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关系中的投射性认同

发布时间:2020-07-30 4评论 1694阅读
文章封面

一个人越重要,我们就越会用自己所懂得的最好的方式去对待他。然而,我们这个所谓的“好的方式”常常是有问题的。并且我们使用“好的方式”时,有一个隐藏的逻辑:我对你这么好,你应当给予我回报。

 

对回报的渴望也不算是问题,但关键是,我们还渴望对方用某种特定的方式给予自己回报。


如果对方不仅给了回报,还恰恰用的是自己所渴望的方式,我们就会觉得,这个人真爱自己。否则,我们就会失望。

 

对方也会执着于类似的渴望。当两个人的渴望相契合时,所谓完美的爱情出现了。然而,即便此时,这也不是相爱,而只是一种命运的偶遇而已。我们看见的,只是自己的世界,我们并没有看到对方的真实存在。

 

更多情况下,契合是不可能的,不管一个人多么爱你,他仍然不能如你所愿,自动以你所渴望的方式回报你的“好”。


甚至,即便知道了你的渴望,他仍然不能甚至不愿以你所渴望的方式回报你。因为,一旦这么做,他作为一个人的独立存在就不存在了,他就沦为一个工具,一个满足你的梦想的对象。 



01

你是否在诱导:投射性认同


雷子刚遇到了一个女孩,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最近有两次,他打电话给她,她都没接,直接挂了。过了一会儿,她再打过来,一次说她在开会,一次说她在和老板谈话,事情很重要,所以她要直接挂电话这样处理。

 

雷子则说,如果他是她,他会先接她的电话,并走到一边僻静处,简单聊几句后,再告诉她,他有公事,待会儿再和她详谈。

 

我说,他这样对女朋友说话,她会感到压力,并且略有不快。“为什么?”他问道。“因为,你没有理解她的方式的合理性,而是在诱导她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对待你。”我回答说,“你这样做,是在将你的方式强加于她。”


在人际关系中,尤其是在亲密关系中,这种诱导无处不在。用普通的语言来说,这种诱导是强加;用心理学的术语来说,这种诱导便是投射。

 

如果投射成功了,这个女孩下次果真以他所渴望的方式对待他,那么,这便是认同,即这个女孩认同了他的投射。

 

投射与认同,是人际关系中非常重要的心理机制,每一个人际关系中都充斥着投射与认同。

 

一般情形下,我们尽管玩投射,也渴望对方认同,但对方并不是非得这么做不可。对方没这么做,我们也不是太失望。然而,有些人会特别执着。


他投射时,抱着强烈的愿望,渴望对方以他所希冀的方式回应他,如果对方不这么做,他会严重焦虑,认为对方不爱他。这种心理机制,被称为投射性认同。



02

投射性认同:孤独的游戏


投射性认同是一种孤独的游戏。沉浸在这种游戏中的人,会比一般人更加渴望建立亲密关系,但他们在亲密关系中看不到对方的真实存在,只关注对方按照自己所渴望的方式对待自己。

 

这样的人看似在乎你,但其实他在乎的是他投射到你身上的幻象,他会诱导你或强迫你以他所渴望的方式对待他。而事实上,他既不关心你的想法,也拒绝真正了解你。

 

投射性认同的游戏中藏着一个“你必须如此,否则……”的威胁性信息,它完整的表达是:“我以我好的方式对你,你也必须以一种特定的好的方式对我,否则你就是不爱我。”不过,玩这个游戏的人,通常只意识到前半句,即“我对你好,你也该对我好”,而没有意识到自己发出的威胁信息。

 

但作为被投射者,你会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威胁,你会感觉自己没有选择权,你不能按照你的意愿对他表达你的好,否则他会不满意,而且你还会付出代价。

 

投射性认同的游戏并不罕见,它有四种常见的类型:

 

1. 权力的投射性认同。玩这个游戏的人,其内在逻辑是,我对你好,但你必须听我的,否则你就是不爱我。

 

2. 依赖的投射性认同。其内在逻辑是,我如此无助,你必须帮我,否则你就是不爱我。

 

3. 迎合的投射性认同。我对你百依百顺,你必须接受我,否则你就是不爱我,你这个大坏蛋。

 

4. 情欲的投射性认同。我这么性感(这么有性能力),你必须满足并对我好,否则你就是不爱我,你这个性无能(性冷淡)。

 

权力的投射性认同与依赖的投射性认同相辅相成,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常见的孤独的游戏。

 

前者表达的含义是,我很强大,你很无能,你必须听我的;后者表达的含义是,我很无能,你很强大,我必须听你的。如果一个执着于权力游戏的人碰上一个执着于依赖游戏的人,两者会相处得相对比较默契。



03

依赖者的恐惧:独立是坏的


一个人之所以会形成顽固的投射性认同,和他的原生家庭的关系模式密不可分。我们生命的一个主要动力是寻求建立关系,第一个亲密关系便是亲子关系,我们也是在与父母的亲子关系中初步形成了“好”与“坏”的概念。

 

在一个亲子关系中,一个孩子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某时父母愿意与自己亲近,他便认为这时的自己是“好”的;如果某时父母明显与自己疏远,他便认为这时的自己是“坏”的。

 

我们国家的父母普遍将听话视为孩子的一大优点。

 

