理学家、《记忆错觉》的作者,Julia Shaw博士,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解决办法:虚拟旅行[4]。她和她的伴侣在舒适的家中定期进行虚拟环球旅行,并且每周至少有一次。这对夫妇会花一个晚上的时间尽可能地了解一个国家。他们会听播客或看纪录片,穿着国旗颜色的衣服,烹饪当地食物,同时他们关于当地的信息有一个电子表格。

 

 

Shaw博士说:“我们需要花大精力来处理这些资料,了解一个国家。虽然工作量很大,但这也是‘旅行’有效的原因——因为如果你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这会让‘旅行’更令人难忘。”所以,趁着还有时间,赶紧来一场虚拟旅行吧!

 

大脑是通过记忆中发生的事情来感知时间的流逝的,当我们经历的事情太少或者难以留下深刻的印象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时间很快就溜走了。在当前疫情期间,我们不得不待在同一个环境中,日复一日地做相同的事,这时我们不仅会感到无聊,也会变得很累。但是,解决办法也是有的:发挥你的创造力,挖掘生活中的可能性,认真体会每一天的不同之处。当我们认真对待生活,相信生活也会给予我们反馈。


大家在疫情期间待在家里的时候,有什么让生活变得更加多彩有趣的方法?可以在评论区中留言~


生活中,你做下列哪样事情时感觉时间过得最快? (单选)


  • 睡觉时岁月悄然流逝。

  • 打游戏的时光总是匆匆。

  • 看综艺时指针在笑声中加速。

  • 和爱人相处的时间总是不够多。

  • 而最紧张的莫过于赶ddl的时候。

  • 其他,欢迎评论!


参考文献


[1] Addyman, C., French, R. M., & Thomas, E. (2016). Computational models of interval timing. Current Opinion in Behavioral Sciences, 8, 140-146.
 
[2] Addyman, C., Rocha, S., & Mareschal, D. (2014). Mapping the origins of time: Scalar errors in infant time estimation.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50(8), 2030.
 
[3] French, R. M., Addyman, C., Mareschal, D., & Thomas, E. (2014). GAMITA fading-Gaussian activation model of interval-timing: Unifying prospective and retrospective time estimation. Timing & Time Perception Reviews, 1(1), 1-17.
 
[4] Shaw, J. (2016). The memory illusion: Remembering, forgetting, and the science of false memory. Random House.

 

作者:Muse  Lantern,编辑:大大。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排版:小鲸鱼  Bobby


0

回复

作者头像

京师心理大学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京师心理大学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