在我们国家的亲子关系中,父母容易执着于权力的投射性认同:我对你好,但你必须听我的,否则你就是坏孩子。相应地,孩子容易执着于依赖的投射性认同:我这么无助,你必须帮我解决一切问题,否则你就是坏父母。

 

如果父母特别执着于权力,那么这个家庭的孩子就会特别执着于依赖。他不仅在他的原生家庭是依赖的,到了学校、社会和爱情中,他也会沉溺于依赖的游戏中。因为,他潜意识中认为,依赖是好的,会促进关系的亲密;独立是坏的,会导致关系的疏远。

 

一些家庭中,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极其僵化,父母极其在乎权力,而孩子必须绝对听话,这最终会导致这个孩子形成非常顽固的依赖心理。等走出家门后,不管现实状况多么需要他独立,他也丝毫不敢表达独立的一面。


这不仅是因为他缺乏独立的能力,也是因为他潜意识中相信,独立是“坏”的。如果他独立,就会导致关系的疏远,而如果他依赖,就会导致关系的亲近。

 

我们长大了,离开了家,但我们却仍然一直待在一个虚幻的家中,并继续执着于从家中形成的逻辑里。譬如,一个玩依赖游戏的男人,在家中,依赖可令父母对他更好,所以他会一直觉得依赖时的自己是“好我”,等他依赖时,别人就会亲近他。然而,当女友因厌倦他的依赖而表现出对他的疏远时,他会变得更加依赖。

 

只有少数人会在遭受打击后,反省自己持有的那一套逻辑,调整它甚至放弃它,而去形成一套更新的、更灵活的、更适合现实状况的生存逻辑。

 

如果你是一个依赖成性的人,你渴望改变自己,那么,你不仅需要培养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更需要去好好审视自己内心深处的逻辑。

 

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势必会发现,尽管你意识上讨厌自己的依赖,但潜意识中仍然将依赖当作了“好我”,一旦你渴望与某个人亲近,就会不自觉地扮演一个依赖者的角色。同时,你的潜意识中将独立当作了“坏我”,你会恐惧自己的独立倾向,因为你在原生家庭的经历告诉你,一旦你想独立,你得到的将是惩罚和疏远。



04

支配者的困境


支配者可大致分为两个类型:

 

赤裸裸的支配者,他们甚至不愿借用“我对你好”这个借口,而是直接表达这一信息,“你必须听我的,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温情的支配者,在表达支配欲望的时候,他们会使用“我是为了你好”这一借口。很多支配者既是赤裸裸的,也是温情的。

 

在某些人际关系中,他们懒得披上那温情的面纱,而是直接使用其拥有的权力或暴力,迫使别人服从其意志。而在另一些人际关系中,他们则会温柔很多,在迫使别人服从时,会同时传递“我是为了你好”的信号。

 

譬如,有些人在工作单位是一个赤裸裸的支配者,但面对亲人时会表现得极有爱心和耐心,但不管多有爱心和耐心,他们一定会追求“你必须听我的”这个终极目标。必须强调的是,当传递“我是为了你好”这个信号时,支配者自己的确是这样想的,他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为了对方好,但对自己习惯性地否定对方的意志缺乏认识。

 

为什么一些人会如此渴望支配恋人呢?

 

美国心理学家谢尔登在《客体关系心理治疗》中总结了两个常见的原因:

 

1. 这样的人童年时,和父母的关系是颠倒的,即他们的父母是脆弱的依赖者,不仅不能照料孩子,反而要孩子来照料自己。因此,孩子很小的时候便成了一个大人,并从照料及支配父母的过程中获得了自己最初的价值感。长大了,他们便渴望重复这种关系模式。

 

2. 他们曾与妈妈有严重的分离,或者妈妈对他们的照料严重欠缺,这让他们对现实中的妈妈极端不满,而在心中勾勒了一个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爱人形象。


长大后,一旦爱上哪个人,他们便会把这个形象强加在这个人身上。因为童年时曾严重受伤,所以他们极其惧怕分离,而恋人的任何独立意志都会令他们担心分离,所以他们会尽一切努力打压恋人的独立意志。



05

依赖与支配背后的恐惧


每个人都有支配欲望,都渴望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爱人身上,支配者是主动的强加,而被支配者则是委婉的强加。


我们都不容易看到并尊重恋人爱的逻辑,相反,我们都执着于自己爱的方式上,并认为这是唯一正确的,这就导致了孤独,并且越相爱越孤独。


所以,这是一个普遍问题。此外,在支配与被支配上,有明显的两性差异。因为种种原因,男人的支配欲望常被美化,或起码被合理化,而女人被美化的则是依赖和服从。


人类历史上一直如此,所以,男人普遍会喜欢依赖型的女子,而女子则普遍会喜欢支配型的男子,而这一倾向会一直诱惑男人发展自己的支配欲。


帕萃丝·埃文斯还认为,男人超强的支配欲和女人超强的依赖,其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恐惧。恐惧什么呢?分离!意思即,男人认为,支配是好的,支配欲强的男人才会得到女人的爱,才会保证女人不离开自己;女人则认为,依赖是好的,依赖型的女人才容易得到男人的呵护,才会保证男人喜欢自己。


不过,这种恐惧源自过去,要么是人类几千年乃至几百万年的历史,要么是一个人童年时的历史。它过去曾经是有用的,但现在,假若它正伤害着你最在乎的亲密关系,那么你应当去重新认识它,并改变自己的关系模式。






文:李军旗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李军旗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李军旗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